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4. 大人

事到如今只好把底牌都拿出來!

「毀滅蝗災!」

我把心之力持續輸送到靈異力內,以發動無底坑效果。

胸口傳送洞在心之力的影響下,開始聽從我的指令飛到五位主教腳下,並以恐怖的速度擴張。





『咩黎嫁!?』主教們驚訝的問道。

五位主教的腳掌陷入無底洞,他們就像掉進浮沙之中,無法離開困局,慢慢往洞中吸進去。

說時遲那時快,上方的飛龍不要命的往我俯衝下來,我躍身後退。就在我站定身體後才發覺原來牠的目標並不是我,而是陷入洞中的五位主教。飛龍四肢並用,把四位主教硬生生拔出洞外,再用口叼著剩下的一位主教,把五位主教同時救出。

『想走!?』我低喝一聲。

我解除了無底坑,背後肉翅一拍,以近乎瞬移的速度出現在飛龍身後,右手的毒針長矛已刺入飛龍背上。矛尖所刺的位置開始腐爛,傷口附近開始融化並漫延到牠的全身。





「仲有我!」

尚夏佐從天上墮下,一拳擊在飛龍的背上,把牠重重的擊落在地。

七悅異逸看準機會,用法器敲在一位仍然被扣在龍爪中的主教腦袋上,主教腦袋如西瓜爆開,弄得七悅異逸滿身都是腦漿。

成功擊殺一位紅衣主教。

『解除。』





飛龍瞬間消失。

『亞斯塔祿神術,十之十,所羅門毒素。』

其他主教驚恐大喊,

『唔好!唔好用依招啊!』

『我哋仲未離開嫁!』

『停手啊!』

瘦削主教用古井無波的臉容說:『唔殺曬佢哋會影響到教皇,放心,天父會係天家等候你哋。』

瘦削主教的雙手慢慢變成紫黑色的,神秘紫色氣體從他雙手噴出。當氣體接觸他身旁的三位主教時,主教們隨即抓著自己的喉嚨,全身肌肉不受控的跳動,他們口吐白沬,指甲更陷入脖子之內,他們以極為怨恨的眼神狠瞪正在放出毒氣的瘦削主教。





瘦削主教右手輕點頭上、胸口、左肩、右肩,道:『安息。』

三位主教皮膚發黑,表皮斷開為一片片的往下流動,露出鮮紅而夾雜紫血的肌肉,他們放棄掙扎,靜靜的化為一灘血水。

好恐怖的毒。

『撤!』

我嘗試用肉翅扇走紫氣,卻發現氣體竟然可以在亂流之中繼續前進,一反我對氣體的理解。

尚夏佐抓著七悅異逸往後退去,我跟在他們二人身後戒備著。

毒氣正快速接近中,我們一直往入口處跑去。





在逃跑的過程中,我們碰上了那十頭惡魔和那一群神父。

神父們狀況很差,全部人都被弄得滿身傷口,斷肢更是掉落一地,比較好的幾位在背上或胸口有著深可見骨的爪痕,其他人仍能擁有手或腳已經算是不錯。

『哦?有三個人走緊黎喎!』惡魔興奮的說。

『你哋睇下,佢哋其中有一個係惡魔黎嫁!』

『係喎係喎!』

神父們聽到惡魔所說,頓時看過來。

我大喝一聲:『讓開!』

手中毒矛如蛇撲出,吻在神父們的光盾上,光盾被完全毀去。我們沒空理會眾神父,仍然朝出口專心跑去。





『喂,你到底係邊個?』一頭惡魔飛到我們身前。

『唔好阻住,你望下後面。』我一手推開他,繼續跑去。

惡魔大驚道:『係神術!有人用咗神術!』

『明明話過喺試煉入面唔會遇到神術,要唔要叫人黎?』某惡魔問道。

惡魔咬牙道:『唔可以,一叫人黎我哋就會失去資格。』

我們乘著惡魔們討論的時間,已經跑到去石階處。

『尚夏佐,你知唔知神術嘅弱點?』





尚夏佐拍拍身上的灰塵,「神術需要大量信仰之力支持,佢根本就無足夠信仰之力黎發動多次攻擊,佢能夠用到第三次攻擊已經出乎我所料,佢哋背後一定仲有秘密存在。」

『即係只要擋過依一擊,好大機會佢唔會再用到神術?』

「應該係,就算佢背後力量有幾強大,都應該支持唔到第四擊。」

『如果係咁……你哋跟係我身後面。』

惡魔們嚴陣戒備,他們跟紫煙只剩下不足百米的距離。

我們到達惡魔後方,看看他們有沒有應對方法,要是他們能夠成功消去紫煙的話,我也樂得保留實力以對付教宗。

紫煙鋪天蓋地而來,惡魔們背向著我們平均散開。

紫煙往眾惡魔蓋去,惡魔們各自使出自己的絕技,大量火焰、奔雷、疾風朝紫煙攻去。所有攻擊完全無阻紫煙的推進,惡魔們開始按捺不住。

『快啲叫人黎啦!』

『唔可以!』

『保住性命要緊。』

某惡魔拿出一枚黑色石頭。

其中一位惡魔衝過去抓著石頭,『唔可以叫!』

『唔走又走唔到,咁點啊?留係度等死啊?』

惡魔咬緊牙關,『我會消除紫煙。』

他飛往紫煙,身上發出淡淡的白色光芒,看來是在發動心之力。

惡魔進入紫煙後,身上的白光大減,不消一秒就消失不見,然後他就痛苦的掉到地上,悲鳴不斷。惡魔抓著自己的身體,把身上的血肉一塊一塊的撕掉,血液慢慢轉成紫黑色的,他在紫煙中掙扎了三十秒後就停止活動,化作血水。

再由任紫煙擴散就會把我們殺光,我無法留手了。

『毀滅蝗災!』

空間洞再次在我胸口出現,這次我沒有放出巨蝗,反而把心之力盡可能輸入進空間洞內。空間洞脫身而出,往紫煙飛去,空間洞越變越大,它垂直的在半空懸浮,差不多有地洞般大。

無底坑開始吸收紫煙,紫煙無法抗拒吸引力,就像遇到晨光的霧氣,正在快速消失。

以我現在的心之力存量,大概只能支撐到十五秒的無底洞,還好只用了十秒就把所有紫煙都吸掉。

我解除靈異力,胸口起伏不停,大口的喘氣。

惡魔們降落到我身前,他們的眼神陰沉不定,看不出他們腦袋中有何主意。

『你哋想點?』我問道。

尚夏佐和七悅異逸站在我身旁,他們都知道我體力消耗得太多,未能即時應戰。

惡魔們互相對望,然後一同單膝跪下。

『大人。』

我眉頭深鎖,不明所以,『你哋做乜?』

『亞巴頓大人,估唔到小人等有幸係度見到大人,小人等願為大人效犬馬之勞。』某惡魔道。

『亞巴頓大人?』

卟通……卟通……

在體內,有一絲古怪的能量突然出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