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6. 《富士急鬼屋驚魂錄》(上)

我用心靈感應跟二人說:『小心,佢好古怪。』

Mandy顫抖得連站也站不穩,要頌恩扶著她。

「好,無問題。」我站在他所說的位置上。

他用那對圓滾滾的眼睛跟我對視,那目無表情的樣子,讓人感到毛毛的。





他定晴不動的瞪著我,把我的注意力全都吸引住。

「可以入去啦。」他說。

我點頭,「行啦……咦?」

頌恩和Mandy都不在我的背後。

『Mandy!頌恩!!』





說算用了心靈感應也沒有回應,她們都已經不在附近。

「喂你!」正當我想質問那位古怪職員時,才發現他早已逃之夭夭。

我心急如焚,馬上走回頭路去到黑暗通道的大門前,當我扭開大門後,卻發現裡頭只是一間細小的潔具室。

面對這個情況,我的心開始慌了,不知道Mandy和頌恩現在的情況如何。我立刻嘗試發動能力,怎料到所有能力都不能發動,不過心之力倒是沒受影響。

「到底咩事?」





難道又是另一個空間?日本是結界之國嗎?幹嘛整街都是怪異空間?

最奇怪的是,為甚麼我會一而再、再而三被拉進神秘空間?

除了失去能力外,就連手上的一方世界戒指都不能夠使用,和以前所遇過的情況完全不一樣,我感到身體好像出現了一點變化,雖然說不出口是哪種變化,但是總覺得怪怪的。

「入得黎啦。」X光室內有一把男聲傳出。

我扭開木門,走進X光室。

「企係依個位。」戴了口罩,身披醫生袍的男子說。

他的呼吸、脈搏、氣息都很正常,這男子是普通人類。

我站到他所指的位置,他把一台機器推到我身前,並叫我吸一口大氣不要放出。





這台機器沒有甚麼危險之處,在沒有頭緒的情況下,順著他們意思去做是唯一的方法。

他一邊調整機器,一邊說:「忍住,眼望前面。」

他離開房間,機器隨即發出一下響聲,然後他又回來了。

「已經完成,你可以出去等等。」他打開大門說。

我走出X光室,依然是那條走廊。我順著走廊去附近調查,走廊兩旁是各個病房或辦公室,在調查途中碰到不少醫護人員和病人,他們都是普通的人類。

「依度係……」

這個畫面很熟悉,那些安裝了玻璃的木門,就像剛才在看簡介短片時看過的場景,那麼只要往這邊看,應該會……





在我左手邊有一間診療室,我可以從木門的玻璃看到內裡的情況,診療室的隔音情況也很差,輕易就可以聽到內裡的對話。

「醫生,我覺得喉嚨有啲痛。」一位穿著家居服的老婆婆說。

醫生叫老婆婆張開口,再用電筒照射,「拿,婆婆你唔好郁啊。」

醫生一邊用電筒照射婆婆的口腔,一邊從身後拿起一把金屬小刀,他臉上仍然是掛著那和藹可親的笑容,左手卻拿著小刀對準婆婆的頸子插進去。鋒利的小刀刺破了皺紋滿佈的皮膚,瞬間插入脖子深處,小刀只剩下不足十厘米的刀柄。醫生把小刀抽出,鮮血如湧泉噴出,婆婆張開口,難以置信的看著醫生。醫生的臉上笑容慢慢改變,變得詭異非常,他的眼睛緩慢的移動,跟我對上。

我被他的怪異舉動弄得一身雞皮疙瘩,心之力遍佈全身,右手握拳往木門轟去。

「咦!?」

右手落空,眼前的木門變成一道破門,只剩下幾條發霉的木條掛在門框旁。整條走廊都變得暗暗紅紅,這種氣味我不會忘記,是血液的味道,地上的暗紅之物就是血液,不過都它們都已經乾涸,應該是很久之前留下的痕跡。

我繼續往前慢走,在無人的走廊中所發出的輕輕腳步聲,都會不斷迴響,彷彿幻化出好幾個人的腳步。





走廊寧靜得使我耳鳴,光線越來越暗,走了快五分鐘,整條走廊都仍是染滿血液,看來這裡曾經發生過很多命案。

「嗚……」

「邊個?」我問道。

「邊個…邊個…邊個……」迴響之聲不絕於耳。

電燈開始閃爍,本來空無一人的通道上,多了一個半臥在地的病人。

病人的頭髮把臉容完全遮擋,他的右手抱在左肘,微微顫動。

「嗚……」他低聲鳴叫。





他身上沒有人類氣息,他也是那些「東西」?

不知道物理攻擊對於幽靈有沒有作用?媽的,我現在真的很害怕,我又不敢上前查看,不繼續往前走就只會白白浪費時間,我只好發動靈異力,讓巨蝗來探路吧。

「毀滅蝗災。」

我打開通道,只釋出一隻巨蝗朝病人飛去。

巨蝗就像沒有看到病人,徑直穿過病人的身體,沒錯,是穿過了他的身體,他並沒有實體。他好像知道了巨蝗穿過了他,擰過頭來望向我。他雙眼就只有白色,沒有瞳孔、虹膜,仔細一看,原來他連嘴巴都沒有,那麼剛才的嗚嗚聲是由誰發出?

正當我疑惑的時候,答案自己走出來了,是剛才被殺的老婆婆,她用乾如樹根的手按著脖子,臉容痛苦扭曲,悲痛的嗚嗚叫著。

地上病人敏捷撲出,他用蒼白的手往我抓來,他的手指幼如樹枝,指頭長出如刀片一樣鋒利的指甲。我看準他的動作躲開攻擊,他在我身旁飛過,攻擊落空,在他落地之前,他竟然用正常人類不可以做到的古怪動作,在半空改變了攻擊軌道。

他右手往後拗,如無骨的繩子般甩出,往我小腹抓去。

「點解……!!」

我吐出一口鮮血,馬上拉起上衣,身上明明沒有傷口,胃臟卻被他隔空抓破了。我不能夠使用能力,自然不能夠使用「瞬間復原」來修復胃臟。

「咦?」我感覺一陣暈眩,失去了部份體力,被破壞的胃臟就突然復原。

雖然我未弄清楚情況,但是我知道要是讓他繼續破壞我的身體,就算內臟會自行修復,我也會很快用光體力,死在這裡。

要是頌恩和Mandy也面對同樣情況,她們的情況絕對會比我還要糟糕。

病人在攻擊我後站穩身體,面向著我,他身體「格格」作響,頭顱180度轉動,變成下巴在頂,眼在下方的怪異狀態。

「嗚……」

後面的婆婆慢步走近,她一拐一拐的拖著自己,神情痛苦。

我被他們夾擊,又沒有應對方法,難道我要放棄了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