杰將食指貼近咀唇,示意入屋時要安靜。
 
杰打開大門,大廳仿如一片黑幕。
 
杰跟情情躡手躡腳穿過大廳,走到杰的房間。
 
「杰!廚房有湯!自己去拿吧!」一把女聲從另一房傳來。
 
杰整個人愣住了。
 


需知道,這是他人生第一次帶女性朋友到家中過夜,雖然杰也是個成年人,始終也有著莫名的恐懼感。對,就像一個小孩正嘗試隱瞞自己父母一樣。
 
「知⋯知道了。」杰不由得帶點害怕。
 
杰關上門,舒了一口氣。
 
情情掩著咀輕笑。
 
「她真的好像天使。」杰暗想。
 


杰把大毛巾、牙刷、拖鞋以及一條粉籃色的連身裙交給情情。
 
未等情情開口,杰便搶先解釋:「這條裙原本是送給菲菲的禮物,但現在已經不管用了。如來妳不嫌棄的話⋯送給妳吧。」
 
情情雙手接過裙子,熱淚盈眶。
 
到底有多久沒有收過禮物,連情情自己也搞不懂。
 
情情低聲說了「謝謝」便去洗澡。
 


情情關上門,雙手掩臉,跪在地上。
 
良久,情情從浴室走來,回到杰的房間。
 
杰已經換過了被單。
 
此時,杰捧著熱騰騰的湯進來。
 
「麻煩你了。」情情由心地說。
 
「怎會麻煩呢。湯妳待會再喝,太熱了。我先去洗澡。」
 
情情默默點頭,表示謝意。
 
木紋桌上的一卷紙勾起了情情的好奇心,教她禁不住要打開。


 
是杰嘔心瀝血之作。
 
房間栩栩如生,讓情情有置身該屋內的感覺。
 
情情用指頭跟隨著深刻在紙中的筆紋,她切心地感受到杰所傾注的心機、專注⋯還有愛──她的手指停在一雙大熊布玩偶之間。
 
那雙大熊布玩偶跟當初杰送的那隻如出一轍。
 
驀然,情情注意杰放在桌上的一幅相。
 
情情驚愕無比。
 
然後,她下了一個大膽的決定──
 


數十分鐘後,杰回到房間,並在抽屜中找出枕頭回到客廳中。
 
情情一時錯愕,不懂反應。
 
她緩緩步出房間,輕輕拉扯杰的衣抽,動作矯柔得就像一個小女孩。
 
「我怕黑⋯可⋯可以睡在我旁嗎?」情情隨便編作了一個藉口。
 
相信每個男人面對同樣情形,答案都不謀而合。當然,杰也是一樣。
 
不同之處,在於杰單純地讓情情壓驚,沒有絲毫不軋之嫌。
 
也就是這點,吸引了情情。
 
當晚,他們聊至天南地北,直至杰無意識地睡著。


 
看著杰合起雙眼,情情禁不住暗暗落淚。
 
「如果當初可以選擇的話,我跟你⋯⋯」情情竭力壓抑自己的情緒。
 
物極必反,愈是深藏自己的情感,愈容易爆發。但情情又不忍吵醒杰,令她進退兩難。
 
情情情深地緊閉雙眼,將她櫻桃般的咀唇緊貼杰的唇。感覺就像即將溶化的雪糕,教人想一嚐再嚐。
 
「我愛你。」
 
一覺醒來,杰發現房間影單隻影。
 
再一次,他失去了情情。
 


一剎那,杰失去了三魂五魄,只剩下一個欠意識的皮臭囊。
杰緊抱手中的枕頭,他希望可以追尋到她的餘溫。
 
一次又一次,那份親切的愛都從他手中溜走,留下滿心的不甘與悲痛。
 
只有在這時候,杰才會知道自己根本毫不了解情情。
 
突然,手提電話響起了聆聲,劃破了死寂的空氣。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