接下來,單殺直視著我,我毫不躲避地與他對望。
 
「我信你。」他只說了三字。
 
便從地面蹲起,慢慢合上眼睛。
 
我是雷穆斯‧牛,獲得雷穆斯認可並傳授戰鬥方法的男人。
 
雖然雷穆斯的力量已經乾涸,但是我體內還有另一股力量——
 


一股能夠,讓我任性下去的力量。
 
「羅慕路斯。」我心中輕念。
 
右手伸前,右掌裡聚集著光芒。
 
光茫四射,使大家都訝異地看著。
 
從劍柄開始形成,劍格,一段劍身,劍尖。
 


「睜開眼睛吧,單殺。」我柔和地說。
 
他立刻張開眼睛,看著在他面前成形的劍。
 
一柄灰褐色的短劍。
 
掉落,插在地面,「嘖——」
 
「這是?」單殺眼睛亮了,也濕潤了。
 


「我借給你的劍。」我說。
 
「我……可以拿起來嗎?」他感激地看著我。
 
我點頭。
 
他馬上拔出來,端在手上觀摩,「很輕盈。」
 
「因為你是初學者,我故意把劍造得輕一點,劍身會比較薄,同時考慮到揮動時的靈活性,也故意造得比較短。」我逐點說明。
 
他卻已經興奮地亂揮數下。
 
「但是……」他遲疑了,回頭看我,「你是怎樣做到的?」
 
「你是神嗎?還是……魔鬼?」他再問。


 
阿勞、銅奇和老酒鬼也看過來。
 
這時,老酒鬼說,「我以前也聽過,地底世界有很多被天界趕下來的神,有一些會變成魔鬼。」
 
「我不是神,也不是魔鬼。」我說,「只有個——有一點兒神力的人。」
 
「所以我不能把你變成用劍高手。」我對單殺說,「最多就是教你一些用劍的基礎。」
 
「你用劍,很厲害?」單殺眼睛亮了。
 
「非也。」我說,「我只是一個把基本功練到純熟的人而已。」
 
「跟身邊用劍的朋友相比,我的劍,仍然很幼嫩。」我再說。
 


走前幾步——
 
「儘管如此,教你幾天求生用的劍,還是足夠的!」我右手一挑,便奪回了他的劍。
 
「喂……」他看著劍被輕易奪走。
 
「教你,一來是為了逃走的時候,你不會太過負累大家。二來,」我說,衷心地說,「也寄望你,將來可以保護到別人。」
 
單殺鞠躬致謝,「多謝師父!」
 
「那麼,我們從那裡開始學起?刺,刺出去嗎?」他雀躍地問。
 
「由『握劍』學起。」我淺笑。
 
「握……劍?」他有點嫌棄。


 
「事先聲明,假如教授過程中,你有不滿、偷懶,或者出現負面情緒,我就會終止傳授,並收回劍。」我說。
 
「絕對不會發生這種事的。」他當下立誓。
 
這時,有火炬的光傳來。
 
兩位獄卒巡了過來,用火炬照亮我們,「剛才聽到聲音,你們有發生什麼事嗎?」
 
「沒有。」我們回答。
 
「沒發生什麼爭執吧?發生的話,就要分別囚到黑房裡。」一名獄卒警告。
 
「算了吧,這小子常常都要找其他人陪練,又不是現在才開始的事了。」另一名獄卒說,「我猜應該也是推推撞撞,起了什麼小爭執罷了。」
 


第一名獄卒看了看我,問,「你背後藏著什麼?」
 
「沒……什麼。」我回答。
 
「把手伸出來!」他呼喝,我照辦,他再呼喝,「轉身給我看看背後。」
 
我再次照辦。
 
「沒發生什麼事就好。」他說。
 
然後兩名獄卒才離去。
 
「你……的劍呢?」大家都問,除了一個人。
 
我揮手一指,已在單殺的手上。
 
「我們開始吧!」單殺不想再等。
 
就這樣,我開始了教導單殺,一些用劍的基礎方法。
 
「如今,我們制定計劃。」我坐下來,兩望大家。
 
同時,開始了策劃逃跑的計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