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橘子-
 
 
 
 
 
 
 
  那個隨時會著火的男人真可怕呢~在大廈裡惡意縱火就算了,竟然還在自己身上淋上汽油,幸好一直有練習的過頭摔大派用場了,不然住這裡的老人家就危險了~橘子一邊對自己剛才的表現讚不絕口,一邊哼著曲子洗澡了。那個男人需要認真冷卻一下,不能讓他再有胡亂生火的念頭了,被過頭摔了一下之後,橘子將昏倒的男子拖進屋內,然後將他的手筋腳筋用小刀切斷,這個過程很費功夫,因為橘子根本不知道正確的位置,只好亂戳亂挖一番,弄得橘子全身都是血,這也是橘子現在在洗澡的原因。
 


 
 
 
  縱火狂徒總算不能再胡亂放火了,但橘子還是有點小擔心,萬一他再打算引火自焚就糟透了。所以橘子利用這屋子舊主人的大魚缸,將男子放進去然後灌滿水,接著就用木板把魚缸頂牢牢封住。人類在水裡當然不能生存太久啦哈哈哈,所以橘子貼心地在木板上鑽了一個小孔,將快餐店的吸管插進魚缸裡。男子醒來後慌亂地掙扎起來,但手腳筋都被切斷了所以無法打破魚缸逃生,幸好在窒息之前發現橘子為他準備的膠吸管,才能夠保住性命。
 
 
 
 
 
 


  橘子花了好一段日子去飼養這條不能再放火的男子,她是第一次養這種動物所以不知道牠們應該吃什麼,幸好找遍了整個房間才找到舊主人在冰箱留下來結了冰的紅蟲,橘子初時還擔心男子會不喜歡,但她將紅蟲逐少地放進吸管時不小心塞住了,男子為了呼吸所以拚命地將紅蟲吸進口裡,橘子看見男子為了生存而這麼拚命,覺得好有滿足感喔。
 
 
 
 
 
 
 
 
 


-藍稜-
 
 
 
 
 
 
  藍稜的興趣好像在昨天之後就稍稍改變了,跟死青蛙的單方面談話,似乎遠遠不及跟諒解他的萊德有趣。藍稜每次想起萊德總是像看著街上的流浪狗,一副憐憫的眼神看著自己,都不禁會心微笑。如果在世上每個人都是一塊不完整的拼圖,萊德正就是跟自己配搭的那一塊拼圖了。跟他對話不夠十分鐘,就覺得自己之前所發生的慘事根本沒有那麼慘,萊德的聲線就宛如美人魚的催眠曲,他的眼神就像妖精的甘露般清澈無暇,如果要說上帝化身成人的樣子救贖世人的話,那一定就是萊德了!
 
 
 
  正因為這樣,藍稜已經整整兩天沒離開過電視機前,還有他放在膝蓋上的手提電腦,一直壓得大腿皮膚都紅起來了。他有幾次想打電話給萊德,但總是想不到應該說些什麼,也害怕連萊德令覺得自己是煩厭的人。所以他想了一個好方法,就是靠自己的能力,將工廠區兇殺案的兇手找出來。之前萊德也說過,自己好像跟兇手的腦袋有些聯繫,所以每次看見兇手曾似看過的東西都會產生似曾相識(既視感)的感覺。
 
 
 


  但已經兩天了,藍稜總是魂不守舍胡亂按著電視遙控,也不忘低頭搜尋網絡上的地圖,看看那個地方會出現既視感,找出兇手的藏身地點。
 
 
 
 
 
 
 
 
 
-小崎-
 
 
 
 


 
 
  小崎在回到警署後,沒有將那天跟萊德見面的事情告訴小鬍子長官,他們正跟熱窩上的螞蟻一樣追查著縱火狂徒的案件,說話回來,這幾天縱火狂跟那變態女殺手也沒有什麼動靜,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案情好不容易才有一點點進展,難道他們兩個會就此消聲匿跡?不會的!這類型的兇手一定會再次犯案,直至被警察抓住為止。
 
 
 
 
  小崎正坐在辦公室的電腦前,比起縱火狂徒的案件,她對萊德還比較有興趣。她正利用警察的系統搜查萊德的檔案,可是並沒有什麼大發現,檔案顯示他只是個讀心理科目畢業的高材生,曾經跟隨過幾名心理醫生做實習,除此以外就沒有其他值得留意的地方了。等等,檔案顯示他現在並沒有正式的工作,只是閒時在精神病患者的案件上給予專業意見,可是...
 
