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柵出現多個缺口,明顯遭到暴力破壞。
 
濃煙從村裡滾滾升起,煙灰隨風四散,情況不容忽視。
 
「要快點了!」
 
「啪——」、「啪——」、「啪——」、「啪——」我繼續快馬加鞭。
 
「咯咯、咯咯、咯咯……」馬兒持續飛奔。
 


 
「世楠村。」一個刻著字的牌坊掉在地上,遭人踏破。
 
原來這條西南邊的村子,叫「世楠村」。
 
 
「咯咯、咯咯、咯咯……」掠過一重一重的障礙物。
 
轉眼間,我已到達村口。
 


可是,眼前的景象讓我目瞪口呆。
 
「這是……何等的慘烈?」我躍下馬,快步跑入村內。
 
地上躺著一堆傷者和死人,鮮血遍佈房屋。
 
痛苦的呻吟、虛弱的呼吸、無力的眼神、絕望的淚水、噁心的氣味,統統都刺激著我的五官,讓人喘不過氣。
 
「有沒有人……可以告訴我……到底發生什麼事?」
 


頭漸昏暈,腳步收慢,尋找熟悉的面孔。
 
「救我……」一隻男人的血手,忽然抓住我的左腳。
 
「放……」
 
下一秒,他已失去意識,鬆手倒地。
 
 
「這……到底怎麼了?到底是誰幹的?」我帶著恐懼問,腳步退退,又向前奔跑。
 
眼睛還在搜索熟人。
 
「海大叔,你們來了嗎?來了的話,就快點出現啊!」
 


「羅莎、夜狼、女祭司團、傭兵隊、舊部下,你們在哪兒?」
 
我停下腳步,喘一口氣。
 
「有沒有人可以告訴我,發生了什麼事?」我大聲問,問句響遍街道。
 
環顧前後左右,附近躺著的傷者,全都淹淹一息,沒有一個能回答我的問題。
 
可惡!我又再次起跑。
 
「大……將軍?」一把熟悉的聲音傳入耳邊,把我停住。
 
「誰?」我回身檢索,聲音好像從陰暗的小巷傳來。
 
「這邊……」他再說。


 
望過去,小巷裡坐著一個男人,他腹部流血地靠著牆壁休息。
 
「阿魯!」我跑到他身邊,單膝跪地,檢視傷勢。
 
阿魯是我的舊部下。現在,他的樣子十分虛弱,背部流血至地上,左手掩著腹部。
 
一柄染血的刀,放在他的右手邊。
 
「你沒事吧?」我擔心地問。
 
「沒什麼……只是被斬了幾刀而已。」他忍痛地笑說。
 
「見到你還在生……實在……太好了,羅莎公主……肯定很高興。」他的笑容很欣慰。
 


「羅莎……對了,羅莎呢?」我問。
 
「對不起,大將軍。我們保護不力……」阿魯轉而流淚痛哭。
 
「羅莎,發生什麼事?她在哪裡?」我追問。
 
「她連同很多人……一起被……貝才的人抓走了。」
 
「什麼?」我握緊拳頭。
 
又是貝才。果然又是他!
 
羅莎剛剛才康復……可惡!
 
「還有什麼人被抓了?其他人在哪裡?到底……事情是怎樣的?」我連續問。


 
「一個月前,為對付強盜,我們組成了強大的自衛隊。當中由雅典娜祭司團的女祭司擔任弓箭手,傭兵隊和我們負責巡邏和維持治安,又以幾個外來人擔當主要的戰力人員。」阿魯忍痛地說,傷口還在流血。
 
外來人?莫非是指……
 
「這一切本來是很順利的,可是昨天貝才突然派人過來,告訴我們戰爭即將爆發的消息,又指這村子是戰略重地,所以想邀請我們的人過去交涉,商討一下搬遷的事宜。」
 
「搬遷?是指把村民移到其他地方生活嗎?」我問。
 
「沒錯。怎料,這一切……都是圈套。他只是為了……調走我們的主要戰力,好讓他們可以突襲村子,輕易地把村子毀滅。」
 
「所以,這村子是在無防備的情況下遇襲的?」我問。
 
「是啊。恐怕前去交涉的村代表們,也凶多吉少。」阿魯飲恨地說,雙目含淚。
 
「畜牲!他還是人嗎?」我咬牙發恨。
 
「被抓走的人……還有哪些?」我再問阿魯。
 
「三十五歲以下的婦女,不論有否懷孕,都一拼帶走。另外,小孩子……也是他們的目標。」阿魯說。
 
「他連……小孩子都不放過?」我更憤怒了。
 
貝才是不喜歡女人的,他抓這些人,目的到底是什麼?
 
為什麼連小孩都不放過?
 
「一共有多少人被抓走了?」我問。
 
「大約五、六十人,當中包括女祭師、十多個小孩,以及一個外來的孕婦。」
 
「外來的孕婦是……」
 
「我記得……她好像叫洋洋。」阿魯說。
 
「什麼?」我震驚得呆了,「洋洋……被抓了?那翠……翠呢?」
 
阿魯吐出了一個不該吐出的名字。
 
「我不太認識,但她的同伴大概也……」阿魯黯傷地說。
 
突然之間,發生什麼事?洋洋,她懷孕了?那個樸素的翠翠也被抓走了?
 
如果洋洋和翠翠真的來了。那設計陷阱的阿海,就是海大叔?
 
那麼敏怡呢?她應該生孩子了吧。曼娟有隨行嗎?還是一同被抓住了?
 
還有,其他村裡面的人呢?
 
可惡、可惡、可惡、可惡!
 
結論是……我重視的人……都被貝才帶走了嗎?
 
「貝才軍,往那個方向走了?」我軟軟地站起來,手腳放鬆地問。
 
「大將軍……你要去救人?」阿魯問,拉著我的手。
 
「嗯。」我要將這份痛苦,萬倍奉還。
 
「你一個人去?」
 
「嗯。」我也只能一個人去了。
 
「很危險的!」他勸止,手扯著我。
 
「阿魯,難道你要我看著自己喜歡的女人,落入他人手中,而無動於中嗎?」我輕輕地問。
 
「但一個人去,實在太魯莽了!」他說。
 
「跟我說『珍惜眼前人』的人,不正是你嗎?」我再輕輕地問。
 
接著,阿魯陷入苦思,猶疑著答案。
 
「阿魯,相信我,我不會有事的。」我真切地說,反握住他的手。
 
「但……」
 
「阿魯,現在能夠救回五、六十條人命的人,就只有我了。」
 
「可是……」阿魯仍在掙扎,欲忍欲說。
 
「請相信你口中的大將軍。」我右手掩胸,單膝跪地地請求。
 
「既然……大將軍堅持……」他不想說,不想開口。
 
「阿魯。」我望著他。
 
「西北方。」
「他們向著西北方走了,那是……大本營的方向。」阿魯別個頭,吞吐地說。
 
「謝謝了,阿魯,你果然是我的好部下。」我捏緊他的手承諾,「我一定會將人帶回來的!你休息一下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