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0. 我很後悔
 
那天,是一個清高氣爽的週末。
 
我如常跟小美出外閒逛,我總覺得今天的小美好似有點不同,她雙眼紅腫,就似哭了很久似的。
 
突然,小美甩開了我的手。
 
「小美?」
 




小美吸了一口氣,「我哋分手。」
 
「吓?」
 
小美開始啜泣,「我……我係話,我哋分手……」
 
小美往前急步離去,我連忙追上,抓著她的手。
 
「小美!到底發生乜事?」
 




小美滿眶淚水,笑著說:「乜嘢事?徐丹青!我都想知乜嘢事啊!」
 
小美從手袋取出一疊照片,是我跟Donna那天親熱的照片。
 
「小美!」
 
她用盡全力甩開我的手,「夠啦!唔好掂我!!我覺得你好污糟啊!我唔知你仲有冇背住我搞其他女人啊!」
 
「我……」
 




小美連吸幾口氣,「我……我以為你會係我嘅歸宿……我以為你會係一個好男友、好老公,但係……但係唔係啊!!」
 
「小美你聽我解釋!」
 
「解釋?仲可以有乜解釋?個女人強姦你啊?」
 
小美呼吸困難,淚水把衣服沾濕,我送上紙巾,她一手拍開。
 
「夠啦……放過我啦……我……我好傷心……」小美哭著說。
 
小美喘氣道:「我同你……再無任何關係!唔好再黎揾我,如果唔係我就即刻係你面前自殺!!」
 
我看著漸漸遠去的身影,整個腦袋變得空白一遍,我要把小美洗腦嗎?我要轉化她做奴僕嗎?我要……
 
我已經傷了她的心,無論我再做甚麼,我都已經傷了她的心。




 
昨天我們還高高興興的一起造飯,一起在床上細訴將來,今天,我們就不再是情侶,不可能再回到昔日的關係……
 
我視線變得模糊,跪在地上豪哭,我好後悔,我的心很痛啊,我親手傷害了一生中最愛的女人,我……我很想死……
 
「嚓!」是快門聲音。
 
我化作殘影,出現在快門聲音來源,抓著那人的脖子。
 
我雙眼發出神秘力量,「係邊個……叫你黎?」
 
「張……張禮樂……」
 
果然,小美能夠得到那些照片,一定是因為張禮樂。
 




「你之前係唔係都跟蹤過我?」
 
「係……」
 
「你將小美嘅情報交比張禮樂?」
 
「係……」
 
我張口咬在那人脖子,一口把他的血液吸乾。
 
那人變為一堆灰塵,在這個世界消失。
 
「張禮樂……我要你後悔黎到呢個世界!!!!」
 
首先要知道張禮樂的位置……Donna。




 
我致電Donna,並取得了張禮樂住所的位置,聽Donna的語氣,她還不知道張禮樂已經知道了我們的事。
 
九龍,張禮樂住所。
 
張禮樂外出不在家,我只好留守在他住所之外,靜待他歸來……
 
三小時後,他終於回來了。
 
我隨即出手,一拳擊在他腹上把他弄暈,再把他帶到獅子山上。
 
我把昏迷的張禮樂帶到獅子山上某處。
 
張禮樂被我掉到泥地上,我拿了一點溪水灑在他臉上,把他弄醒。
 




「……啊……好痛,呢度係?係你!?徐丹青!?」張禮樂清醒過來。
 
我怒瞪著他,「係你……係你將啲相交比小美……」
 
想起小美,眼淚又再在眼眶中出現。
 
張禮樂爬起身,「哼,係你!一切都係你自己做成!如果唔係你搞我條女,仲要係我公司度搞我條女,咁又點會比我知道,咁又點會有啲相嘅出現?」
 
我苦笑道:「無錯……係我衰,係我傷害小美……我唔想再生存落去……不過,我要先殺死你!我要殺死你!!!」
 
張禮樂顫抖的說:「你痴線嫁?」
 
「我痴線……?係,我係痴線,如果我唔係痴線我又點會咁樣對小美,我真係痴咗線……」
 
我一手抓著他的右邊肩膀,把他的關節卸去,他的右臂頓時變得紅腫。
 
「啊!!!!!!!我隻手啊!!!!!」
 
「痛嗎……我個心仲痛啊!!!」說罷,我把他左手的一根指頭掰斷。
 
張禮樂臉容扭曲,淚流滿臉。
 
「依家只係開始。」我笑著說。
 
張禮樂跪在地上,「對唔住啊青哥,放過我啊,對唔住啊對唔住啊!」
 
「對唔住?無用嫁啦,就算我點同小美講對唔住,佢都無可能會原諒我……」
 
我一腳踢在他腹部,把他踢得撞在樹幹上。
 
「啊!!」他痛得呼叫,「唔好啊……唔好殺我啊……我唔想死啊……」
 
「哈哈……」我一邊露齒而笑,一邊落淚。
 
我提起他的右腳,硬生生折斷他的一邊膝蓋。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張樂禮伏在地上,痛覺已經使他的意志開始散渙。
 
「放心,我唔會咁快比你死……」
 
我進行獸化,把多處骨折的張禮樂帶回新界基地,把他放進地牢。
 
淑盈看見我帶了張禮樂回來,問:「丹青,發生咗乜嘢事?」
 
我微笑道:「無事。」
 
「唔係……我感覺到,我感覺發生咗一啲事令到你心情變得好差……」
 
我呼出一口氣,「淑盈,如果我唔係度,你都要好好活落去。」
 
淑盈雙眼通紅,「丹青,你唔好嚇我啊,發生咗乜嘢事啊?」
 
淑盈抓著我的手,黃豆般大小的淚珠滾滾落下。
 
「做乜喊你啊?」我問道。
 
淑盈搖著頭,「我唔知……我只係驚你有事……」
 
我抱著淑盈,「對唔住……」
 
對不起,我不能再照顧你們了。
 
我去了醫院,偷取了一些藥物,好讓張禮樂不要那麼快就從酷刑中死去。
 
張禮樂臥在監牢中,我拿著各種刑具,站在他旁邊。
 
「……殺……殺咗我……」張禮樂有氣無力的說。
 
「傻啦,我點會比你咁快死?」
 
我用鉗子,夾著他的指甲,一片一片的脫下,再用鹽水滴在他的傷口上。
 
「啊!!!救命啊!!!殺咗我!!!!好痛啊!!!!」
 
接著,我用鉛筆那麼粗的針,刺入他的指頭,還不夠,我一條接一條的把他的手指扭轉360度。
 
「啊……」
 
他的心跳開始變慢,快要死掉,我怎可能讓就這樣死去?我幫他打了一枝強心針,本來微弱的心跳又再次變得激烈跳動。
 
「呼……呼……呼……」他喘著氣,像蝦米般曲著身體。
 
「歡迎你再次返黎……」
 
這一夜,在地牢之中傳出了彷如地獄般的呼喊。
 
……
 
……
 
……
 
我坐在一具冷冰冰的殘缺屍體旁,腦中一片空白,就像失去了靈魂一樣,甚麼都不想做,只有一個念頭……
 
……我很想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