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2. 教宗選舉

『請問有乜嘢事?』我用英語問道。

神父臉露不悅,他用充滿鄉音的英語說:『嗰一邊唔可以入去。』

原來他以為我們打算進去那邊的房間。

『我哋知道。』





『嗯。』神父轉身離去,還不忙放低幾句碎碎念。

看來他以為我是中國人,才會這樣反感。還好他沒有發現我們的真正身分,否則就算能夠逃去,亦會被他們知道我們的存在,那麼就不能起到奇襲的作用。

在大教堂內,遊客能夠進入的區域都沒有任何特別之處,正好和我預計一樣,我從來沒有想過能夠輕易取得有用情報。

不知道當惡魔攻來的時候,會在哪裡發生?要是出現那個等級的戰鬥,定必造成嚴重災難,人類不可能不知道惡魔的存在,既然我在變成吸血鬼前並不知道惡魔的存在,那麼教廷一定有方法令到外人不能察覺到惡魔的存在。

會是結界嗎?大教堂會不會是一個大型結界?還是真正的選舉地點是在另外一個地方?





我們把能看的地方都逛了一篇,就離開大教堂。

既然還沒有得到任何有用資料,我們就先回到羅馬,再作打算。

「咁快返黎?」尚夏佐真在點算金幣。

「做乜你有袋金幣嘅?」

尚夏佐拿起金幣,在陽光下仔細觀看,「啱啱係行行下街見到有個人拎住袋金幣,未拎咗返黎。」





「拎?你咁係搶喎。」七悅異逸說。

尚夏佐把手上的金幣,小心翼翼的放回袋中,「搶?我又點會搶人嘢?正所謂弱肉強食,如果依袋金幣真係屬於佢嘅話,又點會比我拎到?比我拎到證明依袋金幣係屬於我。」

七悅異逸環手抱胸,不屑的說:「歪理。」

我看到檯面有一個紙箱,「依箱嘢又係乜?」

「係一個叫切爾茜嘅女仔送黎,話比你嫁喎。」

我拆開箱子的封條,內裡是一個鹽瓶子,這個鹽瓶子內的正是納米脈衝機械人,使用方法是於太陽穴貼上「腦電波吸收膠紙」,透過腦電波就能夠控制它們的行動。我先把納米脈衝機械人放進「毀滅蝗災」空間內,再找機會測試。

教宗選舉的日子只剩下二十日時間,我們可以準備的功夫已經不多。

我站在窗旁,看著街上行走的閒人,心中越感緊張。





「我今晚會潛入去大教堂。」我咬著指頭說。

七悅異逸問道:「要唔要幫手?」

我輕舉右手張開,「唔駛。」

尚夏佐興奮的問道:「係唔係想夜晚潛入去,然後一舉殺曬佢哋?」

我搖頭道:「唔係。」

「你哋留係度唔好周圍亂走,我好快就返。」

我在深夜潛入梵蒂岡,一個人去到聖彼得大教堂外。我釋放出微弱的氣息,探索大教堂內的秘密。





整座大教堂都很正常,完全沒有任何特別氣息,而且也沒有密室或秘道,不過秋嬣說過在大教堂之內是有密室的,那麼為何我感應不到?

我決定潛入其中,仔細搜索。

沒有。

這邊也沒有。

完全沒有特別之處。

到底教宗在哪裡?到底他的守備軍收藏在哪裡?

『邊個?』有人大喊。

我幾個踏步躍到一旁巨柱後,把氣息連同呼吸完全隱藏。





『唔通係我錯覺?』

他用電筒掃過,並沒有發現我。

在大教堂內漫無目的搜尋,無異於在大海撈針,再多費光陰也不會有用。

正當我準備離去時,我看到地上有一把螺絲刀。

「依一把螺絲批好似有啲古怪……」

我拿起螺絲刀,在它的尖處有三塊鐵片突出,要說它是螺絲刀的話,倒不如說它是一把鑰匙,螺絲刀狀的鑰匙。

有鑰匙自然會有鎖,那麼鎖在哪裡?





當我握著螺絲刀的時候,感覺到有一絲奇異而微弱的能量在流動,能量和十字架上出現輕微的共鳴反應。

我微微一躍跳到十字架上,左手抓著它的頂部,一個翻騰穩定的降落在十字架頂上。我蹲下一看,發現一個小洞在十字頂上,我把螺絲刀插進去,奇異能量合二為一。

當螺絲刀插入十字架後,地板開始移動,開出一個洞穴。

「原來就係依度,要唔要入去睇下?」

我現在進去的話,恐怕會被所有教廷的人圍攻吧。

既然人不能進,我就略為放出氣息探索內裡空間吧。誰知當我的意息進入洞口後,就像泥牛入海,一去不復回,完全感應不到內裡乾坤。看來洞穴之內是一個特別的結界,難怪先前如何探索都感應不到它的存在。

事到如此,只能等待選舉當日才混進去。

……

轉眼間,就到了教宗選舉日。

教宗選舉吸引了世界各地的天主教徒前來朝聖,一些沒有信仰的遊客亦慕名而來,他們把細小的梵蒂岡濟得水洩不通,正好隱藏我們的行蹤。

「你哋聽清楚,一陣要跟住我行動,千祈唔好擅自行動,如果我話撤退就撤退,知唔知道?」

「知道。」「你話點就點。」

細小的廣場上車水馬龍,就算要移動都極為困難,不過我們沒有從正門進入大教堂,我們先繞道到後方,去到我們花了半個月時間掘出來的地道入口。

通過地道,我們就能夠直接到達大教堂內部。

……

我舉起右手,三人一同隱藏氣息。

我搬開石板慢慢爬出地道,在不遠處有三個守衛,不過他們沒有注意到這邊的情況。我挪開身體,讓他們有空間爬出,當他們都爬出來後,我再用石板把地洞封好。

我伸出三根指頭,然後指著那邊的三個守衛。

尚夏佐嘴角上揚,拍拍自己的胸口,我還沒來得及叫停他,他就化作一個殘影,出現在三個守衛中間。

三個守衛就像看不到尚夏佐似的,任由他重擊在自己的氣門,三人各吐出一口黃膽水,臉容扭曲的倒在地上,一臥不起。

尚夏佐用手招我們過去,我們二人輕踏一步,跟上了他,在我的帶領下,我們去到那個十架架下。

我吩咐他們二人在下方等待,自己則跳到十字架上,再取出螺絲刀插入那個匙洞之中。地上石板自動移開,一個深不見底的地洞就出現。

地洞內有一級級石階,能夠沿著旋轉石階往下走去。

「我行先。」我說。

在地洞下隱若有微弱燭光照射,當往下走了大約三十米後,我們聽到一些打鬥聲音由遠方傳來。

我舉起右手,待他們停下來後再用食指按在唇上,放輕腳步往下走去。

『桀桀……』

『殺啊!!!』

『人血真係美味!』

原來地洞之下是一個很廣闊的空間,不過由於光線不足,只能依靠在洞壁的火把提供有限度的光線。

一大群全身漆黑的帶翼生物,像蝙蝠般在洞中飛舞,他們正在張牙舞爪的襲擊下方的人類,那些人類手持十字架,發出神聖的光芒把惡魔們阻擋在其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