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這裡的水不深,只是剛剛浸過腳面而已。
 
暫時,火炬還未完全燃著,微弱的火光只照到附近四、五米的位置。
 
但所見之處,都是半浸在水中、半露出水面的人類骸骨。
 
「我們……死定了!」羅莎說。她的眼睛就像看到地獄的風景一樣,神情極為驚恐。她的牙齒不停抖震,呼吸異常急速。
 


「羅莎,冷靜點!」我說。
 
「火炬給我,本公主要從斜道爬回去!」羅莎奪走火炬,跑上樓梯。
 
「沒用的。」我站在原地,淡淡地說。
 
「為什麼?」她跑了幾級後,回頭問。
 
「如果上面有路可走,他們就不會死在這裡了。」
 


「那……該怎麼辦?」羅莎的樣子很無助,很想哭。
 
「你先下來吧,我還想多點一把火炬。」我拿出從上面取下來的火炬。
 
「你不是有火石嗎?」她站在原地不動。
 
「對了,火石呢?明明我剛才還握在手中。」
 
「你別裝了!」羅莎發脾氣。
 


「我們一人一把,不好嗎?」我補充說。
 
過了五秒,穿著珍珠白長裙的羅莎才慢慢走下來,把火炬還給我。
 
我望著她,她的頭髮亂了,臉上也有污跡。
 
「拿去吧。」
 
我一手接過火炬,再燃點另一把。
 
兩把火炬互相助燃,馬上大火起來,四周也隨即光亮起來。
 
這次,羅莎沒有叫了。
 
我猜,她是叫不出聲。


 
一時之間,我也說不出話。
 
因為不單前面四、五米充滿骸骨,整個地面都是骨頭。
 
 
環顧四周,我們確實到了圓柱體建築物的底部。
 
這個底部的直徑大約二十米長。地面以外,是灰色的牆壁。
 
牆身,包括剛才樓梯都佈滿血跡。
 
這裡,看上去沒有任何通道、出口。
 
「羅莎。」我遞一把火炬給她。


 
她忽然暈倒。
 
「喂!」我立即將火炬插回架上,再扶住她。動作稍慢一點,她都會跌進骸骨中,沾濕身子。
 
「羅莎,醒一醒!」我拍拍她的臉。
 
她一醒來,就哭了。
 
「嗚……嗚……」
 
我明白的,自小就萬千寵愛在一身的公主,又怎會受得了這種惡劣環境。
 
在地底裡對著一堆骸骨,如果我不是空著肚子,可能早就吐了。
 


所以,我沉默,讓她哭一會兒。
 
過了幾分鐘——
 
「別哭了,你不是要繼承海維隆家族,成為一代女王嗎?」我坐在樓梯,問旁邊的羅莎。
 
聽了這話,她立即收細哭聲,漸漸不哭了。
 
「看來,你真的很想當女王。」我說。
 
「關你什麼事?」
 
「對對對,不關我事。那麼,我走了。」說完,我便站起來,再次踏進水中。
 
「你要去哪裡?」她慌張地問。


 
「我要走一圈,看看有沒有出口。」雖然這裡不大,看上去只有牆壁。
 
「我又要去。」她說完,又踏進水中。
 
「別忘了拿火炬!」我提醒,等她過來。
 
「嗯。」
 
 
「格、格……」我們沿著牆壁走動,無可避免地踏到骸骨。
 
「你有沒有嗅到什麼?」我問。
 
「沒有,有氣味嗎?」
 
「我也嗅不到。這裡一點腐臭都沒有,證明這班人已經死了很久。說不定,他們已經死了數百年。」
 
「格、格。」我們又踏碎了幾條胸骨。
 
「你別說了,就當這些骨頭不存在吧!」羅莎仍然有點害怕。
 
「啊——」她一說完,便踏到頭顱,身子滑了一下,差點兒跌倒。
 
「哈哈,看來你要小心他們。」我笑著說。然後她打了我一下。
 
我認為,偶爾開一下玩笑,能夠舒緩心情,讓自己放鬆一點。
 
特別是這種時候,頭腦保持清醒,活命的機會一定大增。
 
 
我們又走了幾步。
 
「羅莎,你看看這些血!」我停下腳步,把火炬移近牆壁,把牆壁照亮。
 
「血有什麼好看?」羅莎問。
 
「看看血下面,好像有些符號!」
 
「真的有符號!」羅莎驚奇地說。
 
「你退開一點。」我說完,用手潑一些水到牆壁,再刷走血跡。
 
牆壁露出了幾排符號。
 
「這些不是符號!是字!」羅莎說。
 
「你看得懂?」我問。
 
「這是以前敘拉古王國的文字。現在只有曾經的王族成員可以學習,用來研讀國家歷史。」
 
「所以你看得懂?」我記得海維隆家族就是以前的敘拉古王族。
 
「一部分吧,都是老伯以前迫我學的。」
 
「你快點看看!」我催促她,指著上面最大的幾隻字。
 
「阿基米德……研究室」她逐字逐字地唸出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