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總是夜》

第七章:平行宇宙

ocoh說:「很喜歡科幻電影和小說,離開了眼睛裡的現實,更能激發深層次的想像。也很喜歡平行宇宙這種設定,在另一個空間裡,有著另一個自己,擁有絕然不同的生活。或許,夢境就是所謂的平行宇宙;或許,一切都不是那麼實實在在。」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地點:熱林車站。

時間:二十三點四十分。



身穿白色長袖恤衫的年輕男子從扶手電梯登上購物中心範圍,這裡位於黑暗城熱林車站的購物中心。他身材瘦削,像好幾個月未有進食的樣子,看上兩眼就使人心酸不已。眼神茫然的他環望四周,渴望有所發現。的確,他馬上有了發現,目光落在一家咖啡室的招牌上,裡面有一個長髮女生向他招手,腳步躊躇的他走向咖啡室,每一步都顯得格外謹慎。他似乎不熟悉這個地方,從身體和肢體的微微抖動可知一二。

同一時間,在咖啡室工作的男職員注意到男子的出現,打算上前招呼,可是男子視若無睹,他的心神都專注在女生身上,看來她才會是男子前來這個地方的唯一目的。

男子抬頭注視著咖啡室的招牌,自言自語:「地點對了,這就是名片指向的『再見咖啡室』,至於人物?那個女生會是真正的張小夜抑或自己不願意提起的何依婷呢?」

男子走到女生的位置,然後拉開椅子,沒猶豫的坐下去,一切舉動十分自然,他們彷彿是早就相識的朋友,又好像不是,是熟悉跟陌生的淺淺碰撞。男子在近距離凝視她,眼神更顯困惑。這時候,女生掀起嘴角,展露含蓄的微笑,如此舒服的笑容只會向熟悉的朋友或戀人展示,這兩個人卻好像什麼都不是。

女生假裝埋怨說:「你來遲了,很慢呢。」



男子一臉歉疚的解釋:「對不起,因為待上一段時間才遇到計程車。」

女生對男子似是瞭若指掌:「沒辦法,誰叫你不喜歡駕駛,絕對不會自己駕車前來。」

「對,我不太喜歡。」男生點頭答道。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根據我們的幾句對話,長髮女生無疑就是曾經跟我通話的張小夜,聲音和電話裡的人吻合,而且長得跟依婷相似,擁有一雙不大不小的眼睛,架上黑色幼框眼鏡,散發出一種知性美。她的身材非常瘦削,臉頰深陷,一副不健康的樣子。記憶中的依婷經常掛著一臉倦容,身體時有病痛,幾乎每個星期都要看病,這使我以為女生們總是百病纏身,很需要男生照顧,這就是所謂的「既有觀念」。

「你有可能是依婷嗎?」我禁不住懷疑問道



她冷靜說:「不,我是小夜。」

我用著抖動的聲音說:「唉,你長得太像依婷了。」

她似有發現:「哦,難道你不是葉琦嗎?」

這名字並不陌生,它曾經出現在那張字條背後。

「葉琦?不就是留下字條的那個人嗎?」我單起眼睛問道

「看來你跟他交換了。」張小夜知道的必然比我的多。

我坦白承認:「我不是什麼葉琦,我的名字是鄧家豪。」

張小夜雙手合十,嘆一口氣說:「我可以想像到部分的事情,或許這就是他給我發短訊的原因。」



「短訊內容是?」我茫然問道。

張小夜指向我的手臂說:「自己看吧,你帶著的手機會有記錄。」

我立即依照吩咐打開手機查看短訊,由於是舊型號,操作方式十分簡單,對我來說毫無難度。我找到張小夜的名字,葉琦跟她有過不少短訊往來,約是一百多個,我選擇看最近的一個,寫著:「一個小時後打電話給我,約個地方見面。」

「明白了嗎?」她的眼神彷彿只讓我以「明白」來回應。

「這是葉琦的手機,錢包和裡面的信用卡、交通卡都屬於葉琦所有,對嗎?」這當然是明知故問,我純粹是確認一下自己的猜測準不準確。

張小夜搖頭說:「不止的,還有你現在的身體,都是葉琦的。」

我立即愕視她:「這怎麼可能?」



這是徹底的胡扯,我的身體又怎會屬於那個叫葉琦的神秘人呢。從來沒有聽說過世界上有一種把身體交換的手術,電影《變臉》裡出現的橋段也只是兩個主角交換面孔而已。

所以我認為,我天真的認為,最多只會是面孔。

張小夜未有被我嚇倒,仍然沉著鎮靜,她輕聲問道:「照過鏡子了沒有?」

「沒有,但倒是用手機拍過自拍照。」我誠實回答。

她試作引導:「你現在的外表不是跟原來的自己有所出入嗎?」

我還來不及回應,她再說:「摸摸自己的左手肘,即是手臂中部位置,看看有什麼發現。」

我戰戰兢兢的拉開衣袖,查看她要我找到的發現,感覺不舒服,行動不容易,就像做了壞事的人被抓住的感覺,所謂的證據就藏在手肘中,有與沒有都騙不了誰。

答案揭曉,我為之震驚,十幾個微細的針孔出現在眼前,這到底是什麼?



我的手臂可不曾有過這樣的花紋啊!