 
 
  在第一次跟他見面的時候,他不是說有客人要見嗎?當中一定事有蹊蹺,這裡有寫到他的住址,看看能否在他的家裡查出這個怪人的秘密。
 
 
 


 
 
 
 
-萊德-
 
 
 
 
 
 
 
 
  「躺、躺在這裡就可以了嗎?」一名母親帶著兒子,出現在萊德的辦公室內。
 


 
「對,小朋友別怕,跟平常睡覺一樣就可以了,等睡醒之後,你的病就會好囉~」萊德安撫著小孩子,而小孩正躺在一個奇怪的儀器上,頭上戴著一個連接著很多電線的小儀器。
 
 
  「醫、醫生,他真的可以復原嗎?」母親擔心地問。
 
 
「我並不是什麼醫生,放心好了,你的兒子可是我珍貴的客人呢~」萊德微笑,他也在頭上戴上奇怪的儀器,儀器像一個插滿電線的頭盔一樣。
 
 
  「喔,拜託了...」母親在一旁擔心著。說實話,眼前這個男人的確不像醫生,在醫院裡經醫生介紹來見這個叫萊德的心理專家,自他看過兒子的病情後就表現得相當高興,還說一定要把兒子的病「拿走」,還說成功之後會給我一筆可觀的見面費...
 
 
 
 
 
 
「我的兒子,是否出了什麼問題?」儀器正發出機械運作的聲音,萊德專注地看著電腦,手指瘋狂地敲打著鍵盤,母親看見兒子一時皺眉,一時全身顫抖,她看得非常擔心。
 
 
  「完全沒有問題,我現在進入你兒子的腦袋,的確是一堆漂亮的數字雲啊~哈哈哈。」萊德的手指並沒有停止敲擊,辦公室內充斥著噠噠噠噠噠的打字聲。
 
 
「......」母親用充滿愧疚的眼神望向兒子,兒子自從學業成績變差,加上自己經常給予壓力,最終令兒子患上了這個怪病。在兒子的眼裡,不論是人、圖案、文字都變成了一大堆以0和1組成的數字,就連醫院也無法解釋這種情況,只是說兒子的眼睛和腦部都正常運作,根本沒出現任何問題。
 
 
 
 
 
 
  此時,小崎剛好到達,看見辦公室的狀況,更能肯定自己的想法沒有錯,這個人一定有古怪!
 
 
 
 
 
  「喔?來了嗎?我正跟客人見面,妳先隨便坐吧。」萊德用抬高下巴指向辦公室內的梳化。
 
 
「......」小崎只是靜靜看著,萊德並沒有因為她發現了跟「客人」的會面而有半點避忌,可是...她看見躺在床上的小孩正全身顫抖、手腳抽搐,就知道肯定不是會面這麼簡單啊。
 
 
  
 
 
 
  會面持續了三十分鐘,整個過程小孩的反應看起來非常痛苦,但他的母親並沒有出言止。終於,令人生厭的機械運作聲和敲打鍵盤的聲音終於停止了。萊德慢慢將頭上的儀器除下,望著電腦屏幕露出滿意的笑容,然後呼了一口氣便把電腦關掉了。他站了起來將小孩子叫醒,也細心地替他將頭上的儀器除下來。
 
 
 
  小崎凝望著小孩下床後的反應,小孩揉搓眼睛,一臉莫然地東張西望,就像每天被叫上學般剛睡醒的一樣,剛才在床上顫抖和抽搐的反應好像完全沒發生過似的,看來對小孩的影響不大。
 
