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5 逃跑計劃
 
 
經過八次去食堂的時間,我們充分利用不小心走錯路、要去大小便等藉口,四處走了一遍。
 
當然亂走,也只是在這一層裡。
 
其他層,仍然是未知。
 
馬上就是公佈出戰後的「第九次」去食堂,也就是最後一次去食堂了。


 
最後一次去食堂,就是我們逃走的時候。
 
再不走,就要吃喪屍藥大餐了。
 
「大家準備好了嗎?」我問,伸出右手背。
 
「為了可以找回我的拍檔,一起回到祖國。」銅奇伸出右手,疊了上來。
 
「為了可以回到子女的身邊。」阿勞眼神堅定,把右手疊上來。


 
「為了回到藍花村,拯救大家。」單殺把練劍後的右手,疊了上來。
 
「為了……」老酒鬼慚愧。
 
「老酒鬼?」我問。
 
「為了什麼呢?」老酒鬼笑笑,「其實我一把年紀了,本來就打算死。從進來的一刻起,就沒想過活著離開,只不過是死在哪裡的分別罷了。」
 
我們都目光炯炯地看著他。


 
他又再笑笑,「我已經沒有你們年輕人的衝勁,和凌厲的眼神。」
 
「我已經老了。」他說,「走得也不快,說不定,還會拖累大家。」
 
「不做一件事,可以有很多理由。」我默默地說,「做一件事,一個理由就夠了。」
 
「你還想,再見到那位螢火蟲小姐嗎?」我問。
 
老酒鬼握緊雙拳,低著頭說,「想……」
 
「真的想?」我大聲問。
 
「真的想!」他抬頭答。
 


「但這樣的理由……」他凝淚,手發著抖。
 
「足矣。」我堅定地說。
 
「至於我的理由,我本來就是為了調查地底世界而來,只不過,是時候前往其他地方而已。還有就是……我也有一個人要找。」我再說,「一個極重要的人。」
 
終於,老酒鬼看了看我,也把自己的手,疊了上來。
 
「今次行動的目的是?」我沒有淚。
 
「外面見。」他們回答。
 
「說得好,準備開始!」我一聲號令,大家壓下右掌,各自散回牢房的角落。
 
獄卒過來開門,放大家出去進餐。


 
我們互相看了一眼,便一起出去。
 
跟隨獄卒到了食堂——
 
我們拿到餐點後,都狼吞虎嚥,彷彿這就是最後一餐。
 
阿勞想再取一份餐點,銅奇也想,單殺也想。
 
廚師知道這是我們最後一次過來,便通融了,直接再送幾個圓餅。
 
「再下一餐,就是你們出戰前的大餐了吧。」廚師鼓勵我們,「要加油喔。」
 
我不知道,他是真的不知道,還是在騙我們。
 


明明那是死亡大餐。
 
無論如何,我們都要開始行動了。
 
「聽說,那種『力量增強劑』又沒有貨了!」單殺高聲喊,「我們出戰前,真的能獲發一瓶嗎?」
 
首先,要製造疑雲,誘使獄卒把小瓶拿出來。
 
獄卒長官聽到聲音,便走了出來,看看發生什麼事。
 
「存貨非常充足,怎麼可能沒貨?」獄卒長官嚴肅地說。
 
平時,就是他公佈出戰時間表,是比較高級的獄卒。
 
「我不信,你拿出來給我看看!」單殺要求。


 
「你是什麼身份?命令我做事?」獄卒長官問。
 
單殺在這裡,是出了名的麻煩人,跟他找麻煩就是跟自己找麻煩。
 
加上單殺快將出戰,對於快死的人,獄卒估計不會跟他計較太多的。
 
因為,少了一隻喪屍,鬥獸場怪罪下來,誰也擔當不起。
 
「我怕到我上場的時候沒有貨了!」單殺再說。
 
「怕了你。」獄卒長官說,下令,「你們拿兩瓶出來讓他看一眼。」
 
不久,一名獄卒手上拿著四瓶。
 
我揚起嘴角,望向老酒鬼。
 
「看到了吧,這些就是『力量增強劑』!貨量十分充足,大家不用擔心。」獄卒長官說。
 
是時候,開始第二步。
 
「我……我忍不住了!有個真相一定要告訴大家!」老酒鬼站了起來,「這些藥是有毒的,大家服用之後,就算打贏了喪屍,也出不了鬥獸場。」
 
「他們根本沒有打算放過我們,無論上場還是不上場,結果都是死路一條!」老酒鬼說。
 
獄卒們笑了,其中一人笑問,「老酒鬼,你又喝醉酒了吧。」
 
老酒鬼憤怒得面紅,「我沒醉!之前就是因為你們以為我醉了,我才在小便出來之前,偷聽到你們的對話,才知道真相!」
 
現在大多數囚犯都面面相覷,不知道該不該信。
 
「一派胡言!」獄卒長官說,「這些藥怎麼可能有毒,你在這裡製造恐慌,到底有何居心?」
 
這時候,該有一把善良的聲音出場了。
 
「長官,你在我們面前,喝一口吧。」阿勞說,「拜託你,隨便沾一點也好!」
 
喪屍藥,是一滴,也致命的。
 
「對啊,證明沒有毒的方法,最簡單就是馬上試一試!」囚犯人群開始叫囂。
 
獄卒長官和獄卒顯然沒有想過事態會這樣發展,都面青了起來。
 
「他們不敢!肯定有古怪!」銅奇助喊一聲。
 
「對啊!」人群都說。
 
這招之所以一呼面百應,原因是「力量增強劑」是大多數人的希望,能夠打贏之後在地面生活和從獲自由更是大家的夢想。
 
如今,一下子全破滅掉的話,肯定沒人接受得了。
 
「求求你,長官,你試一滴吧。」有人欲哭地請求。
 
「對啊,請長官證明裡面是沒有毒的吧!」有人跪在地上說。
 
逐漸有人湧前。
 
獄卒長官按捺不住,終於下達了一個最錯的命令。
 
這是擁有權力的人,最常用,也是最常犯的錯誤。
 
——武力威逼。
 
「全部人立即返回牢房,違者殺無赦!」他下令,並拔出了腰間的劍。
 
「鏘——」其他獄卒隨即拔劍。
 
囚犯們被劍指嚇,一副驚慌的樣子。
 
若論人數,囚犯一定佔多數,但為什麼會被獄卒控制呢?
 
那是因為獄卒們有武器,囚犯只好退避。
 
但假如——
 
囚犯手上也有武器呢?
 
「還不快點回去?」獄卒一步踏前,用劍威嚇。
 
我閉上眼睛,集中精神,右背漸漸發熱。
 
「羅慕路斯,可以開始了。」
 
「啊!」單殺手上多了一柄劍。
 
其他人手上也是,出現了各式各樣的武器。
 
「神啊?是神同情我們嗎?」有人開始說,有點失揩,又受寵若驚。
 
「反正上場也是死,反抗也是死,我們拼一拼,殺出去吧!」有人開始呼喚。
 
做得好!
 
我張開眼,流汗一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