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 憤怒的廝殺
 
 
「竟然敢……」黑衣袍大叔憤怒地說,「竟然敢……破壞我們寶貴的實驗品。」
 
「始終不是戰鬥用的身體。回來吧,別勉強了!」他再說。
 
丈夫退了兩步,用右手抓住左肩,勉強讓胸口合在一起。
 
他的意識漸失,表情有些奇怪。


 
「哧——」時笑,時痛至咬牙。
 
「我是惡魔。」他揚起嘴角,又變回痛苦的臉,「不,我是……丈夫才對。」
 
惡魔?
 
我握緊了劍。
 
根據一年零三個月前,跟喪屍米亞一戰的經驗,當時米亞的頭部被破壞後,由男孩——蜜蜂的頭部取代。當時,他並不是稱自己為米亞,也不是蜜蜂,只散發著惡魔的氣息。


 
根據當日,貝才死前所透露的訊息——
 
「告訴你一個秘密。所謂的喪屍藥,其實是某種妖魔的血。巨大喪屍藥是以這血,加上一種叫獨眼巨人的巨大生物的組織調配而成。至於其他藥物,包括回復青春的藥,都是用各種古老生物的組織來提煉的。」貝才說。
 
「切,又出現了這種狀況。」黑衣袍大叔,相當不耐煩,「愛妻,快點起來。」
 
愛妻成功掙斷鐵鍊,站了起來,「鐺——」
 
「快!快讓丈夫失去意識!」黑衣袍大叔命令。


 
「知道。」愛妻說。
 
轉眼間——
 
她已來到丈夫的身後,要把他打暈。
 
「唧。」可是她的手,沒能劈下去,就被抓住了。
 
丈夫換了眼神,當中毫無愛意,散發著邪惡的呼吸。
 
「醒來吧,各位。」丈夫的嘴巴扭曲地命令。
 
八個圓木桶上的人頭,相繼地睜開了眼,各藏氣息。
 


愛妻的意識受到衝擊,陷入頭痛。
 
「糟糕糕糕糕了。」黑衣袍大叔說,「愛妻,還不下手?」
 
愛妻卻無法動彈。
 
「發生什麼事?」阿勞驚問,老酒鬼也很害怕。
 
三人之中,只有單殺能動。
 
銅奇和鐵恩也負傷地上。
 
「單殺,實戰的時候到了。」我說,「在牠們出來之前,統統解決吧。」
 
「知道,師父!」單殺說,握緊手中的短劍。


 
「再這樣下去……」黑衣袍大叔準備逃走。
 
「惡魔,是吧。」我向前行走,雙劍在手。
 
「你是?」牠望向我。
 
「插嘖——」左劍已刺穿了他的頭。
 
「你……」牠瞪眼恨我。
 
「我只是一個憤怒的人。」我說,慢慢鬆手,解除左手的劍。
 
任牠慢慢斜下,倒在地上。
 


「愛妻,別管他了,最重要的是你肚裡的胎兒。」黑衣袍大叔在地台上說,召她回來。
 
其他木桶裡的人想出來,都在發出奇怪的嚎叫。
 
愛妻馬上撤退,往黑衣袍大叔奔去。
 
「想走?」我冷酷地動了念頭。
 
「噝鏈噝鏈——」鐵鍊直追上去,要抓住她。
 
「扯——」卻被手扯住了鐵鍊。
 
「愛妻……走!」丈夫用最後一口氣說,抓住鐵鍊不放。
 
終於,愛妻跟隨黑衣袍大叔走到地台的大木桶後方,一道鐵門的後面。


 
我追上去,裡面一定有更多驚人秘密!
 
只見黑衣袍大叔淫邪一笑。
 
「你們就困死在這裡吧。」他說完,把厚重的鐵門關上。
 
「咔撞——」關門巨響。
 
其後,留下死去的丈夫、正在殺的人頭和我們六人。
 
人頭一個個都悲呼起來,都不想死。
 
「啊!」單殺反手握劍,雙手握著,往人頭一插。
 
終止了一把聲音。
 
突然一頭「人形生物」破桶而出,躍到半空中,要襲擊單殺。
 
在牠要咬下之際。
 
「噝鏈噝鏈——」鐵鍊及時冒出,纏住了牠的腳。
 
「躂、躂、躂、躂……」我衝過去,雙手握右劍。
 
鐵鍊把牠扯下來的時候,我雙手握劍往上一削,「呼嘖——」
 
「吡……」頭部一分為二,不停噴血。
 
第二頭人形生物破桶而出,第三頭、第四頭也出來了。
 
「死吧!」我一劍斬下,被第二頭生物的雙手抓住了劍。
 
第三頭要咬我背後,嘴巴被鐵鍊擋住,只咬到了鐵鍊。
 
我解散右劍,重新撐起雙劍。
 
旋身削出,左右劍一抹,「呼嘖嘖——」
 
第四頭從天花下來,要撲向我的頭頂。
 
右手把劍尖向上,鬆開劍柄,任劍墜下,即以腳面踢劍上去。
 
「嘖——」插穿牠的頭顱。
 
「呼——嘖——」左手再補一削,讓劍再濺出了血。
 
接著是第五頭,第六頭……
 
我一頭頭地殺,一劍緊接一劍,直至,全部殺完。
 
——滿地屍骸和血跡。
 
「辛苦了。」右眼的黑色文字顯示。
 
狀態解除!
 
黑色物質消散,從右眼退去,帶同熱力一起回歸右骨之中。
 
「啊……」我痛呼了一聲,單膝跪地。
 
「師父!」單殺馬上過來。
 
我流汗太多了。
 
額頭、衣服等都是汗水。
 
「阿牛。」阿勞和老酒鬼都感動地看著我。
 
「銅奇,沒事吧?」我喘氣問,望向角落。
 
銅奇朝我豎起姆指。
 
「鐵恩呢?」我望向另一方。
 
她淚眼中微笑,也豎起一根姆指。
 
「好。」我滿足地說,「那麼……快點……」
 
大家都在聽著。
 
「逃走吧。」我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