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總是夜》

第十六章:孩子的遊戲

ocoh說:「小時候,我已經是一個怪人。當家人外出,家裡剩下自己的時候,我曾經嘗試用一堆玩具模型來創作故事,用嘴巴說,而不是用紙筆寫作。現在回想起來,覺得很好笑,我這個人太白痴了,喜歡獨個兒玩遊戲。」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由於相信張小夜,我才願意用鋼筆刺向眼睛,依照她的提示,我刺的是左眼,那是代表回到過去的一顆眼。那一刻,右眼自然的緊閉著,眼裡影像只剩下銳利的筆尖,原本在右方的張小夜消失於視野內,葉琦的血從鋼筆湧出,淹沒狹窄的眼睛世界。獲得的痛楚比預期的來得輕微,跟眼睛乾澀的狀況分別不大,投下幾滴眼藥水自然可以化解。

我是這樣認為的。

血色的空間漸漸退掉,取而代之的又是一片黑暗,轉變的過程裡,葉琦的血就如一顆顆活躍和獨立的生命體,從我的身邊跑往不見頂的天空去,這有趣的景象有如見證著一個個紅色氣球逐一升飛。抬頭仰望,那裡沒有藍天白雲,更沒有太陽月亮,那是純粹的一片黑。直到一剎那,黑暗以無法計算的速度從高空衝向地面,換句話說,它衝著我而來,這是一場風暴,又是一場突襲。我明白自己沒法抵擋,給它吞噬、給它淹沒是沒法扭轉的結局。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醒來了?」

這是我的自言自語。

不清楚自己昏睡了多久,不曉得自己身在那裡,唯一了解身下的是一張睡床,有著熟悉的味道,來自一張不捨得棄掉的棉被。從孩童時代開始,被子伴我成長,每晚也要摟著它進睡,久而久之,唾液味和體味寄居在纖維裡,也許包含了少許尿臭味,這是一種變化,或是另一種形式的進化,為被子加添了獨特的個性,成為獨一無二的臭被子。我二十五歲,被子也有二十歲了吧,外表殘破不堪,有著為數不少的破洞,我依然對它不離不棄。

忘不了那感覺、那屬於自己的氣味,任誰都取代不了被子的地位。

沒懷疑,這裡是我的家,有我的床,有鄧家豪和被子,全部都屬於生命的一部分。



另一個沒懷疑的地方是時間,這是日間,天氣是很過分的炎熱,我抱著棉被,覆蓋著身體的大部分,有些位置冒出了汗水,包括額上、頸部、背部,衣服粘著身體,開始變得濕漉漉。我按捺不住,用手拭汗,輕輕的觸碰到頭髮,有不對勁的感覺,陌生感驟然產生,摸到的竟然不是屬於葉琦的小平頭,而是又長又厚的頭髮,這應該是那一年的自己,刻意束著長髮、裝酷裝帥的自己。

頭髮的長度達至肩部,乍看之下,別人會以為是一個健壯的女生,這偏偏是我,是那一年的我。

睜開眼的一刻,碰到了從窗外闖進來的不速之客,就是非常刺眼的陽光,猛烈得連眼睛也想放棄睜開。後來,我還是努力的醒過來,一個事實使心情激動起來,那支鋼筆果然具有神奇法力,把我送回十七歲那年的夏天,控制著實實在在的年輕身體,擁有結實強壯的肌肉,實在跟葉琦的相距太遠,那傢伙瘦得沒話說,瘦得使人難堪,瘦得讓人落淚。

取回身體使我輕鬆不少,彷彿卸下重擔。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突然間,家中電話鳴響起來,由於沒有關掉房門,很容易便注意到那刺耳的聲音,我馬上從睡床奔往客廳,我對這個情況好像有了印象,想起是誰打來的電話,想起後來的對話內容,模糊的影像逐漸浮現、逐漸清晰,這些是曾經發生的事情,是洗不掉的一段記憶。



我懶洋洋的說:「喂……」

「家豪嗎?是我,媽媽。」她興奮說道,聲音格外響亮。

「有事情嗎?」我茫然。

「沒什麼,打電話來是為了提醒你看守家門,我們到後天才會回來的。」對孩子而言,這的確是一個好消息。

我頓時鬆一口氣:「還以為是別的事情,原來是這種小事,我會好好記住的。」

「記著,不要趁我們不在家便亂來啊。」媽媽用著開玩笑的口吻說道。

我故意高聲說:「當然啦!」這句話足以讓她安心。



這是媽媽特意打來的長途電話,她跟爸爸到了國內作幾天的短途旅行。事隔多年,我已經想不起他們是到了那個地方遊山玩水,反正這不是回到過去的重點。這種特意的叮嚀倒是向我提醒了一件事情,便是所謂的「亂來」。這一天一夜裡,我們真的不可以亂搞什麼,假如仍然試圖扭轉局面,我必須更竭力的阻止內心的惡魔復生,人生最強大的敵人便是自己。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剛回到十七歲的時空,精神恍恍惚惚,只剩下幾分的清醒,還來不及讓意識恢復清晰,另一個打來的電話已經趕至,緊湊得使呼吸也急促起來。手機在房間響起來,音樂是單調的純音樂,那舊型號大概沒有播放MP3音樂的能力。我記得自己跟網絡商簽下了一年的合約,不用錢便可以把它帶回家,這是我第一部擁有的手機,品牌是韓國三星,擁有銀色的庸俗機身,是平凡的貨色,遺失了也不會覺得可惜。

又是誰打來的?