張小夜見狀,再加以說明:「那些都是抽血的痕跡,其實沒什麼大不了,不用大驚小怪。」

頓時間,我默默無語,只能夠點頭承認眼前的證據,張小夜所言非虛,這副身體瘦骨嶙峋,狀甚可憐,平日的自己不算胖,但絕不可能這麼瘦,這根本不是我。而且我一直抗拒所有的捐血活動,不曾主動參加,身體也沒有遭遇嚴重的受傷,所以那些抽血後遺下的針孔不可能存在。

然來,她會把針孔的事情解釋清楚嗎?

張小夜續說:「還有一件事,你有沒有配戴眼鏡的習慣?」

我點頭說:「有啊,不過最近喜歡配戴隱形眼鏡多一點。」

張小夜瞇眼笑道:「哈哈,你不覺得奇怪嗎?你的視力問題竟然一下子消失了。」



「的確是……」我支吾以對,還以為成功的逗笑她,料不到自己陷入了下一層的困惑。

「至於你跟葉琦交換了身體的詳細原因和作成條件,我並不清楚,我能說的都是猜測,不要盡信。」

「怎麼辦?怎麼辦?怎麼辦?」我無奈無助,不自覺的重複說話。

張小夜提議:「哈哈,既然來到了咖啡室,想喝一杯咖啡嗎?」她的態度輕鬆得有點不自然。

我抿嘴說:「不用了,肚子有點不舒服。」

「這正是葉琦身體的毛病,肚子不適的原因是沒有喝過咖啡,我幫你拿主意,點一杯熱牛奶咖啡吧。」這個女生個性主動,卻不惹人討厭。

我沒所謂:「也可以。」

一杯熱咖啡的效用果然神奇,慢嘗幾口,腸胃的不適感一掃而空。忽然產生合上眼睛的想法,我付諸行動,感受著咖啡室的寧靜。現在已經是午夜時分,又是二十四點鐘過後,車站大堂停止了運作,附近的商店和餐廳都陸續關門休息,路經此地的途人不多,張小夜也沒有開口說話,我不知道她是在體諒鄧家豪的心靈或是為了葉琦的身體著想,事情就是如此的複雜,真相就是很難去猜透。

剩下來的,純粹是一片寧靜。

就在我快要進入冥想的一瞬間,她的嘴唇微動。

「我們其實並不悠閒,喝過咖啡後,首先要想辨法把葉琦換回來。他似乎到了你一直住在的異世界,所謂的地球,而且他沒有依時回到黑暗城。」

「異世界?」我不解。

張小夜腼腆笑說:「哈哈,看來我說了一些不必要的話,總之黑暗城跟地球是兩個不盡相同卻互相影響的世界,有些人喜歡把這種情況稱作『平行宇宙』。」含蓄的笑容彷彿隱藏著另一段情節。

我兩手托腮說:「我好像有了概念。」以往看過的科幻電影和小說都略有提及平行宇宙,想不到現在活生生的發生在自己身上。

張小夜作試探:「想回到原來的世界嗎?」

我毫不猶豫,爽快回答:「那才是屬於我的地方,不得不回去,我必須回去,要儘快回去。」

「有把那東西帶來嗎?」張小夜問道,神情和語氣都很古怪。

「什麼東西?」立時間,我摸不著頭腦。

她解釋:「那是來往兩個世界的法寶,我形容一下,外型像一支黑色鋼筆,假如不知道它的功能,的確會以為只是一支鋼筆,而且也可以用來寫字。」

「大小呢?」

她又說:「長度約是十三公分。」

「這麼小?」我對法寶的大小感到驚奇,可能由於體積太小,顏色又是黑色,在昏暗的房間裡難以發現。

張小夜呵呵笑說:「哈哈,我說過它像鋼筆,不是嗎?」

我點頭附和:「說的也是,不過我既沒有發現,也沒有帶來。」

張小夜淡然回應:「應該是遺留在旅館房間裡,我們有必要走一趟。」

「唉,剛從那裡離開,現在又要回去,感覺有些古怪啊。」我嘆息說道,有著萬分無奈。

「那麼……我先帶你到另一個地方。」

「要到那裡?」我瞪眼問道,十分好奇。

張小夜笑說:「秘密。」這笑容迷惑了我,輕易征服了我。

喝完熱咖啡,那一刻咖啡的溫度已經冷卻,味道不及當初的可口,就像一段愛情,打得火熱的階段總會教人著迷沉淪,耗盡時間和心神,時間久了,關係漸漸變質,失去當初的激情,化成淡如白開水的感情。

隨著張小夜的腳步離開咖啡室,走在她的後方,發呆似的凝望她的背部,她又瘦又小,身穿一條連身碎花長裙。這種裙本來不太適合身材嬌小的女生,穿在瘦小的她身上卻別有一番味道,顯得賢慧溫柔,有一種先前提及的知性美。同時間,暗藏淡淡的憂傷,我不了解她跟葉琦之間的故事,純粹有著一種直覺,認為她活得不快樂。

她長得太像依婷了,我在背後看的感覺更為強烈,或許張小夜就是活在平行宇宙裡的另一個何依婷。

我抹煞不了這個可能性,但寧願自己想錯了方向。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