 
 
 
 
「感覺怎樣?」萊德細心地將小孩抱下床,還替他整理衣服。
 
 
  「咦?啊~?好睏喔媽媽...」小孩可愛地打了一個呵欠,然後若無其事地望向他的母親。
 
 
「你、你看得見我嗎?」母親緊張到連說話的嘴巴都不停震抖。
 
 
  「當然啊~老媽真奇怪...」小孩應道。
 
 
「博先生,我、我的兒子真的完全康復了嗎?」母親轉向萊德。
 
 
  「他的世界已經沒有再出現奇怪的數字啊~當然康復了~」萊德。
 
 
「可、可是,他叫我老媽...」母親。
 
 
  「因為妳是他的老媽吧~哈哈。」萊德乾笑。
 
 
「他以前都不會這樣叫我的,他、他怎麼好像跟以前不太一樣?」母親看出兒子的行為舉止好像跟以前不一樣,小崎也在一旁聽著。
 
 
  「你就不能讓兒子有改變一下性格的機會嗎?」萊德似乎有點不悅,他在桌上寫了一張支票,然後遞給母親。
 
 
「喔...謝、謝謝。」母親想不到萊德不止替兒子免費醫病,還真的可以收到一筆會面的金額。
 
 
 
 
 
  「抱歉~要妳久候了~要喝點什麼嗎?」送走了那對母子,萊德站起來伸展一下筋骨。
 
 
「剛才,那孩子的病真的治好了?」小崎。
 
 
  「不然你認為呢?」萊德。
 
 
「我總覺得他好像缺少了什麼!」小崎。
 
 
  「果然是年青有為的幹探喔~真敏銳~」萊德揚起眉毛。
 
 
「你到底對他做了什麼?」小崎追問。
 
 
  「唔~~你覺得這個世界是真實的嗎?」萊德先拋出一個奇怪的問題。
 
 
「當然啊!這都是我所看到的、嗅到的啊!」小崎答得理所當然,她知道萊德又要跟她上課了。
 
 
  「正確!但只是對了一半!」萊德豎起一隻手指。
 
 
「怎麼會!人類的五感不是確實証明了這世界的存在嗎?!」小崎有點氣憤,竟然連這點小事也說她是錯誤。
 
 
  「呵呵呵~人類在近幾百年都停止進化了,就是因為被太多理論束縛住。妳剛才說的沒錯,人類擁有視覺、聽覺、嗅覺、觸覺和味覺都能表現出各種事物的存在。但這些都是大腦所製造的謊言啊!」萊德留意小崎的反應,可是小崎故意沒做出驚訝的表情,讓萊德有點不悅。
 
 
 
  「就以視覺為例,妳眼前所看到的我,都是由眼球將映像轉化為信號,再傳送到大腦,然後交由大腦將信號變回映像,再對其他部位發出信號說「眼前的是萊德」。」萊德。
 
 
「這我知道啊~那又怎樣。」小崎還是禁不住反駁。
 
 
  「如果在大腦將信號變回映像的過程中出現錯誤,那麼我在妳的眼中就變成了另外一個人囉?」萊德高興小崎有這樣的反應。
 
 
  「那麼~妳所看到的世界,也不一定是真實的啦。就正如剛才那個男孩一樣,他因為大腦轉化系統出現問題,他所看到的景物全部都變成數字了,難道他所看到的數字世界也是真實的嗎?」萊德。
 
 
「你到底想說什麼啊!跟我問你的問題有什麼關係!」小崎。
 
 
  「妳問那小孩為何好像缺少了什麼嘛?妳說得沒錯啊~妳過來看一下。」萊德打開電腦。
 
 
「這、這是什麼?」小崎看著整個屏幕都是一堆數字。
 
 
  「這就是那小孩的人格...」萊德看著屏幕,就像看著珍惜的收藏品一樣。
 
 
「人格?」小崎不明白,人格是可以說拿走就拿走的東西嗎?
 