我用更緊張的腳步從客廳回到房間,一手拿起手機,看到一個理所當然會出現的名字──依婷。

「喂,依婷?」我的聲音沒有剛才那麼慵懶,因為對象不再是媽媽。

她用爽朗的聲音說:「是我啊,我剛從家裡溜出來,三十分鐘後會來到你家那邊。」

我不解問道:「我家?」內心覺得出奇。

「忘了嗎?我會到你家過夜嘛,我們早就說好了。」



我假裝懵懂的回應:「哈哈,好像是有這樣一回事。」發出幾聲傻笑來掩飾自己的慌張。

「呃……你是剛剛睡醒,聽起來的感覺是神智不清呢。」依婷恍然大悟,她語氣親切,使我明白我們的關係仍然密切。

「給你說中了,就是這樣。」我只好無奈承認。

依婷笑說:「哈哈……傻瓜。」

「你真的打算來我家過夜嗎?」

她卻憤然怒吼:「什麼?難道你以為我喜歡拿這種事來開玩笑嗎?」

我忽略她的反應,繼續追問:「你的父母知道這件事嗎?」



「哈哈,傻瓜,我只有十七歲,把事實說出來只會氣死媽媽啊。所以我早就有了計劃,騙她說我要到同學家過夜。」怒火轉眼平息,這時候的她未有顯露真性情,我們處於當初的熱戀階段,有著甜蜜的對話、隨心而發的互動,相處得非常愉快。

「你是個處心積慮的傢伙。」我假裝責備。

「不用擔心太多,我懂得怎樣應付他們的。」

我語帶猶豫:「總覺得有點不妥當……」

依婷早有決定,硬生生的打斷我的話:「我要來,你什麼都不用說,在快來到的時候,我再打電話給你。」這到底屬於爽快還是衝動,一時間我分辨不了。

通話草草結束,依婷主動掛掉電話,我來不及反應和阻止。她肯定會過來,一切已成定局,我的心裡有著一些奇怪的想法,潛意識竟然要阻止她前來,但是……到底是為了什麼?

一時間,我想不起來。

依婷的身份是我的女朋友,我們交往了好幾個月,我不應該抱有任何抗拒她的心態,這個我到底怎麼了?跟認識的自己有所不同,一種代表不安的情緒在陰暗處悄悄醞釀。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我陷入迷思當中,愈想愈不明白,看了看手機螢幕所顯示的時間,原來自己發呆了整整十分鐘,十分鐘的流逝速度可以急快成這個樣子,依婷的車程經過了三分之一,即是說,餘下的時間不多。我不再勉強自己思考,再想下去只會引起一陣陣不必要的頭痛,我決定先洗一個冷水澡,希望使頭腦清醒一點。

這是一個感覺痛快的冷水澡,花灑源源不絕的送出冷水,為我的身體降溫,我不禁閉起眼睛,渴望這一刻便是永恆,我喜歡洗澡,特別是在炎熱難熬的夏天。到了某個時候,當情緒來到,我甚至可以在一天裡洗好幾次澡。仍然不捨的閉著雙眼,憑印象伸手把洗髮水和沐浴露拿過來,塗在頭髮和皮膚之上,享受把身體徹底清潔的過程。另一方面,我也不可能讓女朋友看到自己不修邊幅的糟糕模樣。張開眼,鏡子反映出十七歲的自己,多麼年輕單純的一張臉,十七歲,不應該擁有太多的煩惱,要像享受洗澡般盡情享用僅有幾年的青春歲月。

內心的不安感依然隱隱存在,揮之不去,印象卻越來越模糊,剩下純粹的感覺,一些未能作準的感覺。依婷快到了,我已經梳洗妥當,更換了乾淨的衣服,包括一件薄薄的淺色背心和運動短褲,甚至連布鞋都穿上了。

抱著懷疑的等待電話,內心忐忑。

時間分分秒秒的流走,雙耳彷彿聽得見分針、秒針的微弱走動聲音,我的聽力向來一般,現在的情況不常見,或許是這裡的環境太寧靜、我的心情太緊張的關係。我有了決定,並付諸行動,本來呆坐於客廳沙發上的我開動電視機,看看午後無聊的電視節目,用意是打發時間,又是舒緩心情。

就在握著電視機控制器,打算按下開關按鈕的一瞬間,放在房間的手機再次響起,不作他想,必定是依婷打來的。我也沒有辦法想別的答案,朋友們不會有空找我,他們都在忙自己的事情,忙自己的戀愛,又或是聽起來有點複雜無聊的暑期補習班。

依婷打電話來,表示她快要來到我家附近,也表示她的溜走計劃進行得很順利。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