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5. 富士急

黑衣少女從白球上跳下,走到女領袖身前。

黑衣少女一襲黑衣,亭亭玉立,肌膚不算白晢卻帶有青春獨有的韻味。她有一張瓜子臉,眼若星晨,眸中散發出一點玩味。

「你嘅心意我哋已經知道,唔需要擔心,我哋會庇佑你哋。」黑衣少女說。

『多謝……』女領袖卑微的跪下。





失去了女領袖的壓制,那位領袖頓時進行反撲。

「停手。」黑衣少女的左手對著那人虛抓,手上便多了一隻食肉巨蝗,她用兩指捏著巨蝗一壓,巨蝗就慘被捏成兩斷。

黑衣少女把蝗屍掉到地上,轉身看著我,「至於你……你可以走啦。」

『走?你哋差啲就殺咗我,就咁就算?』我怒道。

「唔係你想點?」她微笑看著我,卻讓我全身抖顫不停。





她一步一步的往我步近,瞳孔慢慢收縮,身上開始發出恐怖的威壓。

「你想點不妨講出黎。」她燦爛的笑著說。

我嚥下唾液,『當我倒楣。』

她打了一個呵欠,「既然你明白就同我滾。」

她右掌在我胸口印下,我感覺到胸口一陣劇痛,跪在地上,當我再次抬頭,已經發現身處在新宿街頭。





我嚥下喉中那口血,靜靜的調理氣息。

黑衣少女的實力恐怕不在萬事樓的標童之下,也許她就是所謂的「另一方勢力」其中一員,到底在背後還有多少個這樣強大的敵人?

大約半小時後,就連被藍炎所傷的位置都可以復原了,我發動了瞬間復原把傷口處理好,然後就回到酒店呼呼大睡。

翌日。

一大清早,我叫醒了眾人,我們去到酒店下一同登上旅遊車,朝富士急樂園出發。

由新宿前往富士急樂園的車程,用不到兩個小時,我在車上觀看兩旁景象,不知不覺間就進入夢鄉,當我再次張眼就看到好像很刺激的過山車在前方不遠處。

雖然我在空半飛行的時候比起這些過山車還要高、還要快,但是被固定在過山車的座位上,再經歷它的顛簸軌道,絕對是另一回事。

我們下車後,拿著預早購入的換票券,換了富士急樂園的入場券。





進入樂園後,我們的第一個境點可不是刺激的機動遊戲,而是富士急鬼屋-戰慄迷宮。

現在的戰慄迷宮已經經過多次改版,聽說以往內裡完全沒有提示,單是要找出正確的出口也要耗上兩小時,經過多次修改後,鬼屋之內已經有足夠提示,而且路線單一,絕對不會走錯路。縱然驚嚇性大減,也無阻它的受歡迎程度。

「老……老公啊。」淑盈挽著我的手。

「咩事?」

「我好驚……」她臉青的說。

除了淑盈外,原來大家都很害怕,看來害怕鬼屋是女生的天性。

「你哋咁驚,咁要唔要買護身符?」我問道。





淑盈把頌恩和Mandy推出,「唔駛買啦,等佢哋陪你玩未得囉,我同其他人去第二度玩住先,一陣間再用心靈感應聯絡。」

既然淑盈等人不想玩鬼屋的話,我亦不會勉強。

我、頌恩、Mandy三人先購買門票(鬼屋是需要另購門票),再排在隊伍之後。

「主人,乜你鍾意玩鬼屋?」頌恩問道。

「唔係啊,只係無玩過所以想試下。」

頌恩驚訝的說:「你無玩過鬼屋!?」

「嗯,細細個無錢,就算有錢亦都無朋友陪我去玩,所以從來都無玩過。」

頌恩一手抱著我的腰,「唔緊要,你依家想點玩就點玩。」





Mandy身體僵硬,額角還掛著幾滴汗珠。

「Mandy你好驚?」

「唔……唔係啊。」

她明顯是在逞強,我牽著她的手,「唔駛死頂喎,你真係太驚嘅話可以同淑盈佢哋去玩其他機動遊戲先。」

Mandy搖頭說:「唔駛……」

看來Mandy的自尊心很強,希望她進去之後不要因被職員嚇倒而胡亂攻擊他們就好了。

戰慄迷宮是一座殘舊的醫院,逼真的外表絕對能夠令遊客更為投入到鬼屋的主題-醫院中。





由於我們剛進來樂園就來排隊,隊伍的人數很少,不用十分鐘就輪到我們三人進場。我們進入醫院大堂前,在門口看到一張掛樓層表,清楚的列出各個樓層部門。

Mandy握著我的手開始出汗,我先甩開手搭在她肩上,再用另一隻手捉住她的手,把她緊緊抱著。

「唔駛驚。」我說。

Mandy微微點頭。

我們在職員的安排下,坐在光線極為微弱的大堂內,看著眼前的屏幕。

現在所播放的短片是圍繞一位女生的故事,短片講述女主角去到醫院(相信就是這間鬼屋)後,發現某位醫生殺害病人,然後就像《寂靜嶺》般反覆穿插於表世界和裡世界之間,一方面逃離鬼怪的追殺,一方面又發現更多的醫生殺人事件,到最後女主角始終都被醫生捉住,捕捉成功後,醫生就對女主角進行活體手術,短片到此終結。

我感覺到Mandy的心跳加速,呼吸亦變得快而淺。

我拍拍她的手,她搖頭表示沒有問題。

『@#$%^^@#$%^?』穿著醫生袍的職員用日文問道。

我根本不知道他在說甚麼,只好留意其他人的反應來作出應對。

職員再說了一堆日語,第一行的遊客就站起身,我看見身旁的遊客都沒有動靜,於是繼續安坐在座位上。

當職員再次說話,我身旁的人都站起身,我就跟頌恩和Mandy一同起身,跟著人龍前進。

『@#$#$?』眼前穿著醫生袍的女職員問道。

我記得這句話是詢問多少位參加者,於是我舉起三隻手指說:「Three.」

「Three?」她伸出三根指頭。

「YES.」

「Go inside trun right.」她的雙手用很大動作往右擺。

「OK.」我說。

「我行先,Mandy跟住我,頌恩殿後。」

我推開大門,是一間伸手不見五指的漆黑房間,女職員再次提醒我要抓住右邊牆身的扶手,我聽從她的指示,抓著扶手前進。

Mandy緊緊的抱著我的腰,呼吸越來越快,她的巨乳壓在我背上,害我心跳加速。

通道之內就連半點光線都沒有,縱然我的夜間視力有多好,亦只能看到黑壓壓一片。人類之所以會害怕黑暗,是出於對「未知」的恐懼,富士急用一條簡單的通道就讓參加者能夠快速進入狀態,感受到本能的恐懼,真是用心的設計。

「頌恩OK?」

「無問題。」

大約走了十數步,我摸到前方是一個彎位,這就是她所說的「Turn Right」吧。轉右後再走十數步後,就是一道閉上的木門。

「前面係一道門,我扭開佢啦。」

「好啊。」頌恩說。

我扭開大門,眼前是一條燈火通明的走廊。

我帶著二人步出走廊,離開了那個黑暗的通道。

「請過黎依面排隊,準備入去X光室照張片。」那位穿著醫生袍的人說。

這個人完全沒有人類的氣息,他沒有呼吸、沒有心跳,他到底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