 
  「也可以說成是靈魂吧?一個人的性格或許是與生俱來的,也可以說是由出生後的經歷所培養的。但這個儀器就可以將整個人生的靈魂抽走,讓他擁有一個全新的人生了!」萊德。
 
 
「你、你怎麼可以這樣做啊!難怪你會給那母親支票吧!」小崎難以置信。
 
 
  「怎麼不可以?我付錢將那小孩的人格買走,但並沒有傷害他喔,或許他只是擁有一個不同的性格吧,難道這也是犯法嗎?」萊德直視小崎。
 
 
「這、這....你真是瘋了!」小崎氣得立刻離開。
 
 
 
 
 
 
 
 
 
 
-藍稜-
 
 
 
 
 
  已經第八天了,藍稜還是沒離開過座位,連飯也沒有好好吃過,大小便也只是在手能觸碰到的範圍尋找膠袋或報紙解決。但皇天不負有心人,終於讓藍稜等到了。電視上的新聞報導在某大廈屋苑的閉路電視中,指到一名懷疑是縱火狂徒的片段,起初屋苑的保安並沒有留意到,因為大廈並沒有發生任何火警。但當大廈的保安總部將一星期的閉路電視片段收集起來存檔時,就發明了這名可疑人物,曾經拿著兩大桶汽油進入屋苑的片段,保安部覺得可疑便將它交給警方。
 
 
  而警方得到片段後便拼出了縱火狂徙的樣貌,藍稜看到疑犯的樣子,頓時間在腦海出現大量影像!那些都是藍稜一直期待以久的影像呢,除了兇手房間內的佈置外,就連走廊、屋苑名稱都看得一清二楚。
 
 
 
  藍稜感動得眼淚如泉湧般流下,整個人頓時間興奮得在梳化上大跳大叫,連踢翻了裝著大小便的瓶子和膠袋也沒有理會。跳了一輪之後,他覺得有點暈眩的感覺,始終已經整個星期沒有好好休息和吃東西了。但這都不重要,現在對藍稜來說簡直是充滿力量呢。
 
 
 
 
  但問題來了,就算將兇手的地址告訴萊德,別人會相信自己的話嗎?更何妨自己或許上一次只是碰巧猜對了工廠兇殺案的地址啊...
 
 
 
           唔~萊德一定將自己當成是瘋子,然後永遠也不再接聽自己的來電吧!
 
 
 
 
 
              那...我就自己去證實一下好了...
 
 
 
 
 
 
 
 
 
-橘子-
 
 
 
 
 
 
 
 
  「嘩呵呵呵~~果然是魔術師喔~~好利害!」橘子正高興地拍手掌。
 
 
「放、放了我...求求你...」這名被橘子叫作魔術師的男子,是在某屋苑的商場受聘用的魔術師,本來只是請他來替小孩扭扭氣球,變一些簡單的魔法讓老人家開心,怎料現在會變成這個模樣。
 
 
  「這個可以嗎?」橘子又找了一樣新的東西放在手中,展示給面前的魔術師。
 
 
「不、不要啊!!求求你!!」本來因失血過多差點要昏倒的他,突然變得龍精虎猛。
 
 
 
 
 
 
 
 
  早上,因為魚糧已經餵光了,而且魚缸裡的縱火狂徒日漸虛弱,皮膚因長期沈在水裡開始腐壞,魚缸裡的水都因縱火狂徒的大小便已變得啡啡黃黃的,橘子看見了非常心痛,她決定要為他買些新的食物來補充體力。聽說大魚很喜歡吃小魚呢,所以橘子就跑到樓下的商場,買一點小金魚給縱火狂徒,他定能回復到跟以前一樣呢~
 
 
  在商場內順利找到賣金魚的店舖,買了兩大袋大小不一的金魚,讓縱火狂徒試試比較喜歡那一款。但金魚好像不能通過飲管餵飼,如果把他放出來的話萬一再次萌生放火的念頭就大件事了。
 
 
  不用怕!她記得屋裡有一部放在廚房的攪拌器,將金魚攪成肉碎再倒進飲管裡就可以了~呵呵。
 
 
 
