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要你合作,我就不會封印你。」鬼才回答。
 
「無論我有什麼心願,你都可以替我實現?」夢魔再問。
 
「沒錯。」鬼才一臉自信。
 
「給我一點時間。」夢魔說,「我有些話想對她說。」
 
鬼才許可後,夢魔以單殺的身體走近羅莎。
 


羅莎下床,長髮披肩而下。
 
她站好,把裙子撥好。
 
他走到羅莎面前,凝視她美麗的臉龐。
 
「其實,我一直在找像你這樣的女人。」夢魔說,「我已經活了很久,也孤獨了很久。」
 
「你能夠跟我走嗎?我會好好對你的。」他說,「我叫夢魔 ‧ 道爾夫,是世上最後一位夢魔。」
 


「你在夢裡發生的事,我都知道。」他繼續說,「你心裡的想法,我都知道。」
 
「無數次,我以路人的身份,在你的夢裡跟你掠過。」他說,「每一次,我都想打擾你,就像我平時干擾別人的夢一樣。但是每一次,最後我都沒有。」
 
「因為我想把相遇留在現實,試一次用誠懇和心意,而不是用魔力,去打動你。」
 
「羅莎,我想你跟我走。」他直接再說,「你會是,我最愛的女人。」
 
他挽起羅莎的手。
 


「戰友,想哭嗎?」阿賢撫慰我,而我不想回答。
 
羅莎慢慢收手,「既然你知道我的心意,那麼你應該知道……」
 
夢魔 ‧ 道爾夫再次抓住,她的手。
 
「你放棄這個男人吧。」他勸說,指的是我,「他最愛的人根本不是你。我進入過他的腦裡,他最愛的,是那個已經死去的女人。」
 
我低著頭,沒有否認。
 
「你最多只是他的第二最愛。」夢魔 ‧ 道爾夫說。
 
「是這樣嗎?阿牛。」羅莎紅了眼。
 
「嗯。」我點頭。


 
「既然他也承認了,最愛的人不是你,你又何必苦苦把他放在心上?」夢魔 ‧ 道爾夫說。
 
「那麼,我可以跟他走嗎?」羅莎問我。
 
——眼淚快要掉下來。
 
心頭沉重,每字每句都令人難受。
 
她的手仍然被他挽著。
 
大家都看過來,夜狼、阿賢、夢魔,眼神都在各自等待著什麼。
 
「當然是——」我默默說,「不行。」
 


「為什麼?」羅莎不滿,「既然你最愛的人不是我,那為什麼……不讓我走?」
 
「因為第二最愛的人。」我看著她,「也是我愛的人。」
 
「我愛的人,就該留在我的身邊。」我說,「被我保護著。」
 
「就算你不愛我了,我也不會讓你跟別人走。」我淚眼說。
 
說完,我也覺得自己很小器。
 
「為什麼你忽然,變得這麼霸道?」羅莎不甘心。
 
「你太自私了。」夢魔指責我。
 
看著夢魔挽著羅莎的手。


 
「因為,我吃醋了。」我說,不想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