曼娟要到門口打點一下,所以先行一步,。
 
阿羽和幾位戰士,到一樓平台,向聚集在大宅內的人宣佈正被攻打的消息。
 
「右一、右二……你們跟著阿牛去吧……」右零說。他還未躺下來。
 
「大哥別說這話。我那裡都不去。」右二說。
 
「右二……」右零想繼續勸他。
 


「大哥,右二就留在這裡吧,他沒有戰意,去了也是白去。戰場,我去就可以了。我會連你們的份一起努力的!」右一說。大家都看出,他是下定決心,才開口的。
 
右零和右二都沒有回話。
 
「羅莎。」我喚她過來。
 
「什麼?」
 
「臨行前,向右零鞠一個躬吧。」
 


「為什麼?」
 
「不要問了,總之鞠躬吧。」我把手放到她的背部,把她按成彎腰。
 
右零是拯救莊園的英雄,羅莎再三鞠躬都是應該的。
 
何況,我怕今次一別,便沒有再見的日期。
 
「我們出發了。你不用操心,留在這裡好好休息!」我吩咐右零。
 


「得了,你快去吧……」我們扶他躺好後,便離開房間,沿樓梯落一樓。
 
 
「各位,我有一個壞消息要宣佈。」阿羽在一樓平台發表講話。
 
樓下的人,紛紛望上來。
 
「不會是右零將軍……死了吧……」有人說。
 
「各位冷靜點,右零將軍仍然健在。」阿羽說。
 
「壊消息是什麼?」有人大聲發問。
 
「費比烏斯軍團比預期早了幾天到達。現時東區城外,至少有五千兵馬集結,預計馬上就會攻城。」
 


「這麼快……又要作戰?」
「沒有右零將軍……我們怎麼辦?」
「今次……死定了。」樓下傳來徬徨的聲音。
 
這時候,阿羽看見了我。
 
「大家安靜,這也是一個好消息。」阿羽繼續講話。
 
眾人不解。
 
「這是上天賜予我們,向羅馬大軍展示實力的機會!」
 
「各位的憂慮,我很清楚。但大家不用擔心,帶領我們的人已經選好。」
 
「是誰?」、「是什麼人?」樓下討論聲不斷。


 
「是他。」阿羽請我出來。
 
我舉起雙劍人的右劍,大步走出。
 
「領袖!」、「是他!」樓下全是熱情的歡呼。
 
「由於時間緊迫,我必須趕到前線指揮。因此,我只說一句——」我壓低聲線地說。
 
眾人屏息以待。
 
「手腳能活動的,全跟我來。」
 
樓下又是一陣歡呼。
 


說完,我沒理會眾人的呼聲,迅速落到地面,步出門外,登上馬車。
 
上馬車的,還有羅莎、夜狼、阿羽。
 
「啪——」曼娟策馬,兩匹白馬隨即起動。
 
「其他人呢?」羅莎問。
 
「他們會另覓方法前往。大不了就是走過去。」阿羽冷冷地回答。
 
馬車起步後不久,便以最快的速度奔馳。旁人看見,紛紛讓開。
 
「時間無多,我們先在車上開一個作戰會議。」我說。
 
「好。」阿羽說。


 
「我們有多少士兵?」我問阿羽。
 
「女兵一千,由五百平民、五百奴隸組成。」
 
「男兵三千,由五百平民、五百奴隸,再加二千降兵組成。」阿羽報告。
 
「不計算投降的二千人,也是二千人?上次沒有人戰死嗎?」我質疑。
 
「上次戰死的人數,已從東、西區徵回。」他繼續說,「另外,我們還徵集了二百人,不過他們沒有戰鬥能力,是一上戰場就會腳軟的傢伙,只能當補給人員。」
 
「我們有,四千人。」我一字字地說,把這個數字深深記住。
 
「關於羅馬軍團的戰鬥方式,你們知道多少。」我問。
 
「我知道,以前在書本上研究過。」羅莎說。
 
「請說。」我很好奇,到底羅莎會知道多少。
 
「羅馬軍團的戰鬥方式,最常用的是三列陣。簡單來說,就是將每批士兵按能力分成三隊,再分三排排列。排在第一戰列的是最精銳的部隊,他們年輕、有戰鬥經驗,擁有最佳裝備。」
 
「在費比烏斯軍團,最佳裝備,應該就是全副亮銀的鎧甲。」我說。
 
「如此類推,排第三戰列的是初次上陣的年輕人,或者是將會退役老兵。他們的能力最弱,一般來說,只獲分配簡單的裝備。」羅莎說。
 
「你還知道什麼?」我問。
 
「標槍,是最先使用的武器。他們會先把標槍飛出來,破壞對方的盾牌或者直接刺死對方。然後才展開拔劍亂斬的近身戰。不過,以上只是書本內的知識,實際的打法,還是由帶兵的人決定。」
 
想不到,她居然會知道這麼多。
 
不愧是立志成為女王的人物。
 
「你說的都是戰場上面對面的決戰。關於攻城,你又知道多少?」阿羽問。
 
「投石機,射程四百多米,是現時最先進的攻城武器。」羅莎說。
 
「不過,所謂最先進,也不過是二百多年前的產物。早在二百多年前,住在這裡的阿基米德已經製造過。羅馬軍團不過是仿照當時的投石機原型來製造的。」羅莎不屑地說。
 
她硬要把製造投石機的光榮套在祖國身上。
 
我們也不能給她什麼反應。
 
 
「轟——」地面突然震動。
 
「到了。」曼娟說,她拉開車簾。
 
「轟——」地面又再震動。
 
「發生什麼事?」我們立即下車。
 
天上有一顆大石飛過來。
 
「轟——」大石撞到城牆上,發出巨大聲響。
 
眼前所見,由平民組成的守衛兵,正慌亂地走來走去。
 
「發生什麼事?」阿羽抓住其中一個。
 
「大約五分鐘前,兩部投石機忽然投石。多塊巨石飛上高空,再陷入城牆。現在……大家都不知該怎麼辦……」守衛兵慌張地說。
 
 
「回去緊守崗位!」問完之後,阿羽下令。
 
「遵命。」守衛兵立即回去,直立已經閉上的城門旁邊。
 
現場情況一片混亂,士兵們就像一群巢穴被毀掉的螞蟻,四處亂走。
 
「為什麼會亂成這樣?」我問阿羽。
 
「他們都沒有受過正規訓練,只是臨時組成的隊伍,所以難免出現混亂狀況。」阿羽解釋。
 
「現在,該怎麼辦?」曼娟問。
 
「曼娟,附近有沒有廣場之類的地方可以召集士兵?」我問。
 
「有,原來的費比烏斯軍營。距離這裡約五分鐘路程。」
 
她指的是上次佔領計劃的作戰要點,費比烏斯駐屯兵的駐紮地——東區軍營。
 
「好,你帶著羅莎去召集戰鬥人員,三十分鐘後,我要見到二千人。」
 
「遵命。」曼娟說,她已經把我當做上級。
 
「羅莎,你好好跟著曼娟,熟習一下環境,學習各項事情。」
 
「嗯……但如果他們不聽從我們的召集,到時候該怎麼辦?」羅莎問。
 
我掏出腰間的兩柄小刀,分別交到她們手中。
 
「他們應該認得這柄小刀。你們拿著它、打著我的名號去召集人員,成效會更顯著。」
 
「無論如何,事不宜遲,你們立即出發!」我催促說。
 
「好。」她們回答,然後帶上夜狼,坐馬車離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