 
  橘子高興地拿著金魚正打算回家,突然被正在表現的魔術師吸引住視線,在場的老人家和小孩子都喧嘩不停,橘子看著魔術師兩三下就將氣球扭成一隻小狗了,也竟然能將放在桌子的啤牌「噗」一聲飛到手中,看得橘子雙眼都亮起來了。於是襯著魔術師在後台休息,橘子就跑過去找他了。
 
 
 
 
 
          「可以來我家表現嗎?」橘子以期盼的眼神望著魔術師。
 
 
         「抱歉喔,我只接商場的工作...」魔術師一口拒絕。
 
 
 
 
 
  結果呢?魔術師左邊鼻孔流著血,被橘子拖回家了,而且不消一會就被橘子揭發了原來這個魔術師根本就不懂什麼魔法,她氣憤極了。為了不讓商場裡的小孩子和老人家失望,橘子決定將他變成一個真正的魔術師!
 
 
 
 
 
 
 
 
 結果橘子又跑到樓下,花了一小時才在雜貨店找來了幾十粒強力磁石...她跑啊跑啊~急步跑到家中,急著替魔術師進行大改造。
 
 
 
 
 
 
 
 
-藍稜-
 
 
 
 
 
 
  最後,藍稜還是決定先自行走一趟,拿到十足證據,確實到兇手的真實地址才致電給萊德,藍稜雖然不知道為何看見縱火狂徒的照片竟然會出現兇手住所的影像,或者兩名兇手本來就是同一伙?這些對他來說都不重要,最重要是可以再次跟萊德對話呢。
 
 
 
 
 
 
  「哈哈~萊德先生,我是喜歡跟死青蛙談話的藍稜啊~」
 
 
    「不過,比起死青蛙,我更喜歡跟萊德先生你交談~」
 
 
  「告訴你~我現在就在兇手住址的門外啊~」
 
 
      「放心吧~我會等你到場才敲門的~哈哈哈。」
 
 
  「對了,青蛙死後變得灰白的眼睛讓我很安心。」
 
 
 
 
 
 
  這時候藍稜的腦袋都滿載著等下跟萊德的對話內容,他完全沒有考慮過獨自闖過一個變態連環殺手的家是有多危險。藍稜在屋苑範圍徘徊了很久,四處都是幾乎一樣的大廈,分別只在於不同的大廈名稱。藍稜決定每個屋苑都要認真看一下,如果這裡真的是兇手的住址,一定會有似曾相識的感覺浮現的。
 
 
 
 
  來到了屋苑附近的商場,藍稜發現這裡似乎正在舉辦一些活動,小孩子們手裡都拿著各式各樣的氣球,老人家坐滿在台下面的膠椅子,好像正在等著台上的什麼人物出場。整個商場都瀰漫著歡樂的氣氛,令藍稜感覺渾身不自在。終於,藍稜找到了一間感覺最強烈的屋苑,於是就跑了進去憑感覺按下升降機門。
 
 
 
 
  一切的感覺都很熟悉,就跟回到自己的老家一樣,就連屋苑的氣味藍稜都覺得有家的味道。是這裡沒錯了,步出升降機走到熟悉的門牌前,單是在門外藍稜的腦海就不斷湧出屋內的畫面,就連有一名正腐爛的男子被沈在魚缸也能在腦海看得一清二楚。
 
 
  藍稜伸手觸碰著門外的鐵?,閉上眼睛細心感受腦海中的景象。實在太神奇了,自己腦海的視線彷彿跟兇手的眼球連接住了,看來兇手就在附近呢~起初是一幕一幕像照片一樣的東西,接下來就是有聲音和動作的片段,最後就是宛如在遊戲機一樣,完全跟兇手的視線連接上了。
 
 
 
  屋苑的商場、拿著氣球的小孩、喧嘩的叫聲、屋苑樓下的保安、有點殘舊的升降機、閉著眼睛雙手握住鐵?的男孩......
 
