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吧!」黑衣袍大叔命令。
 
愛妻準備先解決銅奇,便向著他直奔過去。
 
「銅……奇。」鐵恩勉強站起,想走向銅奇那邊。
 
雖然她一步難行,還是想走過去。
 
「別旨意我會放你過去。」丈夫對我說。
 


我不禁露出高傲的眼神——
 
「束縛。」我說。
 
一通熱力自腳底傳送到銅奇面前。
 
「死吧。」愛妻生硬地說,要以手指插穿銅奇。
 
「銅奇!」鐵恩大喊,跌倒地上。
 


「噝鏈噝鏈——」鐵鍊從地面冒出,把愛妻束縛了,全身綁緊緊的。
 
「這……是?」愛妻問。
 
再來,一把短劍出現在單殺手中。
 
「單殺,解決愛妻!還有其他木桶上面的頭部,都插一劍進去。」我命令。
 
「知……知道!」單殺有點怯,還是握緊了劍,出發。
 


丈夫不了解眼前的狀況。
 
「這鐵鍊是……怎麼回事?」他問,「你的眼睛也是……」
 
「愛妻!」這次,換他擔心了。
 
在他起步要救愛妻之際,我截停在兩屍的中間。
 
「別旨意我會放你過去。」我以同一句話回敬。
 
輕輕握著雙劍,雙劍的鋒芒比剛才更強。
 
「本王重新替汝打磨了劍。」黑色文字呈現。
 
「謝謝。」我心想。


 
「啊啊啊!」丈夫上前一記左拳,想要打爛我的臉。
 
右劍一揮,「嘖——」
 
他的左前臂,在我們面前飛開了。
 
「這……」丈夫沒有感到痛楚,但還是很訝異。
 
「不公平。」丈夫說,「你有武器,而我沒有。」
 
「你說出了弱者最常說的話。」我說,「你,輸定了。」
 
隨即,他跳上天花,再躍過去愛妻身旁。
 


單殺被他嚇壞,退了兩步。
 
憑著單手,丈夫無法扯斷愛妻身上的鐵鍊。
 
「可惡。」他發脾氣。
 
圓木桶的火勢增大,但還未燒到上面的頭部。
 
這時,丈夫一拳打穿了木桶,讓裡面的血液流出來。
 
被束縛在地上的愛妻泡到了血液,丈夫也沾上滿身的血。
 
於是——
 
兩名喪屍的力量,再度增強了。


 
趁這機會,單殺拖開了銅奇,拖到牆角。
 
「啊啊!」愛妻準備靠自己,掙脫出來。
 
——鐵鍊快束縛不住。
 
「這就是喪屍和人類的分別。」丈夫自滿地說。
 
喪屍和人類的分別?
 
我輕蔑一笑。
 
「你笑什麼?」他不滿。
 


「你根本不明白。」我說,把左手的劍拋到他面前。
 
「嘖——」插在地上。
 
「什麼意思?」他望著劍。
 
「你不是說不公平嗎?」我說,「我現在給你一次機會,用劍跟我較量。」
 
「真的?」他有點質疑。
 
「真。」我說。
 
「你不要後悔。」他伸出右手,拔出了劍。
 
我們沒有等太久,互相向對方走前兩步後,便全力奔向對方。
 
丈夫的力量和速度都在我之上。
 
他的劍,比我更快。
 
他的右手,已經舉起了劍。
 
我右手的劍,準備由下而上。
 
「死吧!啊啊啊!」丈夫狠狠地,把劍斬向我的頭部。
 
我的左手同時握劍,雙手握劍要把劍刃拉上去。
 
「啊——」他的劍揮下;我的劍揮上。
 
在即將交擊的瞬間,羅慕路斯解除了他手上的劍,讓我的劍——
 
無障礙地——
 
「嘖——」切開了丈夫的半身。
 
丈夫的頭部沒有愛傷,但是胸口被一分為二。
 
「好奸……」他不甘地說。
 
血流一地,止不住地流著。
 
我的左掌,再次出現了左劍。
 
「這才是人類和喪屍的分別。」我宣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