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總是夜》

第六章:十七歲

ocoh說:「在十七歲前後的那幾年,過著不安定的生活,生存是為了什麼?擁有自己的理想嗎?希望賺很多的錢?希望出人頭地?通通都不是,那幾年的自己恍恍惚惚,假如早點覺悟,可以寫出更多文章吧。」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有回到過去的方法嗎?

這似乎是很多人腦子裡曾經有過的念頭,人們單是擁有渴望,卻無法達成心願。需要尋找過去大多是兩個原因:過去有著美好的回憶,現在的生活無法與之相比;在過去有著遺憾,後悔不已,希望能夠彌補錯失。



生存在世二十五年,未見有人製造出時光機器,回到過去看來是個不切實際的渴望,或許過去的吸引力就是在於其一去不返的特性,沒辦法達成的事情最使人沉迷著迷。縱使如此,人類的腦袋卻是一個神奇的組件,憑藉回憶和夢境,勉強的把一個個片段湊合起來,總算是一個重溫往事的方法。

回到十七歲的當初,回到我們剛相識的時候,回到那段深刻難忘的初戀。

一個不怎麼有趣的晚上,一段沉悶的對話。

依婷說:「那個叫彩虹的男生很討厭啊,經常打電話來騷擾我。」

我說:「他怎麼會騷擾你呢?」



依婷說:「因為他在追求我。」

我說:「你喜歡他嗎?」

依婷說:「不怎麼喜歡。」

我說:「直接遠離他,拒絕他吧。」

依婷說:「他有我的手機號碼呢。」



我說:「不接聽也可以吧?」

依婷說:「不行的,他會用其他號碼打電話來,不好應付的。」

我說:「我認為換個新號碼好了。」

依婷說:「哈哈,也是一個好主意。」

這是一段在網絡上進行的對話,沒有語氣的輔助,假如有的話,也就是憑空想像出來的。這是我們成為朋友的第一步,討論的話題圍繞著一個討厭的傢伙──在網絡上化名「彩虹」的男生。老實說,我認為這個名字用在男生身上真的十分噁心。在我們常常流連的討論區裡,他也是使用這個名字,加上平日的言行,我早就對他不存好感。既然知道有一個女生被彩虹騷擾糾纏,我內心的正義感也隨即湧現。

後來,依婷除了更換新的手機號碼,還巧合的搬了家,這是家人的決定,原因跟彩虹無關。她搬進另一社區,彩虹一下子失去了聯絡她的方法,事件自然告一段落。解決事情的難度比想像的容易,還是小孩子的我們思想簡單,曾經以為彩虹會是糾纏依婷一輩子的惡夢,結果是想多了。

由於彩虹這個話題,我們溝通聊天的機會增加不少,關係日漸親密。我不認為自己喜歡依婷,好感也不算多,最少我沒有像彩虹般主動追求她,只是覺得有一個女生在身邊團團轉也不是什麼壞事,感到寂寞的人多少會擁有這種想法,她曾經跟我聊過關於寂寞的話題,我知道我們都孤單。

那時候,我們都是中學生,大多學生不願意承受沉重的功課壓力,渴望獲取歇息呼吸的空間,我們都不例外。依婷就讀於女子學校,校規比一般中學更為嚴格,學習氣氛緊張,同學間的相處也不融洽,出現了很多不同面貌的小圈子,她在那裡不快樂。



依婷是家中的幼女,兩個姐姐的年紀都比她大很多,已經有二十多歲,而且嫁為人婦,擁有自己的小家庭。父母有一個心願,希望依婷能夠考上大學,完成兩個姐姐都辦不到的事情,就是這份期望,化成無形的壓力,使她漸漸吃不消。至於我,一直也是無心向學,喜歡無拘無束,打球、踢球、打電動、上網都是我的愛好,死板的讀書溫習實在沒法子提起興趣,這就是自己,這就是個性。

以下的,又是一段在網絡進行的對話,所以同樣沒有語氣輔助,沒辦法,誰叫我們早就活在網絡發達的時代。

依婷說:「當我的男朋友好嗎?」

我說:「什麼?」其實在暗自驚訝。

依婷說:「我很喜歡你,你來當我的男朋友好嗎?」

我說:「其實我沒有什麼優點的。」第一個想法是「逃」。

依婷說:「我覺得你的品格很好,為人友善,而且長得不錯呢。」



我說:「是嗎……怎麼我不是這樣以為?」沒有說謊,我覺得自己在很多方面都及不上別人,長相一般,擁有一張大眾臉。

依婷說:「人們總會以為自己很糟糕、很差劣,我們都在追逐完美而漸漸忘記本身的優點。」這個女生不簡單,她嘗試說服我。

我說:「哈哈,說得很動聽啊。」

依婷說:「我們相處了這麼久,也很投契,我沒有男朋友,你也沒有女朋友,嘗試一下好嗎?」

回到十七歲那年,不期然想起陶喆的一首歌,動聽得沒話說,有著一份忘不了的情懷,使人唏噓感慨,不管我們多想留住回憶,它依然隨著時光淡去,無法挽留。

「她是個十七歲的小女孩
她不知道自己有多可愛
她眼中只有相信和依賴
好像未來就該那麼好
讓我的心也跟著搖擺」



依婷跟我都是十七歲,她比我大幾個月,是一個典型的山羊座,個性沉實,擁有超人一等的忍耐力,有著不屈不撓的精神,換句話說,也是一個相當執著的人,跟她相處一點也不容易。

