現場氣氛很尷尬。
 
羅莎跟阿鷹都毫不退讓。
 
怎麼辦?我該出口調停嗎?可是我又怕得失其中一方。
 
在苦惱中,曼娟走上前。
 
「阿牛,你不要說有急事,要來通報嗎?」她提醒我。
 


「糟糕!我差點忘記了!」我拍打一下額頭。
 
「什麼事?」阿羽問。眾人的焦點都落我身上。
 
「昨天傍晚,我在山上看見大批羅馬軍隊,正向尼恩城進發。」我凝重地說。
 
「這麼快?比我的預計還要早。」阿羽說,他的臉色也很凝重。
 
「昨天你看見的時候,距離多遠?」他問。
 


「約十公里。」我答。
 
「這樣的話,今天可能就……」阿羽在迅速思考。
 
「阿羽,你不是說最快……還要三天嗎?」右二焦急地問。
 
「軍旗的徽號,有沒有看清?」阿羽無視他,繼續向我打聽。
 
「太遠了,我看不清楚。」
 


 
「咯咯——」門外有人敲門。
 
「等等,我們正商討要事。」阿羽回答。
 
「軍情……告急!」門外的人喘著氣說,聲音非常趕急。
 
「咔嚓——」我開門給他。
 
他馬上單膝跪地,雙手抱拳!
 
「報!東區城外有大軍集結,人數估計五千。另有投石機兩部,正在組裝。」東區城門的守衛兵說。
 
「軍旗呢?」阿羽問。
 


「他們掛著羅馬之盾——費比烏斯的旗幟。」守衛兵回答。
 
「果然是費比烏斯軍團!」右二低聲地說。
 
「看來努斯的哥哥們,急著來收拾爛攤子。」阿羽說。
 
努斯是費比烏斯的第三子,意味著他至少還有兩個哥哥。
 
如果他們都擁有軍隊,又駐守在附近的城市,趕過來的確花不了多少日子。
 
 
「不過,只有五千的話,我們也不用怕啊!直接殺出去吧!」磨拳熱烈地建議。
 
「昨天我看見的,肯定不止五千人。」我冷冷地放一句。
 


「殺出去不是辦法。他們再輕率,也不會只帶五千兵過來的。」阿羽說。
 
「沒錯……他們肯定在兩、三公里外駐軍……」右零用力坐起來,想要下床。
 
「右零,你躺下吧。」我上前,想扶他躺好。
 
「我躺下?誰來領軍?」右零問。
 
我沒有回答,沉默不語。
 
「拿劍來。」右零說。右二從床邊取出雙劍人的右劍,交到右零手上。
 
他握住劍柄的手,不停抖震。
 
「右零……」


 
「由我來領軍吧。」阿羽單滕跪地,雙手抱拳。
 
「由我們來領軍吧。」阿鷹、磨拳、擦掌一同單滕跪地,一同開口請求。
 
右零卻只望著我,把劍遞起。
 
我知道他在等待我的回答。
 
不單止他,我身後的她和她都在等待我的回答。
 
我想了一想,想想有沒有什麼……拒絕的理由。
 
但答案很明顯。我隨即深呼吸一口。
 


「這是我的劍。」我說,緩緩起遞起雙手。
 
「我又是奴隸領袖。」把手移近劍尖和劍柄。
 
「當然由我來領軍。」我緊緊握住劍柄,抵住劍尖,再次接過——雙劍人的右劍。
 
我說完,右零露出放心的微笑。
 
「你們……還跪什麼?出發吧。」右零說。
 
他們立即起身。我轉身面向曼娟。
 
「準備馬車。」
 
「目的地?」曼娟問。
 
「東區城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