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1. 梵蒂岡

堅尼地城,某酒吧。

我叫了一杯酒,耐心等待尚夏佐到來,在等待期間還有不少女士過來搭訕,她們都被我一一婉拒。

「嗨,咁準時啊你?」

我放下酒杯,「你黎拿?」





尚夏佐的衣著和當晚相約,他剛坐下就叫了幾瓶貴價酒。

他翹起二郎腿,右手托頭問道:「我要點幫你?」

我搖動酒杯,「黎緊我會去梵蒂岡,我想你幫手殺死教宗。」

「哦,好易啫。」

我搖頭道:「唔易嫁,教廷背後可能仲有好多強大戰力。」





他自信滿滿道:「除非佢哋識心之力,如果唔係又點可能係我哋嘅對手?」

「心之力唔係萬能。」我說。

他竊笑道:「心之力唔係萬能,係無所不能。」

「點解咁講?」

他喝了一口酒,一隻手搭在我肩上,「放鬆。」





我沒有絲毫懷疑,全身放鬆。我感覺到有一絲心之力在我體內游走了一圈,然後他就不停點頭。

「果然同無間講嘅一樣。」

「無間?你講嘅無間係?」

他輕吐一口氣,搖頭道:「一個好麻煩嘅人,亦都係佢要我黎揾你。」

無間應該就是遠吉塔內的無間吧,也就是其中一位先生,他是覺得我不能完成任務,才會派尚夏佐來助我一臂之力?

「唔好郁!」他一掌拍在我胸口,我感覺到一股心之力在心臟內疾走,一陣讓人噁心的酸痛感隨之而起,使我忍不住吐出一口血箭。

就在我吐血的瞬間,尚夏佐拿起了一個酒杯把血液全都擋下。

「我已經幫你解除咗你身體入面嘅『神的印記』。」他說。





我難以置信的問道:「你係點知佢嘅存在?同埋你係點樣解除佢?」

「係無間話我知,我啱啱用心之力進行定位,確定位置之後用心之力抵銷佢。」

我從來沒有想過這個方法,因為我壓根兒感應不到神的印記位置。

「你係用乜嘢方法黎定位?」

尚夏佐拿起酒杯,又喝了一大口,「心之力其中一個特性係可以變換成任何力量,例如咁樣……」

他放下酒杯,用一根指頭插進酒內,紅酒馬上沸騰,完全消失。

「我將心之力當成『熱能』咁用,當然為防止手指燒熟,我再將一層心之力放係手指外面,用黎抵銷熱力。」他甩甩指頭,續道:「同樣道理,我將心之力轉換成一種會同「神的印記」互相吸引嘅力量,咁我自然可以知道佢嘅位置。」





他把酒杯推到一旁,拿起酒樽直接喝,「只不過依種方法會消耗大量心之力,當然只要你踏入神階,自然會無咗依種顧慮。」

「點解咁講?」

「吓?乜你唔知心之力其實係……」

他突然把所有酒樽、酒杯推倒,痛苦的伏在桌上抓著腦袋。

「啊!!!我唔講啦!!!」尚夏佐用力敲打自己的腦袋。

「發生咩嘢事?」

我應該過去扶他嗎?

他深深呼吸,慢慢抬起頭,「無事……我無事,只係佢唔比我講出黎……」





「佢?」

「無間……佢係我身上面落咗一個禁制,所以我要聽佢嘅說話去做,呼……不過依啲事都唔重要,我會同你一齊去梵蒂岡,幾時動身?」

本來我打算在選舉當日才前往梵蒂岡,既然神的印記已被抹去,那麼就可以改變策略,盡快前往教廷。

「你最快幾時可以出發?」

「隨時。」他說。

我點頭,「聽晚,聽晚我就帶你去梵蒂岡。」

「無問題。」





「聽晚同樣時間係依度等。」

「咁就聽日見。」

西貢,臨時基地。

「Angel,我聽晚就會出發去梵蒂岡。」

「吓?但係你身上面……」

「神的印記已經解決咗。」

「哦……咁你要小心,如果有咩事記住走先,留得青山在那怕無柴燒。」Angel擔憂的說。

我摸摸她微脹的肚皮,「放心,我一定會平安返黎。」

還有淑盈,在我們的努力下,她亦懷有我的孩兒。

我握著淑盈的手,她甚麼都沒有說,只輕吻了我一口。

我微笑點頭,跟她相擁。

為了她們,為了我的孩兒,我一定要殺光教廷以完成遠吉塔任務,登上更高的高度。

翌日晚上,我把尚夏佐接來西貢臨時基地,登上由Robot所駕駛的私人飛機,以低空飛行方式離開了香港,朝梵蒂岡出發。

由於七悅異逸的住處位於羅馬,所以我們先去到羅馬。

「你打算點做?」尚夏佐問道。

我說:「仲有兩個月就係教宗選舉,按照以往經驗,惡魔會黎到現場阻礙選舉,我哋就襯混亂去殺死教宗。」

「駛乜咁麻煩,依家直接殺入去未得。」

「無必要冒險。」

尚夏佐聳肩道:「你話點就點。」

我帶著尚夏佐去到七悅異逸的暫居地,跟他會合。

「徐丹青。」七悅異逸扭開大門說。

七悅異逸看著尚夏佐,「依一位係?」

「黎幫我手嘅人。」

「你好。」七悅異逸說。

尚夏佐沒理會他,直接走進單位內。

「乜依度咁細嘅?」尚夏佐說。

七悅異逸臉露不悅,「我哋唔係黎度假。」

尚夏佐輕佻的說:「哦係咩?因為咁就要住係依啲地方?」

「好啦,你哋兩個唔好嘈。」我取出一張地圖,「依張係梵蒂岡地圖,我哋要制定出當日戰術。」

「我同你直接殺入去未得,駛咩咁麻煩。」尚夏佐坐在沙發上說。

我搖頭道:「如果真係要咁做,我哋根本唔需要咁早黎到,依次行動係唔可以失敗,一定要殺死教宗……」

在我的堅持下,尚夏佐只能配合。

由於尚夏佐的性格實在太過衝動和隨性,我不敢帶他進行偵查工作,所以就把他放在羅馬,我和七悅異逸二人前往梵蒂岡。

「你依段時間搜集到乜嘢情報?」

「教宗匿埋係大教堂入面,根本無可能見到佢,而且我感覺到係大教堂入面有好多隱匿緊嘅氣息,每個氣息都好似好強大。」

「有幾多個?」

「唔少過五個。」

五個以上連七悅異逸都覺得強大的氣息,該不會都是半神階戰力吧?

去到這一步,就算眼前是神階也好,都要把所有阻礙給清除。

我們假裝成遊客,完美壓制氣息,進入聖彼得大教堂。

我們深入敵陣,可不能洩流出一分一毫氣息,否則就會馬上被人發現。相對地,我們也難以感覺到他人氣息。

『喂,你哋兩個企係度。』有一位神父說。

難道他發現了我們是傳說生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