那時候,衝動的我還是作出了回應,渴望談戀愛的衝動使我們喪失理智,不顧一切的走在一起。不怎麼喜歡她,卻神推鬼撞的答應跟她交往,或許是無形的命運在暗中搞鬼。

我說:「好吧,就試一下。」

依婷說:「太好了,我覺得很高興呢。」

未有作過認真的考慮,我們草率的下了決定,這偏偏是我們珍貴的初戀,沒錯,我們都沒有戀愛的經驗,當然也沒有特別的心得,自然產生很多不必要的磨擦,這是避免不了的年少輕狂,我們都是幼稚的小孩子,卻喜歡假裝成熟,就像她臉上的化妝,就像我偶爾的逞強。

對不起,以下又是一段網絡對話。有些時候,我真的很討厭單看文字去猜測對方的想法和語氣,造成誤會是常常見到的。

依婷說:「我想換一個英文名字,有沒有好的建議?」



我說:「沒有啊,原來的不好嗎?Christy很不錯啊。」

依婷說:「想換一個簡單的。」

我說:「自己想過了沒有?」

依婷說:「我想過了,叫Rain好不好?」

我說:「不是不好,不過你會想起彩虹嗎?Rainbow也就是彩虹的意思,跟Rain很相近呢。」

依婷說:「我沒有想得這麼複雜,只是覺得Rain這個名字簡單直接,你說好不好?」

我說:「假如不會引起任何不快,這個名字是不錯的。」

依婷說:「哈哈,就聽你的,從這個晚上開始,我就叫Rain好了。」

這就是年輕的好處,想法錯了、決定錯了,也可以重新開始或設法改變,有些人每一年都換一個英文名字,有些人每個月都換一個新的女朋友,有些人每年都轉往新的學校就讀。少年時代的想法就是犯了什麼錯都不要緊,反正仍然年輕,成年人會給予我們改過重來的機會。例如在學校裡,每年共有兩次大型考試,上學期的考試不理想,不要緊,寄望在下學期繼續努力,下學期沒有進步,也不要緊,還有新學年可以依賴,反正有的是時間和青春。

擁有一顆年輕的心,犯下不少過錯,也錯過了不少好事情。

我們都年輕,免不了犯錯,依婷和我魯莽的展開戀愛已經是一個錯。有過些許愉快的時光,有過很多爭執的時刻。她容易發怒,情緒長期處於不穩定的狀態,常常以為我認識了別的女生,以為我不理睬她,然後便毫不保留的痛罵我。我也是個不好惹的傢伙,互相對罵是家常便飯,每當她表現激動,我會相對地變得冷漠,我相信我們的情緒始終會平服下來,勉強各執一詞,倒不如讓事情自動冷卻。

不過,我們還是有過愉快甜蜜的時刻,記得有一次我們在購物中心的美食廣場吃晚餐,在幾家食店之中作出選擇,最終決定吃一些中式飯菜。事實上,我心情不好,食慾也欠佳,對於早上發生的爭執,我仍然耿耿於懷。

美食廣場的每個角落都坐滿了客人,經過了一段時間的等候,我們才找到合適的位置坐下來,我負責購買食物,依婷看守物品,折騰了幾個回合,我終於把兩份中式飯菜套餐捧回來,卻發現我們的位置上多添了一位陌生人物,是個貌似不友善的中年男人。

我詫異的說:「怎麼會多了一個人?」

依婷一臉委屈:「我……我已經說了不可以,他硬是要坐下來。」

我悄聲在她耳邊說:「勸他走吧。」

依婷語氣可憐:「我不敢。」她的聲音微弱得幾乎聽不到。

於是,我轉身面向中年男人:「先生,請問你可以離開嗎?我們不想分享餐桌。」

中年男人怒目圓睜:「什麼?難道這是你的私人地方?是你家裡嗎?我不能坐下來吃飯嗎?」態度不太友善。

我壓抑內心激動,低聲說:「這是我們花時間找來的位置,請你到別的地方吧。」

「嘿,我懶得理你。」中年男人毫不在乎。

要求他離開不果,結果我跟依婷只好乖乖的坐在同一邊,我和中年男人面對面坐著。表面上是妥協了,但我心裡不服氣,認為他在強詞奪理,趁著我到了外面購買食物,強迫一個小女生跟他分享桌子。

