雙手緊抱著夜狼,左手摸他的白髮,右手抓緊他的背部。
 
直至夜狼放軟身子,慢慢平伏下來。
 
「先不要放開他。」阿賢說,「你一鬆手,他肯定會打你。」
 
對了。
 
「羅莎呢?」我怒問夢魔。
 


要是羅莎能夠自由活動,她和夜狼一定已經離開了,肯定不會被困在這裡。
 
「她在那邊……」夢魔說,「已經睡了一個多月。」
 
那邊是——
 
我看地洞的盡頭,仔細一看,有一張石床。
 
眼睛又濕潤了。
 


「羅莎……」我放開了夜狼。
 
不顧一切,我不顧一切地奔跑過去。
 
夜狼也許是覺得危險,再次四肢著地,想攻擊我。
 
可是,走到途中,他便沒有追上來。
 
他默默地站著。
 


「夜狼,乖。」阿賢說,指著單殺,「就算你要打,也是打這個人,他才是一切的元兇。」
 
夜狼盯著單殺。
 
單殺馬上怯退了一步。
 
「等等……夜狼。」阿賢想阻止他,「但這身體是我們朋友的……」
 
接著夜狼連阿賢都想打。
 
我走到一位美麗的女人面前。她穿著最華麗的紅色長裙,像個公主一樣的,悄悄睡著。
 
「羅莎。」我坐到床邊。
 
輕輕搖她,輕輕喚她的名字。


 
可是她沒有醒來。
 
「羅莎。」我大聲一點,用力搖她。
 
「沒用的。」單殺走了過來。
 
留下阿賢跟夜狼糾纏。
 
「為什麼?」我問,狠狠盯他,「你到底動了什麼手腳?」
 
「我只是讓她睡著了。」夢魔說,「放心,她沒有做惡夢,一直都在發著最好的夢。」
 
「什麼最好的夢?」我問。
 


「本魔第一次遇見她,便是在她的夢裡。」夢魔說,「那時候,她在夢裡跟你在一起,過著甜蜜的日常生活,還有了自己的孩子。」
 
「夢沒有很長,她便醒來了。」他說,「我附身在她附近的店員身上,走進她的房間,裝作送餐點,看看她的真人。」
 
「可是醒來的她,一副失落的樣子,也沒什麼食慾。」他說,「我便知道,現實對她來說,是痛苦的。」
 
「因為現實的你,是在其他女人身邊,是其他小孩的爸爸。」他說,「而她自己卻因為盤骨受過重傷,不能懷孕了,不可能生孩子了。」
 
的確,在馬塞盧斯大宅,我們遇到易賢那天——
 
羅莎為了救我,過來推開我,而被重鎚打中,受了嚴重的傷。
 
「得知她正在打探惡魔的消息後,我便裝扮成知情人士,說要帶她去見夢魔。」夢魔說。
 
我問,「然後你就把她騙來這裡?」


 
「是的。」夢魔說,「我不忍心看她難過,在她睡著之後,擅自延續了她上一個夢。」
 
「我讓她一直做著美夢……」他說,「但問題來了,她應該什麼時候醒來呢?」
 
「萬一她醒來之後,再次發現一切都是虛幻……」他說,「發現她最愛的人,仍然在其他女人身邊。」
 
「我不想看著她這樣的臉。」夢魔說,「所以我當看到你的時候,真的很高興,便決定了,一定要奪取你的身體。」
 
「再用你的身體,去見羅莎。」他說,「那時候,我就可以解除她的夢,讓她在愛人的呵護下醒來。」
 
聽罷,我決定了一件事。
 
「夢魔,解除她的夢,讓她醒來吧。」我說。
 


真誠地看著夢魔。
 
他答應了,著手解除,「醒來吧,美夢……要完了。」
 
我馬上望向羅莎,她在慢慢睜開眼睛。
 
眼睛有長的睫毛。
 
「阿牛?」她矇矓地說,有點嬌柔,一時搞不清楚夢境與現實。
 
「是我。」我抓起她的手,摸著我臉。
 
「這裡是……」她問。
 
「這裡是死底世界,你被封在夢裡面很久了。」我說。
 
夜狼和阿賢都過來。
 
她有點頭痛,「我睡了多久?」
 
「一個多月了。」我回答。
 
「為什麼你會在這裡?」羅莎問,收起了手,「這不是你的任務吧,你不是應該留在翠翠和兒子身邊嗎?」
 
「因為你遲遲沒有回來。」我說,「所以我來找你了。」
 
「不需要你來找我。」羅莎說,「夜狼!」
 
夜狼負傷地走近,擠開了我。
 
「夜狼,為什麼……」她馬上撫慰夜狼。
 
——不想再看到我。
 
「戰友,似乎不太順利。」阿賢拍拍我的肩膀。
 
我下了床,在旁看著她。
 
感覺我們之間已經築起了一道無形的牆。
 
不是今天才這樣的,很久以前,她對我的態度已經很冷淡了。
 
我也不知道該怎麼辦,或者……可以怎樣做。
 
突然,有人從石級下來——
 
是數名黑衣人。
 
「不好意思,打擾你們團聚!」鬼才說,披著披風下來。
 
數名黑衣部下先到達地面,鬼才的身後還有數名部下。
 
上面的出入口,肯定也有人把守。
 
「夢魔,過來吧。」鬼才說,踏在地面,「其他人不用擔心,我要找的只是惡魔。只要你們不再給我添麻煩,我可以前事不計。」
 
「叫你。」阿賢對單殺說。
 
「不,我不能過去的。」單殺搖頭。
 
「他是什麼人?」羅莎問。
 
「這位是被夢魔附身的人,叫單殺。」我說,「他是鬼才,自稱是對付惡魔的天才。」
 
夜狼十分討厭他,特別是他身上的邪惡氣息。
 
「夢魔,或者我們之間有點誤會。」鬼才走前兩步,「這樣吧,我們來一個交易。」
 
「我可以不把你封印,只要你留在我的身邊,為我效力就可以了。」鬼才說,「同時,你有什麼心願,說出來,我就幫你實現。」
 
「夢魔,你要知道,我背後的勢力有多龐大,沒有什麼是我們做不了的。」鬼才再說。
 
這時,夢魔不自覺地用單殺的眼睛,望向羅莎。
 
這一下動作和神情,被鬼才看穿了。
 
「我明白了,你喜歡這個女人是吧。」鬼才微笑,「好,我把她留在你的身邊,你來為我效力好不好?」
 
「要知道,我可不是對每隻惡魔都這麼好的。」鬼才說,「你擁有進入人類潛意識的能力,可以讀取人的記憶。只要能夠得到你,要收集情報就容易得多了。」
 
「所以不用客氣,你即管說出來吧!」鬼才積極地說,「把其他男人都幹掉?只留下女人給你?讓你跟那位美麗的小姐,一起過幸福的生活?可以,完全可以的,只要你說出來就可以了。」
 
「你不會答應吧。」我問單殺。
 
夢魔看著羅莎,心頭喜悅了一下。
 
「真的……不會封印我?」夢魔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