 
 
 
 
 
 
                「咦?!」藍稜驚惶地回頭...
 
 
 
 
 
 
 
 
 
 
  身子還來不及轉過來,突然出現在身後的女孩年紀跟藍稜相約,對藍稜的行為似乎沒太大反應,她手上拿著的透明膠袋裝滿了一顆顆的磁石。直至女孩以不急不緩的速度走到藍稜面前,他才意識到自己的存在阻礙到想要打開鐵?的女孩。藍稜退後了兩步,眼睛依然不肯離不開那女孩,太漂亮了吧?是藍稜第一個對女孩的感想。
 
 
 
 
 
  「危險!」  「呵呵呵~這女孩的血腥味好重。」  「喔噢~」
 
 
 
 
 
  腦海突然閃出三個不同的警告訊號,藍稜才意識到眼前這個女孩很有可能就是兇手,因為腦海中出現的影像,一直都是由女孩視角看到的自己。藍稜嚥下了一口口水,將手插進褲袋裡,偷偷用手指按下手機的重撥鍵,因為之前一直想打給萊德,可是電話接通之後又放棄了,所以上一通電話正好是萊德的號碼。藍稜不敢動作太大,現在的情況就猶如自己是一隻被獅子緊盯著的斑馬,一但拔足逃跑獅子就會飛撲過來。
 
 
 
  但是,女孩對他的存在無動於衷,只顧著低頭將鎖匙插進鐵?裡,扭動手腕然後把鐵?拉開,再把另一條鎖匙插進木門,然後木門也打開了,女孩踏步,身體已經完全沒入家裡。
 
 
 
  難道她根本不是兇手?這樣的想法不斷出現,彷彿像小時候跟同學們在體育堂踢足球時,因為害怕出糟而不斷出現「球千萬不要滾到我這邊」的想法。眼看女孩已經進入屋內,藍稜稍稍放鬆下來,他張開腳步走算離開,眼尾瞥見屋裡的擺設正跟腦海之前出現的畫面相同,而且...藍稜看到一個裝著疑似是縱火狂徒的魚缸!
 
 
 
 
 
 
 
 
    逃跑?!尖叫?!裝作看不見?!還是同一時間做?!正當想逃跑之際,他發現自己的衣領被揪住了。
 
 
 
 
 
             「你的眼睛真漂亮啊~」藍稜聽到女孩這樣說。
 
 
 
 
 
         然後眼前的景物180度快速旋轉,地板飛撲起來撞擊他的頭頂...
 
 
            原來是被摔倒嘛...藍稜的意識開始迷糊,萊德會來嗎?
 
 
 
 
 
 
 
 
 
-橘子&藍稜-
 
 
 
 
 
 
 
 
  「嘻嘻~來嘛~別客氣~」橘子晃著手上的一大袋磁石。
 
 
「別...別...求求你....」類似的求饒橘子已經聽厭了。
 
 
  「喂!你也在一旁好好看著吧~」橘子回頭看著被五花大綁的藍稜。
 
 
 
 
 
 
 
  不知道可否稱為幸運,橘子正埋頭苦幹地將那個應該是魔術師的大叔變成真正的魔法師,所以沒閒暇去理會藍稜,只是胡亂地將麻繩不停地在藍稜身體上繞圈子,然後綁了一個非常緊的結就把他丟在一旁了,欸啊~還真是丟臉啊,就連變態殺人犯也不想理會自己了~藍稜不禁沮喪嘆氣。可是,因為口裡被塞裡滿滿的牠,連好好嘆口氣也辨不到呢。
 
 
 
  話說,橘子為了讓藍稜安靜地看魔術表演。所以找來了一隻體型肥大得連逃跑時動作都有點笨拙的老鼠,拚命地塞進藍稜的口中,只剩下老鼠的呆腦瓜露出來,老鼠當然卯足勁地掙扎,探進了藍稜喉嚨的尾巴還不斷蠕動,害藍稜差點沒反胃嘔吐,一想起嘔吐物只能在鼻孔噴出來,就讓他忍住了。橘子也是相當好客的,她給老鼠打了一支麻醉針,讓肥老鼠安靜下來,然後她說:
 
