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總是夜》

第八章:初步認識

ocoh說:「認識是一門學問,我絕對不是一個健談的人,在大多的時候話不多,所以由別人打開話匣子會是個更適合的選擇。不過在熟稔後,我會變得話很多,說不定會惹人討厭。」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我們根據購物中心內張貼的指示通過一扇木門,輾轉繞過陰暗的小路前往停車場。張小夜把車子停放在這裡,我們不用特意等候計程車或公車。她未有說明我們的下一個目的地,不論是地點、逗留的時間、要辦的事情,這一切都是未知的。

嘿,我真是一個笨蛋,竟然不明不白的跟一個陌生女生上車。



這裡是有別於地球的異世界,我暫時知道這個城市被叫作黑暗城,第一個認識的名字是葉琦,第二個認識的人是張小夜,面對她,我有著矛盾和複雜的感覺,她擁有教我震驚的外表,卻未有如依婷般為我帶來莫大的不安感和恐懼感,她是一個謎團。

車子是一輛白色私人車,是五座位的型號,感覺算是寬敞舒適,擁有亮眼的全白色車身。對了,它竟然是全白色的,跟那些公車、計程車的對比未免過分強烈。好奇的我環望了停車場一遍,發現所有私人車都是白色的,短短一瞬間,我幾可肯定一個事實,黑暗城的公共交通車輛都必須採用黑色車身,私人車須為白色,這應該是一項每個車主都要遵照的規定。

來到了異世界,也要奉公守法呢。

「怎麼在發呆?上車吧?難不成想駕車?」張小夜察覺我的呆滯,見狀問道。

我揮揮手拒絕:「不用了,我不怎麼喜歡駕駛。」這是我的真誠坦白,不曉得她懂不懂。



「我只是開玩笑,你不熟悉黑暗城的道路,就算懂得駕駛也是沒用的,所以還是由我負責開車好了。」她作了一個跟我差不多的揮手動作。

「麻煩你。」面對初認識的張小夜,我發自內心的腼腆起來。

「不麻煩,我早就習慣這種事。」她好像不太在乎。

我們各自上車,分別是駕駛席和鄰座,我熟練的繫上安全帶,由於有過學習駕駛的經驗,這些動作早就駕輕就熟。張小夜負責開車,其臉上沒有絲毫緊張,她是個駕駛者,我猜她甚至每天都駕車,一切動作順暢自然、毫無偏差,這就是學習者跟駕駛者的分別。車子徐徐駛往出口處,我們將會回到黑漆漆的地面世界,戶外才是黑暗城的真面目。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容許我冒昧一問,你跟葉琦是什麼關係?」我貿然問道,這個疑問早就存在,只是被我一直壓抑著,莫大的好奇心就是活著的一大推動力。



「夫妻。」

我偷望了張小夜一眼,她的表情依然冷漠如冰,她回答得如此乾脆,使我吃了一驚。

我追問:「我跟他交換了身體,你們有著夫妻的關係,但是你不急於把他換回來,看起來不怎麼在乎,這不是很奇怪嗎?」這是相連的另一個懷疑。

「他有著不少私人問題,常常無故失蹤,只有他想找我的時候才會主動聯絡,其餘時間我也是納悶呆呆的一個人。」聽起來,這樣的夫妻關係不太和諧。

「這樣奇怪的關係算是正常的嗎?」我嘗試套話。

「不怎麼正常了,只不過我沒有放棄他,也不會放棄他。」她語氣淡然,堅固的外殼保護著那顆不安定的心,不欲給別人識破內心的軟弱,彷彿心裡保留著未曾吐出的一句「我還是很在乎他、很愛他」。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車子處於行駛狀態,張小夜一直盯著道路,沒有分神回望我一眼,我在旁悄悄觀察她的側臉,我們再次談到了葉琦,那個跟我交換了身體的神秘男人。說神秘,其實他一點也不神秘,畢竟我佔用著他的身體。因為葉琦,她的眼眶盈著淚光,介於哭與不哭之間,藉著不著跡的細節,證明我的猜測正確,他們擁有不愉快的回憶,就像我跟依婷的十七歲初戀。

張小夜問得突然:「你在那邊有女朋友嗎?還是已經結婚了?」眨過眼,話題重新回到我的身上。



我禁不住發笑:「哈哈,才沒有啊,沒有女朋友,沒有結婚,什麼都沒有。」婚姻這回事離我實在太遠,想也不敢想,男人鐵定要當一輩子的孩童、一輩子的浪子,這是生下來就注定了的事。

「嗯,不錯呢,可以自由自在的生活。」她抿嘴說道,這表情使她顯得略為孩子氣,車內的氣氛驟然輕鬆下來,我們年紀相若,仍然年輕,談到關於感情的八卦,她也變得開朗活潑,或許這就是張小夜不為人知的真實一面。

