數十根槍頭,就這樣迎面對準著我,等待某人的一聲令下。
 
「停手。」有男孩的聲音說。
 
機關後面,躲著四個穿長袍的小孩。長袍以白色為主,只在背後有一條紅色的長間,紅間由頸口拉至腳邊。
 
我認得……這是雅典拿祭司團的長袍。也就是說,他們是雅典拿祭司團收養的小孩?
 
小孩們的樣子很惶恐、破落,衣服骯髒,也沒有帶備什麼,明顯是倉猝逃出來的。
 


其中兩個,連鞋子都破了,恐怕是赤腳來到這裡。
 
「大哥哥。」剛才的男孩合起書本,代表大家走上前。
 
「曼斗?為什麼你們會在這裡?」我問,把銀劍收起。
 
「嗚……嗚……」小孩們突然哭泣起來,眼淚大泡大泡地落下,似是受了莫大的委屈。
 
「怎麼了?發生什麼事?告訴大哥哥吧。」我心都慌了,自問不擅長應付小孩子。隨即繞過機關,走到他們面前。
 


漸漸地,他們哭不成聲,只有曼斗一個忍住。
 
「不要哭了,過來大哥哥這裡。」我蹲下,擁著他們,輕輕地撫慰。
 
可是,他們還是無法止住哭泣。
 
「別哭了!」曼斗呼喝一聲。
 
「嗚……但是……媽媽都被抓了,伯伯也被打死了。」有女孩子哭訴,眼淚還在流著。
 


聽著他們的哭聲,我心都麻了。到底……發生什麼事?
 
「再哭,也無補於事!媽媽也不會因此而回來,死人也不會復生。」曼斗責難。
 
「可是,我很擔心祭司姐姐和羅莎姐姐……」有小男孩哭訴。
 
我認得他,他是跟羅莎學過紮辮子的男孩。
 
「等等,你說什麼?羅莎和女祭司們怎麼了?村子發生什麼事?遭強盜襲擊了嗎?」我緊張問。
 
「嗚……嗚……她們……」男孩說不出話。
 
「剛才有一批穿著鎧甲的人來村子掃蕩,殺了很多村民,也抓走了很多人。」曼斗不忿地說。
 
「什麼?」我瞳孔擴大。


 
那些所謂很強的人在做什麼?還有……傭兵隊呢?我的舊部下呢?
 
他們都頂不住嗎?還是有其他原因?
 
「那時候,我們在村外讀故事書,所以避過一劫……」曼斗說,手握著一本殘舊的書,微微發抖,「但到底發生什麼事,我也不太清楚。」
 
「只是,我記得製造這些陷阱的叔叔曾經說過,萬一遇著危險,便來這裡躲避,必要時,可以發動陷阱自救。所以我便帶大家過來……」曼斗說。
 
「曼斗,做得好。但那位叔叔是誰?」我稱讚,又好奇竟然有一個這樣的人。
 
「他叫阿海,這些和這些都是他製造的。」女孩說,指示出各個位置的捕獸器和暗箭。
 
竟然……有這麼多?一同啟用的話,絕對是全方位攻擊。
 


「阿海、阿海、製造陷阱。」我默念著,腦筋也在動著。
 
莫非,是那個阿海?
 
「咕嚕咕嚕……」有小孩的肚子作雷響,然後又哭起來。
 
「嗚……我很肚餓……」、「我也很肚餓……」、「我也餓了。」
 
「大哥哥,現在……該怎麼辦?」他們哭著臉,輪流拉著我問。
 
「來,大哥哥有草莓蛋糕。」我放下包袱,把兩件蛋糕分給大家,讓他們喝幾口蜜糖雜果汁,也把洋娃娃交給曼斗。
 
「大哥哥,這是……」曼斗問。
 
「這是一個叫小佩的女孩子送給我的,說有神秘力量,會保佑大家。大哥哥不在的時候,你拿著洋娃娃,跟大家一起玩吧。」我吩咐,摸摸他的頭。


 
「大哥哥,你真的相信這洋娃娃有神秘力量?你要我相信它可以保護大家?」曼斗問。
 
「不,我只是想你安撫一下大家而已。要說,你一定要相信什麼的話,請你相信我。」我真誠地說。
 
「如果我可以快一點長大,就可以戰鬥,就可以保護大家了!只可惜……我的手,仍是這樣小……」曼斗望著自己的小手,咬齒發恨。
 
「別著急,長大是一定會的,只是時間的問題。」我合起他的小手,安撫他說,「不過,長大後的世界,是很辛苦的。」
 
「我不怕!只要可以保護媽媽,我什麼都不怕。」他斬釘截鐵地說。
 
曼娟,你聽到嗎?你有這樣的一個孩子,真好。
 
「那現在先從保護朋友開始,可以嗎?」我問。
 


「可以。」他乾脆回答。
 
「好孩子。」我說,站起來。
 
「大哥哥現在就去村子一趟,很快就會沒事的,放心。」我背起包袱,跨上馬背。
 
「從這邊一直走,很快就看到村子。」曼斗右手指路,左手抱著洋娃娃和圖書。
 
「好,曼斗,照顧大家的重任就交托給你了。」我說,拉起馬繩,準備揮鞭。
 
「大哥哥,見到你沒事,我真的很開心。」他說,合起雙手,閉眼禱告,「最後,願雅典娜女神大人,庇佑阿牛哥哥,得以成功救助村民、警惡懲奸,然後平安回來……」
 
「謝謝了。」我道謝,沒聽到最後,已望向前方。
 
「啪——」揮鞭策馬而去。
 
「啪——」、「啪——」、「啪——」、「啪——」
 
馬兒,救人要緊,別理會泥漿和軟泥了,全速趕去村子吧!
 
「啪——」、「啪——」、「啪——」、「啪——」
 
「澤澤、澤澤、澤澤……」馬兒全速奔跑,濺起水花,直奔向村子。
 
很快,就看到了村子的木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