第十四章

到得夜深,一眾黑人都回到簡陋的屋子睡覺。

我要保持一貫的睡眠模式,所以自己在火堆旁邊作體能訓練。兩個站崗的MIB看到我做指上壓、單手倒立掌上壓等訓練,也興致勃勃的跟著我做。

直到他們發現跟不上我,就毅然放棄,坐在旁邊,用尊敬的眼神看著我。

我做到身體出了薄薄的一層汗,笑著對他們說:「要不要跟我打?」



他們忙搖手表示不要。

我微笑道:「放心,我不會打痛你們的。來,一起過來。」

他們才放心走過來。

「來。」我又揚揚手。

兩個MIB從我左右攻來,他們出於敬畏的心態,動作有點滯礙遲緩,我用居合道的技巧,把力道一帶,把他們翻倒在地。



「再來。」我笑道。

他們動作慢慢變得靈活敏捷起來,足可以用矯若遊龍來形容。他們雖然破綻大,但速度快,攻擊的位置又很有效,若在城市裡,他們的身手絕對能當一流打手。我在心中暗讚,不愧是每天都徘迴在生死邊緣的獵人。

可能因為他們個性單純,漸漸地,他們開始吸收我的動作,用起一些我使用過的技巧。我既懂得使用,自然懂如何破解,我順著MIB的動作,破壞他的重心,又把他們放倒在地上。

我笑道:「你們還差得遠。」

他們很可愛,一點也不生氣,滿臉笑容站起來,又再向我打來。



我們就這樣玩了一小時,然後三個大汗淋漓的坐在火堆五米外的地方,聽著柴薪燃燒所發出的聲音。

出了一身大汗,身體登時舒服了許多。

「我口渴了。」我說。

兩個MIB都站起,開始爭論誰替我拿喝的東西。

「你們一起去吧。」我笑道。

片刻,他們拿著兩個小石盆,一根石杵,還有一塊兩隻巴掌般大的樹葉。

兩個小石盆分別盛載著水還有一些啡黑色的豆,樹葉上盛了那種鹹的紫色汁液。

他們把盛水的石盆加熱,又用石杆對豆又捶又磨,慢慢散發出香味。



咖啡的香味。

我饒有興致的觀看,想不到這群MIB也會喝咖啡,還喜歡在深夜滿身大汗時喝。

水很快就煮沸了,他們用植物隔熱,快速把水倒進磨好的咖啡粉裡。

嗯,香氣四溢。

他們把鹽倒進咖啡裡,又用樹枝攪拌。

咦,鹽?

有沒有搞錯,你們喝咖啡喝鹹的?這麼有創意?



他們笑著把石盆遞向我面前,臉上掛著那種好東西要跟好朋友分享的神情,令我有點感動。

但是感動歸感動,我超級不想喝。我完全不想在熱氣騰騰的環境下,身上不斷流著熱氣騰騰的汗水,喝一杯熱氣騰騰的咖啡,還要是鹹的。

他們用那種無邪的眼神凝望我,當真是盛情難卻。

我接過來,打算隨便喝一口,敷衍過去。

我喝了小小的一口,整個人都呆住了。

超級好喝!

怎麼回事,超級好喝啊這個東西!

哇,超級好喝!



真是超級好喝!

真是超——超級好喝!

來到非洲後,最令我驚訝的非這碗咖啡莫屬,嚇到我的形容詞只剩下超級好喝。

怎會想像到咖啡在苦澀和甜美以外,還有著這無窮的可能性?

鹹味不僅沒有損害咖啡的香味,更使咖啡獨有的苦味與酸味提升了一個層次,口感雖沉重而滿佈瑕疵,但整體又協調得無可挑剔,人生的痛苦與辛酸彷若能因這碗咖啡而釋懷。就像一個飽經滄桑的老人,默默聽完你的哭訴,再輕撫你背一樣,充滿毫不高調而恰到好處的溫暖。酸苦過去,隨之而來的一陣甜味更是妙絕,這微微的甜本來就盡在其中,經由鹹味的點綴,使其內斂的特質傾瀉而來,難以克制的感動在心裡滿溢,一切都隨之而昇華。

如果這碗東西流傳到文明社會,StarBucks Coffee和Pacific Coffee即刻要倒閉,將會引發全球連鎖性經濟大爆炸!咖啡店結構性崩潰!飛流直下三干尺,疑是銀河落九天!

總之,這東西超級好喝!



我足以因為這碗咖啡而愛上這趟非洲之旅。

我又啜喝了幾口,看到兩個MIB呆呆看著我,我怎可以忘了他們?我笑著把石盆遞向他們,他們搖搖手叫我繼續喝。

「不,一起喝!」我堅持遞給他們,好東西要一起分享嘛。

他們咧嘴一笑,點點頭,接過輪流喝上幾口,神態開心之極。

一碗咖啡,我們每人喝了幾口便喝了個清光。

過了一會,替他們更的兩個MIB出來,這兩位好朋友便回到屋子去了。

我又笑著對兩個新來的MIB說:「要不要跟我打?」

隔了半晌,剛才與我喝咖啡那兩個MIB重新走出來,搔著頭笑說:「睡不著。」

我哈哈大笑,然後五人一起打打鬧鬧,後來我們玩起踢罐子來——我玩得超級認真,因為這個遊戲對我超級不利——我們一直玩到日出破曉。

我好像好久沒有這麼開心過。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