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3. 神術

大約十頭惡魔在光盾上方不斷作出攻擊,發出接二連三的巨響,他們就像享受著教廷人士的驚恐,沒有急於屠殺他們;教廷人士穿著整齊神父袍,他們都拿著十字架默念著主禱文,釋放出神聖光盾作為防禦。

我們在一旁悄悄移動,還好地洞內的石壁凹凸不平,更有不少巨石亂七八糟的擺放著,提供了不少藏身處讓我們匿藏。

在眾多神父中沒有看到疑似教宗的身影,他們的實力不過剛巧到達得道階,要是惡魔們想取他們性命,只需要幾秒時間就足以讓他們團滅。也許教宗及教宗候選人都在地洞內的另一個位置,正在等待選舉結果。

既然目標不在,我們就以壁旁怪石作為掩護,繼續往更深處走去。





惡魔們正在專心對付神父,神父又忙不開交,壓根兒沒有注意到我們三人,我們很順利躲開了他們,去到更深入的地方。

「嗰面傳黎強大氣息反應……」我說。

七悅異逸說:「同我係兩個月前感應過嘅氣息一樣。」

我全身獸化,戴上血面具,『我哋上……』

七悅異逸發動三頭六臂,全副武裝;尚夏佐則掛著一個玩味笑容,蠢蠢欲動。





我先行躍出,毒針長矛在手中突兀出現,再以超音速飛往強大氣息處。

『邊個?』

強大的威壓由前方傳來,我釋放出心之力朝他們壓回去,與此同時七悅異逸和尚夏佐都已趕到,我們三人聯手攻過去。

我用毒矛筆直刺去,矛尖好像碰到一個防護罩,我隨即把心之力輸入矛中,瞬間就把防護罩刺破。七悅異逸六把法器猛轟而去,只見到五個身影被他的攻擊所包圍,硬生生的吃下他一波猛擊。

就在七悅異逸打得興起的時候,尚夏佐一掌擊在他身上,把他打得倒飛而去,尚夏佐隨即發動靈異力,在身前弄出一道火壁。





尚夏佐用靈異力把一道聖光燒成虛無,救了七悅異逸一命。

『反應好快。』某人說。

就連尚夏佐都不得不嚴陣以待,他專注的看著五位敵人,而我則降落到地上,握著長矛站在他身旁。

五人身穿紅袍,是紅衣主教。

紅衣主教說:『你哋三個到底係乜嘢人……嗯?其中一個係惡魔,有一隻傳說生物,仲有嗰個人係普通人類……?』

其中一位紅衣主教拉高衣袖,露出一對肌肉滿滿的手臂。

『夠膽黎破壞教皇選舉,就等我送你哋落去地獄。』他說。

我發動靈異力,上萬巨蝗在我身旁飛舞,如同黑霧一般。





我左手一指,『我送你去地獄就真,上!』

巨蝗一擁而上,朝五人殺過去。

肌肉主教右手在身前連續虛點,一個白光十字架憑空出現,把巨蝗擋在十字架外。

七悅異逸六臂齊拍,六件法器猛然轟在白光十字架上,只見十字架出現了一道漣漪,就迫退了法器。

「好堅固!」七悅異逸說。

尚夏佐眉頭深鎖,右手成刀刺去,輕易把白光十字架擊成光點,消散於空氣中。

『你!你係點做到!?』肌主主教大驚。





尚夏佐抿嘴道:「佢哋用緊信仰之力,要小心……」

「信仰之力?」我跟七悅異逸同聲問道。

尚夏佐點頭道:「無錯,信仰之力係其中一種好可怕嘅力量,因為佢哋可以透過信仰之力黎發動『神階』攻擊。」

『咁頭先個十字架?』

「頭先個十字架只係由信仰之力聚集而成嘅防禦技巧,佢哋仲未發動『神術』。」

尚夏佐全身的氣勢突然暴增,「要係佢哋發動神術之前殺曬佢哋!」

尚夏佐雙眼出現赤紅火焰,一道熾熱焰壁包圍五位主教;我發動靈異力跟上,手中毒矛白光暴現;七悅異逸氣息集中在其中一個頭和一對手上,實力隱若間暴增三倍。

「審判火湖!」





「毀滅蝗災!」

「三我歸一!」

火焰在五位主教身前暴現;漫天巨蝗飢渴的往五人襲去;法器發出梵光,暴力輾壓過去。

一位瘦削的主教左搖右擺步出,他雙手合緊,十指緊扣。

『亞斯塔祿神術,十之二,恐怖血浴。』

地面傳來劇烈震動,我們三人所站之處突然裂開,我憑藉本能反應抓著二人飛上半空。地面裂開的坑洞內,噴出腥臭血液,血液暴射上洞頂,形成一道血柱。

我把二人往後方扔去,再用血甲化出血牆把血柱濺出的血液擋下,天知道這些血液中有沒有甚麼劇毒或是其他陷阱。





『竟然係我面前用血!實在太愚蠢!!』我大喊。

我把萬根血針投入血柱之中,我要把自己的血液盡可能滲透到血柱之內,把它控制住。然而血柱的體積實在太過龐大,一時之間難以把它控制。

『你哋快啲走!』我說。

尚夏佐頭也不回,朝後方跑去。

『仲唔走!?』

「但係……」

『走!』

七悅異逸在我的命令和堅持下,終於往後退去。

我繼續放出血針,只要能夠把血液分布在血柱之內,就能夠把它控制。

『惡魔,你無謂再掙扎。』瘦削主教說。

『哼,你哋入面邊個係教宗!?』

『教皇大人又點會咁易比你哋見到。』

終於成功了,在我的努力下血柱已經被我所控。

『去!』

血柱化作一條血龍,往後朝五人咬去。

瘦削主教不慌不忙的說:『解除。』

血龍在碰到他們之前消失無形。

『你解除咗神術!?正好!』

我握著毒矛,以四馬赫的速度瞬間出現在瘦削主教身前,毒矛化作一抹白光劃去。

『亞斯塔祿神術,十之四,地獄之龍。』

一頭漆黑的西方飛龍張開血盤大口朝我噬來,我手腕一扭,把矛尖改往刺向牠的腦袋。飛龍感覺到毒針長矛的危險,頓時拍打翅膀飛往洞頂。

飛龍在半空停留,牠嘴角有絲絲火舌吐出,牠吸了一大口氣,吐出熊熊龍炎。

「審判火湖。」

一道火龍捲包圍著我,把龍炎一拼捲進火龍捲中。

『尚夏佐!』

「龍就交比我,你盡快殺死施術者。」

我輕拍他肩膀,再朝五人躍去。

『信仰之牆!』

一道白光牆壁在我們之間出現,我用毒針長矛輕點光牆,雖然在矛尖前出現了一點阻力,但是仍能成功刺穿牆壁。

我用盡全力抓著矛身,朝最近一位主教刺去,『死!!!』

毒矛只差一吋就要刺中他的肌膚,卻被某主教用聖光阻礙了攻擊,無法以摧枯拉朽的氣勢擊殺一位主教。

就是這一剎那的阻礙,上方飛龍把握機會用尾朝我掃來,把我迫退。

『小心,佢嘅矛好古怪。』某主教說。

主教們緊握手中十字架,信仰之牆再次出現。

尚夏佐和半空的飛龍膠著,短時間之內難以解決牠。

七悅異逸趕到我身旁,不過他的力量不足以起到關鍵性作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