在美食廣場吃飯,食店都會給我們一個長方形的膠盤子來盛載食物,由於我們買了兩份套餐,所以也有兩個盤子。桌子的面積很小,我和中年男人的盤子很貼近,稍微的移動也會影響到對方。不知道他是故意或是不小心,他的盤子不斷往我的方向移動,力度誇張,盤子裡的湯水也因此濺出,弄得半個盤子都濕掉。我憤然把自己的盤子碰撞他的盤子作為還擊,以此作為警告,不過他不當作一回事,而且用上更猛的力度推向我方,使我倍感憤怒。

我語帶激動的說:「先生,夠了,你不可以好好的吃飯嗎?」

男人裝傻:「我聽不懂啊。」

我指向盤子的邊沿:「你不斷把盤子撞過來,又是什麼意思呢?」

男人呵呵大笑:「哈哈,有嗎?我是不小心。」

把話說完,他立即再作示範,這一次的力度更為猛烈,濺出的湯水當然更多,部分更濺到地板上。附近的客人聽到爭吵的聲音,紛紛走過來湊熱鬧圍觀。

這時候,依婷悄悄哭起來,她顯然不曾遭遇這種事情,而且一般的女生都害怕惹是生非,她擔心中年男人會出手傷我,所以被嚇得哭起來。

凝視花容失色的依婷,我心裡燃起保護她的勇氣,堅強的面對中年男人,他卻突然說盡粗話來罵我,我逐一反駁,不過未有以粗話來回應。我承認這些都是一時衝動,十七歲的少年只有單純的想法,在女朋友面前故作勇敢,不讓她可憐的哭泣。

中年男人或許真的有點精神問題,他抵受不住言語衝突,突然將桌上的所有盤子打翻,弄得整張桌子和地板都是食物。最壞的情況終於出現,我們三個人的晚餐提早結束,一切都不可能被挽回。

形勢急速變化,依婷哭得更厲害、更淒涼,我當機立斷,立即拉著她的手離開美食廣場,離開購物中心,走到人來人往的街道上。由於這一帶鄰近地鐵站,熱鬧擁擠,人流眾多,我們不自覺的加快了腳步,渴望儘快遠離購物中心,忘記那裡有過的不快。

我帶著歉意說:「對不起,嚇倒你了。」

依婷掛著牽強的笑容說:「我沒事啊,只是在擔心你。」

我嘆息:「唉,是那個男人在搗亂啊。」

「幸好你們沒有打起來。」依婷的表情不像剛才般緊繃,情緒穩定下來。

我故作輕鬆地說:「哈哈,我才不喜歡跟別人打架。」

「肚子餓嗎?」依婷溫柔問道。

我輕輕點頭:「一點點吧,我們找個地方吃一點東西吧。」

一陣子的甜蜜未能持久,我們的性格本來就是不配合,勉強維持關係只會產生更多的矛盾和磨擦。我曾經多次提出分手,每一次她都以死相逼,有幾次在我家大廈門前呆等一整夜,我不忍心看見她的自虐,回心轉意跟她和好。當然,自己的決心不足也是個相當嚴重的錯誤,是我害了她。後來的她學聰明了,常常主動提出做愛,讓血氣方剛的我沉迷性愛,這個方法確實有效的把我們的關係延長,卻不可能彌補內心日益增加的缺失和不滿。

自夏天開始,持續幾個月的瘋狂做愛進一步毀掉我們的關係。

我們常常趁著家裡沒人,為了做愛而逃學,躲在家裡、躺在床上,不顧一切的做愛。她很瘦削,身材沒有亮點,毫不吸引,不過她在床上的表現卻輕易的滿足了我。在現今社會裡,少年男女發生性行為算不上特別嚴重的過錯,隨著年齡增長和身體發育,產生性需要、性好奇,想要性愛是理所當然的。不過,我們真的太愚蠢、太幼稚了,沒有做過任何避孕措施,導致她最後真的懷有我的孩子。

由於懷孕,我們開始討論墮胎的話題,我不認為這是生孩子的時候,她仍然年輕,而且承受著家人的壓力,需要努力學習和考上大學。她認同我的說法,覺得墮胎是必須進行的。我們取得共識,打算到一些地下診所進行墮胎手術,打算一了百了。計劃妥當,做好資料搜集,決定了地點,預約了時間,依婷曾經走進手術室,幾分鐘過後,她卻跑回來緊緊抱著我痛哭。

面容扭曲、一臉恐懼的依婷說:「我覺得很害怕、很恐怖、很血腥,我不想這樣啊……」

這發瘋似的叫喊卻未有改變我們分手的結果,後來我還是決絕的提出分手,就算她如何挽留,我依然視而不見,我竟然離開了一個懷著自己骨肉的女生,我是個不折不扣的大賤人。

那是我們的十七歲,荒唐、幼稚、魯莽的少年時代,兒戲的展開初戀,卻需要面對嚴重的後果,一切都是不堪設想,我們只懂得逃避,躲開殘酷的世界,卻躲不開那微妙的緣分。

「記憶著那時候的我和你
My love Our love
那一段十七歲的愛情」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