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嘭——嘭——」守衛合力地用工具撞門。
 
每撞一下,就「嘭」一聲,震一震。
 
只靠阿勞和老酒鬼頂住,相信撐不了多久。
 
「雖然說要逃走,但我們……能往哪裡逃?」銅奇問,面露難色。
 
坐在地上的他,用手按著上腹。
 


看來剛才丈夫的一拳,讓他傷得不輕。
 
鐵恩的身體被藥物強化過,休息了一會的她,已經可以站起來。
 
我被單殺扶起。
 
「我們去看看那道門。」我說,向著地台走去。
 
鐵恩扶起了銅奇,一起走上地台。
 


兩個大木桶裡面都是血液。
 
到了厚重的鐵門前,我不用單殺扶了,端詳那道門。
 
「這道門,比我們進來的門還要厚啊。」單殺看出來了。
 
「看來剛才的大叔說要把我們困死,真不是亂說的。」我說。
 
裡面一定有更大的祕密,只可惜,無法進去。
 


不過,若然裡面有更厲害的實驗體的話,在沒有戰友的陪同下闖入,未免太過無謀。
 
有些大規模舉動,應留在回到地面後,帶同兵馬再過來進行。
 
來到這裡,我發現的秘密已經夠多了。
 
是時候離開這裡了。
 
但怎樣離開呢?從進來的門口殺出去?
 
「嘭——嘭——」門口仍然響著。
 
「大家安靜……」鐵恩忽然凝重。
 
她蹲下來,右手觸摸地台。


 
我們現時所站的地台,是用木材建造的,不像剛才的是石磚。
 
我也跟著蹲下,用手掌按著地台。
 
一股微微的震動,從地台傳至手心。
 
「下面,肯定藏著什麼。」她說。
 
我集中精神,讓她的手裡出現一把巨斧頭。
 
「這?」她問。
 
「劈開來看看就知道。」我說,「要快,沒時間了。」
 


接著,我、單殺和銅奇都退開一步。
 
「好!」鐵恩雙手持斧,舉起,落下——
 
「劈啪——」地台破了。
 
「劈啪——」轉九十度再來,「劈啪——」轉角再來,「劈啪——」
 
她劈了四下,劈了個方形之後,便一腳將之踩陷。
 
「啵——」木板碎了下去。
 
地台穿了個洞,被踩下去的木板,碎落在無底的……
 
不,不是無底的!


 
「嘩啦嘩啦……」急流沖沖。
 
解除斧頭。
 
我們小心地走近地板破洞,下面是大量急速的流水。
 
奔流不息的流水映入眼簾——
 
兩個半月前。
 
我們佔據貝才的大宅剛好過了一年。在某次慶祝後,我醉倒地上。無意中發現了平日鋪在地上的獸皮地毯,它的背面竟是一幅地圖。
 
「這是?」我在第二天醒來之後,才正式觀摩。
 


除了羅莎、阿賢,更召集了前革命軍幹部,即現羅馬軍團高層來觀看。
 
起初大家都看不懂。
 
直至——
 
「這是羅馬城的七座山丘,這是羅馬鬥獸場,這是羅馬浴場……」羅莎精確地指出地圖所指。
 
「何以見得?」我問。
 
「雖然地圖上面沒有建築物,但我認得這條河。這條河跟羅馬城西面的『台伯河』一模一樣。」羅莎解釋著。
 
「但這不是建築物圖,也不是街道圖,到底是什麼?」阿鷹問。
 
「一般羅馬城的地圖,會展示全城的面貌。」羅莎說,「但這地圖顯然不是一般地圖,它刻意標示了幾個『點』,這些地點肯定有著什麼秘密。」
 
羅莎注視著地圖,「還有一個特別之處,或者說是違和感的地方,就是這張地圖是以羅馬鬥獸場為中心的。」
 
我們都一臉訝異。
 
羅馬鬥獸場很接近羅馬城的中心,但始終偏東面一點。然而眼前的地圖,仔細一看,我們猜的鬥獸場位置,確實位於地圖的中心。
 
這地圖沒有城牆、也沒有建築物,只有河流是目前能辨認的。
 
「除了最粗大的S形曲線是指台伯河……」羅莎邊想邊說,「還有一些線,連接著羅馬浴場和台伯河。」
 
剛才當她說出各地點位置的時候,我們沒有異議,是因為大家都知道假如這是羅馬城的話,各建築物的分佈。
 
包括羅馬鬥獸場和羅馬浴場的大概位置。
 
故此,她現在指的羅馬浴場,在地圖上只是一個匯聚了很多線的空白。
 
接著,現在羅莎要說的,是推理出來的結果。
 
「下水道。」她說,「這些線是下水道。」
 
「但……我們城內,真係有這麼多下水道嗎?」我問。
 
羅馬城有下水道,但居民所用的只是引水道。
 
引水道,把泉水從高山引過來,供市民使用。
 
下水道,是地下水道,將暴雨造成的洪流從羅馬城排出。
 
目前已知的下水道都是連接著台伯河,無論是從羅馬廣場,還是羅馬浴場作為起點的。
 
然而眼前的地圖,下水道的數量已經超越了我們能夠理解的範圍。
 
「這表示,有我們不知道的下水道。」羅莎說。
 
映入眼簾是奔不不息的洪水——
 
「下水道。」我說了出來。
 
單殺、銅奇、鐵恩看著我,心裡都冒起了一個念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