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9. 張禮樂的公司
 
解決了食屍鬼問題,我就回去香港,跟奴僕們報平安。
 
「丹青!」奴僕們熱情的靠過來。
 
「食屍鬼王已經死咗,Abby離開咗,佢去準備繼承食屍得王嘅事。」
 
Mandy說:「估唔到你都幾勁喎,殺得死食屍鬼王。」
 




我無奈苦笑,「唔係我殺佢……我差啲比食屍鬼王殺死,最後係一個老朋友幫我殺死佢。」
 
「老朋友?」Mandy問道。
 
「係……」
 
淑盈一聽到我說我差點被人殺死,馬上跑過來細心地查看我的身體。
 
「無事啊嘛?仲有冇邊度唔舒服啊?要唔要我捉幾個人返黎比你吸血補充下啊?」淑盈緊張的問道。
 




我抱著淑盈的腰,「唔駛緊張,我一啲事都無。」
 
我跟每一位奴僕都好好的交談後,就去處理居所的問題。
 
現在,上水的大宅已經不再安全,就算食屍鬼問題經已解決,但是,難保以後不會出現類似的情況,所以我決定實行一個我計劃而久的行動,就是購入一個島嶼,我打算是在沒有主權的海域中,建立一個人工島。
 
我把計劃告知淑盈,並叫她嘗試能否實行這個計劃,很快,淑盈就找到了能夠做到相關人工島的外國公司,當然費用是一個天文數字,不過對我來說,金錢只是一堆廢紙,想要多少就有多少。
 
在我的指示下,人工島將建於香港領海外不遠的海域,並需要即日起開始動工,盡快完成。
 




在人工島未建成之前,我們就先住在新界某個新建的基地,一個表面上是一間木屋,實際上在地底已潛建了好幾層過千呎空間的基地。
 
完成了我們的住宿安排,我就準備飛回美國陪伴小美,不過在飛去美國之前,我得先回去了公司看看。
 
自生物機械人事件後,我對公司業務比以往熱心得多。
 
滿月生物科研有限公司。
 
「徐先生。」接待處女職員說。
 
「你好。」
 
我步入公司,剛回來不夠一分鐘,廖遠吉就來找我了。
 
「徐先生。」廖遠吉說。




 
我點頭,「你好。」
 
「有一件事想同徐先生你傾一傾。」
 
「入黎我房傾。」
 
我們去到我的辦公室內。
 
「坐。」我說。
 
我們二人坐下。
 
「徐先生,呢件事係有關我哋新研發嘅項目,我哋依個項目需要一種特別嘅原材料,而呢種原材料係香港就只有一間公司有供應,但係佢哋公司要求我哋CEO,亦即係徐先生你親自去佢哋公司簽署合同,先會同我哋合作。」
 




「咁奇怪?話時話,你哋進行緊乜嘢研發項目。」
 
廖遠吉拿出一份文件,「係有關幹細胞治療腦退化症嘅研究項目。」
 
「哦……」還好,不是古怪的項目。
 
既然要我去簽合約,那就簽吧。
 
這一間那麼囂張的公司是名為「宏願材料有限公司」的原材料公司,我帶同廖遠吉到達了他們位於觀塘的辦公室。
 
「徐先生,廖先生,請稍等。」接待處小姐說。
 
我跟廖遠吉在大堂等待。
 
很快,就有一帶位江先生來帶我們去會議室,進行簽署合約事宜。




 
由於對方開出任何條件我都一口答應,所以我們只用了三分鐘時間就得到共識,我在簽署合約後,就準備離開。
 
「Chris?」
 
是Donna,為甚麼她會在這裡?
 
「徐先生,我返去先。」廖遠吉說。
 
我點頭。
 
「Donna,點解你會係度?」
 
Donna走過來,「點解你又會係度?」
 




「我黎依度簽合約。」
 
「哦?你同禮樂合作?」
 
「禮樂?你係話張禮樂?」
 
「當然。」
 
想不到原來這所公司是張禮樂的,要是知道的話我一定不會來,我還是很討厭他。
 
Donna拉著我的手,去到一間會議室,再鎖上大門。
 
Donna說:「你上次做乜無黎揾我?」
 
她還記住上次酒店的事。
 
「因為我已經有女朋友。」
 
「你係講嗰日同你食飯嘅女仔?扮咩嘢啊你,你有Abby個陣未一樣同我搞。」說罷,Donna開始脫去衣物。
 
「停手!」我說。
 
Donna沒有理會我,她光著身跪在我身前,解開我的皮帶和褲頭,用手按摩著陽具。
 
我難忍心中色慾,巨龍堅挺而立,我雙手按著她的頭。
 
單是口交已經不能滿足我,我要幹她,我要在張禮樂的公司幹她的女友!
 
我抱起她,讓她上半身趴在會議桌上,用腳推開她的一雙腿,再用「老漢推車」的體位瘋狂抽插。
 
Donna的外國人身軀極為完美,白裡透紅的皮膚,剃去陰毛的粉白小穴,淡粉紅色的乳頭,厚實的臀部,一切一切都讓我愛不惜手。
 
「啊!!!好大啊!!」Donna沒有在意這裡是公司會議室,不懼怕被外人聽見,放浪的大叫。
 
她的呻吟聲讓我變得更加瘋狂,我把她翻過來,讓她臉向著我卧在桌上,我把她的一對腿放在肩膀上,再握著她的腰以作固定,然後猛烈抽插。
 
她胸前一對巨乳,就在布丁一樣抖動,被我抽插所帶來的快感,讓她張開口「啊啊」不停,唾液從她嘴角流出。
 
短短十分鐘的抽插,已經讓她高潮了好幾次,我還刻意在她每次高潮的時刻停止不動,待她稍為回氣就再次抽插,讓她死去活來,不停說我快要幹死她。
 
中出了她後,我就穿回褲子,留下她一人離去,我知道我和她之間就只有性,沒有半分的感情。
 
在公司入口,我碰到張禮樂。
 
「徐丹青?點解你係度!」
 
「無,同你公司合作做生意啫。」
 
張禮樂怒道:「哼,我係唔會同你合作!」
 
我嘴角一戚,逕直離去。
 
坦白說,到最後他和我合作與否,我根本一點兒都不在意。
 
剛步入新界木屋,我就收到小美的短訊,她的母親已經甦醒過來,待她情況穩定點就會回來香港。
 
那就太好了。
 
一個月後,小美歸來,我親自到機場接她。
 
「小美!!」
 
「丹青!!」
 
小美往我跑來,飛撲到我懷中,我深深的吻在她嘴上,用力的抱著她。
 
「小美,我好掛住你。」
 
小美呵呵笑道:「我都係啊。」
 
我拉著行李,帶小美回去堅尼地城的家。
 
在一路上,我發現有人跟蹤我,不過礙於小美在我身旁,當我感應到他們只是普通人後,並沒有刻意理會他們。
 
要是再給我一次機會……我一定會殺掉他們,只可惜,時間是不可能逆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