 
 
 
  「只要你乖乖,我就將老鼠麻醉,不然的話牠十分鐘後又會亂蹦亂跳囉~」橘子笑笑。
 
 
 
 
 
 
  
 
  藍稜只好乖乖地安坐在地上,他覺得自己算是幸福的受害者了,看著橘子硬把磁石灌進那魔術師的肚內,然後又用小刀將魔術師的皮膚上亂戳,再把剩餘的磁石塞進去,看來橘子是將電視裡經常看到把鐵叉鐵罐吸在身上的「攝石人」,和魔法師混淆了,真是難為了這名倒楣的魔術師。
 
 
 
  藍稜看到那魔術師的肚子滿滿是磁石就想吐了,他只好轉動眼球環視四周圍,他還看到在魚缸裡拚命吃著不知名的橙紅汁液的縱火狂徒,以藍稜跟橘子的腦海連接,他知道這些汁液是攪拌後的金魚,媽啊害藍稜更加想吐了。他趕緊轉移視線,結果視線落在橘子剛才在魔術師身上亂戳時所用到的小刀上,用完後橘子將它扔在地上了。那是一把刻有花紋的蝴蝶刀,藍稜雖然第一次看見這類小刀的實物,可是不知怎的,總覺得自己能將它運用自如...
 
 
*註:藍稜擁有《我將自己的另一半撕開了》 影子的(內隱記憶),所謂內隱記憶,就是人類大腦隱藏著的特別記憶體,簡單來說就是一次學會了,就會記住一輩子了。簡單舉個例子,就像當學會了踩腳踏車、樂器或游泳,不管你有多久沒練習,都永遠不會忘記的記憶。
 
 
 
 
 
 
 
 
 
-萊德-
 
 
 
 
 
 
 
「告訴你喔~好孩子是不應該玩這種無聊的遊戲咧!」電話的另一方依然沒回應。
 
 
「藍稜?你是想跟我說什麼死青蛙的眼睛之類的故事嗎?」還是沒回應。
 
 
 
 
 
 
  嗤,萊德鼻孔噴氣,本來接到這個記憶分裂男孩的電話是頗高興的,怎料當萊德高叫「啦啦噢~我是你的萊德叔叔啦。」,結果那男孩竟然一言不發,哼現在的小孩真沒禮貌啊~萊德在電話裡叫嚷了很久,然後他依稀聽到電話裡發出慘叫聲了。雖然他認出不是男孩的叫聲,但男孩好像遇到麻煩了。於是萊德決定致電給市民的救星了...
 
 
 
 
 
「喂~」是小崎。
 
 
  「我作為一個良好市民,想跟妳報個案,現在我懷疑有一名無辜的市民受到生命威脅!」萊德煞有介事地說,可是口吻絕對沒有焦急的成份。
 
 
「喔?」小崎已經習慣了跟萊德的對話模式。
 
 
  「我給妳電話號碼,妳能幫我查出那個電話的所在地嗎?很有可能就是兇手現時的位置啊~」萊德。
 
 
「怎麼不早說?!號碼!給我!」小崎被萊德耍弄得焦頭爛額。
 
 
  「呵呵~真是性急的女孩~」萊德失笑,然後將號碼說給小崎,不消一會小崎就查出地址了,是在一個屋苑的大廈內,還有詳細的層數單位。
 
 
「警察的科技果然利害喔~~」萊德讚許。
 
 
  「喔對了,你上次戴在頭上的裝置...」小崎正想追問。
 
 
「我有事在忙!掰~」萊德掛線了...
 
 
 
 
 
 
  可惡啊,達到目的就立刻掛線了,真是個沒風度的男人。說話回來,他所說的找到兇手是真的嗎?有必要去看看吧?!小崎拿起配槍,沒跟其他人交代一下就跑出去了,反正其他人正忙著追捕拼出樣貌的縱火狂徒,大概也不會相信自己的話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