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4 疲累的兩人
 
 
回到市集,走回賣面具的攤檔。
 
桌面上的面具,又賣了一批。
 
我疲累地坐在阿賢旁邊。
 
「怎麼了?」阿賢問,「你看上去很累。」


 
「她想我,帶她上去地面。」我低頭說,「說想照照陽光,看看外面的世界。」
 
「然後呢?」阿賢好奇。
 
「我拒絕她了。」我說。
 
剛才我把她送到餐館後,看到她與蓉嬸會合,便獨自走路回來。
 
單殺熟睡在一個安靜的位置。


 
「為什麼?」阿賢問。
 
「對了,為什麼呢?」我也問,仰頭看著泥石天花。
 
「可能是因為……」我撫心自問,「那不是我今次的任務。」
 
阿賢扶好歪倒的面具,才再次坐下來。
 
「你知道嗎?阿牛。」他說,「來這裡的路上,我看到很多人精神不振。在沒有陽光的世界,人們的身體都不太好。」


 
「在這個該死的死底世界,存在的秘密和問題都太多了。」我說。
 
——手肘撞一撞他。
 
「嗯?」阿賢問。
 
「你不是兩、三劍,就能把山劈開的用劍高手嗎?」我問,「向天花開一個洞好不好?這樣子,就會有陽光下來了。」
 
阿賢抬頭望天花。
 
黑色的泥石天花。
 
「如果開了一個洞,就會有陽光灑下來。」阿賢看著上面說。
 


「大家就會聚集過來,爭相看看上面,看看天空。」他再說。
 
「井底之蛙。」我默念著,「然後,這裡就會成為井底,大家就會成為青蛙。」
 
「直至有鳥兒從天空飛下來,告訴青蛙們,外面的世界其實很大。」阿賢接著說。
 
「最後,大家就會求你,再開幾個洞。」我說。
 
「或者,把那個唯一的洞重新封上。」阿賢說,「裝作不知道有外面的世界。」
 
「的確有可能會這樣。」我說,「與其發現自己的無知,有些人或者會選擇繼續無知。」
 
「所以呢?」阿賢問。
 
「所以,應該從上面掘下來,從上面打通下來的路。」我抬著頭說,抵著自己的下巴。


 
「你覺得大家會接受嗎?」阿賢問。
 
「人民有時候是愚昧的,人有時候會寧願安於現狀。」我說,「所以……」
 
「才需要領導者的帶領。」我說。
 
看著自己的左掌。
 
「不知不覺……」阿賢說,「阿牛,你有一點兒像個王者了。」
 
「我也明白你為什麼拒絕她了。」他說。
 
我疲累地站起來。
 


「總有一天,她能夠自己走上去的。」我說。
 
今天我們還是專注於眼前的任務吧。
 
我走著,躺在單殺旁邊,要再睡一會兒。
 
「睡吧。」阿賢再次站起,賣面具,「老闆回來的時候,我會叫醒你的。」
 
「嗯。」我睡前哼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