我微笑說:「哈哈,不是這樣子的,近年的工作都很忙碌,而且駕駛課又是一塌糊塗,依婷又打電話來嚇我,總之就是一言難盡。」我趁機自嘲一番。

「你應該是自信心不足,學習駕駛的確不容易,但可以透過重複的練習來提升技術,沒有人一出生就懂得駕駛,駕駛執照都是經過苦學考回來的。」她以過來人的身份說出具有水準的話。

「希望回到那個世界後,我的駕駛技術會突飛猛進。」隨口許下心願,但我仍然缺乏信心,認為最終還是落得失敗的下場。

沒辦法,駕駛課為我帶來了挫折,我耿耿於懷。

她又說:「樂觀面對就可以了,從失敗中學習,也會有所得著。」一句接一句的心靈教育使我想起一個人,正是那個引誘我跌落駕駛課地獄的男人──奧治。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道路上的汽車似乎只有我們這一輛,前方暢行無阻,道路平坦,舖設得非常漂亮,我斷定這地方是一個駕駛者的天堂。當然,張小夜的駕駛技術也很重要,穩定冷靜,乾淨利落。

我提議:「來一點音樂好嗎?」

她面有難色:「聽音樂倒是沒有問題,但在音響裡……我只放了一首歌,而且我只會聽一首歌。」

「咦?是什麼歌?」我的好奇心立即被牽引過去。

她茫然說:「我不知道名字,不過那是葉琦唱的。」張小夜恍惚起來,對她而言,葉琦的確是個敏感詞,足以擾亂她的思緒。

我打趣說:「哈哈,不會又是那首《回到過去》吧?」即是舊型號手機裡的來電音樂。

「我沒有聽說過歌名,只知道他不斷唱出一句『想回到過去』,其餘歌詞都像碎碎唸般含糊不清,你需要聽一次來確認嗎?」

我斷然拒絕:「不用了,我已經沒有興趣再聽他的清唱。」況且,我握著的手機也有同一首歌,要再聽的話也很容易。



「那首歌伴我度過失去他的日子,所以我不得不喜歡,聽到他的歌聲就好像知道他的去向,知道他仍然安好。」張小夜勉強壓抑著自己的情緒,可惜那非常輕微的聲音顫動依然被我察覺得到。

「我明白的,這是一份感情。」我揹著負心人的包袱來說話,自感慚愧。

「難道也有過對你朝思暮想的人?」這一次積極追問的人換成她了。

「哈哈,秘密。」我作了個鬼臉。

她沒好氣的埋怨:「壞蛋。」

我心裡暗道:「我是模仿你的。」

「這些對話使我想起葉琦。」張小夜臉上流露著悲喜交集的神情。



我糾正:「諷刺的是,你單看我的樣子也會想起葉琦。」

「不,你就像當初的他,有過偶爾的開朗幽默,喜歡自由自在,喜歡……」她馬上補充說話的不足,卻欲言又止。

我感慨說:「我也不是一個生活愉快的人,人成長了,免不了的揹負著大大小小的包袱,要活得悠然自得,要享受人生,要逍遙快活,真的不容易,何況我們都有過去,有著不得不面對的遺憾。」

張小夜默默無語,是給忽然感性的我嚇倒嗎?

我見狀說道:「不明不白的來到了異世界,感覺就像到了外國旅行,精神跟身體都不期然的放鬆下來,讓你再次看見葉琦難得的笑容。」說下去,只因不欲讓對話就此中斷。

她說得模稜兩可:「也許就是這樣……也許不是……距離那個秘密地方尚有十五分鐘的車程,你不如先睡一下,我怕你的身體撐不住。」

「好主意,不過到達那個地方的話,請暴力一點來叫醒我,我害怕自己睡得太熟,免得敗了你的興致。」我純粹說說笑,無傷大雅。

「嗯,沒問題。」張小夜欣然答應,來了一個簡單舒服的表情。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由始至終,張小夜都未有啟動汽車音響來播放那首不怎麼動聽的《回到過去》,我心裡慶幸,葉琦絕對不是一個出色的歌者,跟周杰倫的水準相差太遠。

剩下來,我們還有十五分鐘才會到達目的地,張小夜繼續專注駕駛,我將擁有一段不長不短的休息時間,卻不會完全放鬆的投入睡眠。我故意使意識徘徊在半夢半醒之間,為任何突發情況作好準備。

車子停下來的時候,我們將到達什麼地方呢?

心裡有些期待,也有些懷疑;這是旅程,也是冒險,是屬於陌生的異世界。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