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了……我還未死,我真要死的時候,你們才敬禮吧。」右零說。
 
右零給我的印象是個很好的領袖。無論談吐、想法,還是其他方面都很出眾,幾乎是個全能的人。
 
可惜他愈來愈衰弱,昔日的光輝漸漸消失。
 
等待他的,似乎只有死亡。
 
「右二,介紹一下……這幾位。」右零說。
 


「大哥,你就別說話了,好好休息吧。」右二說完,轉而面向我們。
 
「這四位都是上次有突出表現的戰士。首先,他是阿羽。」右二向我介紹。
 
阿羽跟我差不多高,身材也不相伯仲。感覺斯斯文文,看不出有什麼特別。
 
「他上次在東區的軍營裡,憑一張嘴就勸降了剛睡醒的二千士兵,實在功不可沒。如果沒有那批士兵的加入……要佔領尼恩城,恐怕沒有可能。總之,他是個會動腦子、也很會說話的人。」
 
「你好。」阿羽主動跟我握手,附以微笑。
 


「你好,我叫阿牛。」我也伸出右手。
 
「奴隸領袖的大名,我們都聽過。」他友善地說。
 
「阿羽,我們不太會說話,就交由你介紹吧。」一個赤上身的壯漢說,他比右零還要高一點點。
 
「他叫摩權。」阿羽說。
 
「磨拳?」我聽不清楚。
 


「那是他的稱號。」他想了想,「這樣吧,稱號比較易記,我就說稱號好了。」
 
「這位是『磨拳』,這位是『擦掌』。磨拳和擦掌是好朋友,可是他們從不承認。」
 
「誰跟他是好朋友?阿羽你別亂說!我跟他是相反的人耶!是完全相反喔!」磨拳一再強調。
 
這點不用他說,憑外表也可分辨得了。因為「磨拳」很高,但「擦掌」比我還矮。而且「擦掌」穿得密密實實,身上穿了一層又一層的黑色衣服,連外套都是黑色的。
 
他身上的布料,只有包著雙手的白布是白色的,其餘都是黑色。
 
相反,「磨拳」則是赤裸上身的,把發達的肌肉完美地展現出來。
 
「他們都是殺敵超過五十的戰士。磨拳善長拳擊,面對全身鎧甲的步兵,他的重拳,可以重擊對方。」
 
「擦掌雖然矮小,卻熟悉人體關節。貿貿然向他擊出一拳,很可能在你碰到他之前,手已經被扭斷。」阿羽說,再補充一句,「他的技能用來對付鎧甲步兵,相當湊效。」


 
「原來是關節技高手。」我敬佩地說,又跟他握一握手。
 
在握手的瞬間,有一股寒氣從手心傳來。
我突然有被扭斷手碗的感覺,連忙把手收回。
 
「這位女士呢?」我問。她的皮膚黝黑,目露凶光,感覺很嚇人。
 
「她叫阿鷹。」
 
「阿英?」我問。
 
「獵鷹的『鷹』,善用雙刀。」阿鷹說,聲音很低沉。
 
她轉一轉身,露出掛在腰背的兩柄短刀。


 
這兩柄短刀比我的小刀寬厚,能承受更大的力度。
 
她的短褲以下,是肌肉發達的粗壯大腿。我猜,她的爆發力必定驚人。
 
「她是唯一跟右零一樣,是個殺敵過百的人。」阿羽說。
 
果然是高手!
 
「不過,我靠的是你的劍……她靠的是蠻力。」右零又勉強說話,「用你的劍……可以斬開……鎧甲步兵的鎧甲。但她只靠蠻力……就可把刀刃陷入其中。」
 
「咳……咳……」右零說完,隨即猛烈咳嗽。
 
「大哥,你不要說話了。」右一終於開口。這時候我留意到,右一、右二的右臂都已換上新的劍。
 


明顯地,新的劍比以往更寬、更厚重,感覺很適合壯碩的他們。
 
 
「咳咳……」右零好不容易,才慢慢止住咳嗽,重新躺好。
 
 
其實,自從踏入房間、望到右零的傷勢起,我的心就一直揪住。
 
現在他又不停咳嗽,我覺得很難過。
 
「昨晚,有人夜襲?」我問。
 
「你知道昨晚的事?」阿羽問。
 
「是剛才的小鬼告訴我的。」


 
「昨晚有四個行蹤神秘的人潛入大宅,不知目的是刺殺還是打探消息。最終三人當場被殺,最後一個下落不明。現時未知是何人策劃,估計是費比烏斯在城內餘孽所為。」阿羽說。
 
「還剩一人?這裡豈不十分危險?」羅莎突然冒出一句。
 
「這位小姐是什麼人?無關人士,回避一下較好。」阿羽對我說。
 
「她是……」
 
「海維隆 ‧ 羅莎。」羅莎搶先說。
 
「原來是羅莎公主。」阿羽說的時候,其他人都不以為然。
 
阿鷹甚至有點鄙視。
 
「我不是無關人等。」羅莎說。
 
「是嗎?那你是什麼?」阿鷹問,眼神帶著不屑。
 
「我是海維隆家族的新任繼承人,即是西西里省的管治者。尼恩城的事務我絕對有資格參與。」
 
「哼,那你有什麼本事?」
 
「我……」羅莎回不了話。
 
這一個問題,簡直正中她的死穴。
 
她有什麼本事?沒錯,她可以在地底裡解讀古文字,但說出來也毫無幫助。
 
「我看你,就只有胸部大而已。」阿鷹的話很刻薄,卻沒能反駁。
 
「啵——」突破,有什麼破窗而進。
 
「什麼人?」阿羽問。磨拳、擦掌、阿鷹立即擺出戰鬥架式。
 
看清楚一點,被拋進來的是一個重傷的男人。
 
圓拱型的窗戶,仍有一個人影。
 
拋他進來的人,正倚窗而坐。
 
「什麼人?」阿羽再問。
 
由於日光太猛,他又穿白色衣服,一時之間大家都看不清他的臉。
 
「什麼人?再不回應就下令攻擊。」阿羽淡淡地作最後警告。
 
「大家看看!」右二指著地面的傷者。
 
「他是昨晚溜走了的刺客。」阿鷹說。
 
「想不到……竟然潛伏在附近。」
 
「哈哈。」羅莎在笑。
 
「你笑什麼?」阿鷹認真地問,聲線仍然低沉。
 
「夜狼過來。」她展開雙手。
 
夜狼立即從窗戶躍下,迅速地回到羅莎身邊。
 
眾人看見他奇怪的走動動作,非常訝異。
 
加上他戴著面具,留著白色頭髮……實在古怪得不像人類。
 
結果全場望著他,靜了幾秒——
 
「他是什麼?」阿鷹問。
 
羅莎撫摸一下夜狼的白髮。
 
「他是狼人,是我在海維隆莊園的地底裡馴服的。」
 
「狼人?」大家都感到莫名其妙,可是一個活生生的、長得很像狼的人就在眼前,也不能反駁什麼。
 
望見他們的表情,羅莎開始大膽起來。
 
「每個海維隆家族的人想要繼續家族,都必須通過地底的試煉。這是家族的規定。結果,我馴服了狼人,通過了試煉,成功取得繼承的資格。」羅莎在編故事的同時,亮出手中的王冠戒指。
 
「我給他取名為『夜狼』,他擁有極強的戰鬥力,特別是在黑暗的環境。」
 
「不過,他只聽命於我。也只有我,有能力跟他溝通。」羅莎意氣風發地說。
 
「這樣子,我算是有本事了吧。」
 
最後這一句,是說給阿鷹聽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