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地面,阿羽馬上命人把費比烏斯的軍旗抬過來。
 
「轟隆——」城門再被石彈擊中,冒出裂痕。
 
「不知……城門還可以撐多久。」我憂心地說。
 
「看情況,再中兩、三次,城門必定大開。」阿羽估計。
 
「因此,有一事,必須及早準備一下!」他說。
 


「什麼事?」
 
「發出避難警告。同時呼籲民眾,作好隨時徹出尼恩城的準備。」
 
「為什麼?」
 
「城門外面是一萬五千兵,那麼軍營呢?援軍呢?即使能夠拖延一段時間,早晚還是會被攻陷的。」他認真地說。
 
「你是說尼恩城一定會守不住?」
 


「我們應該作最佳的準備,同時作最壞的打算。」
 
「好的,我明白了。」
 
我知道,他說的都是事實。始終跟羅馬軍對抗,很難有好結果。
 
「這裡交給我指揮就可以,你先去軍營吧。而且,最好馬上調一支軍隊過來。」他請求。
 
「沒問題。有任何新進展,立即派人到軍營報告!」
 


「遵命!」阿羽敬禮。
 
接下來的五分鐘,我在士兵的帶領下,快速到達東區軍營。
 
軍營的訓練場上,已經密密麻麻地聚集一群民眾。
 
我稱之為民眾,是因為他們完全不像士兵,只是一堆老百姓。
 
 
「列隊!」羅莎看見我後,大聲發號施令。
 
她的姿態,十足一個老練的軍人。
 
看來,對於她的成長,我不用擔心太多。
 


 
收到命令後,大批男女左右分開,迅速排成各支隊伍。
 
排好後,終於有一點點像士兵的感覺。
 
 
「這裡是多少人?」我問羅莎。
 
「根據點閱數字,現場有一千八百人。其中女兵一千已經齊集。」她指向靠左的兩排女兵。
 
「非常好。男兵呢?」
 
「由奴隸組成的五百壯士已經齊集,他們是最具戰力的精銳部隊。另外,由平民自願組成的隊伍,還差二百人。」
 
「合共是一千八百人。」她總結。


 
「其餘二千人呢?」我問。
 
「曾接受費比烏斯軍團訓練的二千兵,正在軍營內部等待指令。」
 
所謂曾受軍訓的二千兵,原本也是附近的居民。他們是費比烏斯軍團在尼恩城駐守後,才被招募入伍的。最終,在上次佔領戰中被說服,加入起義軍。
 
「好,你現在立即帶領一千女兵,到東區城門駐守。」
 
「帶兵駐守?」她問。
 
「全部人帶上弓箭,埋伏在城牆上。現在,城門隨時被投石機擊破,羅馬軍隨時進攻,需要軍隊駐守。」我緊急地說,「詳細情形,可以問阿羽,他會給予指示。」
 
「好。」羅莎轉身,面向左排的女兵。
 


「女兵,立正。」她大喊一聲,一千女兵全部踏齊雙腳,抬頭挺胸。
 
「現時東區城門正被投石機攻擊,需要弓兵駐防。」
 
「現在,全部前往武器庫。」她大聲吩咐。
 
由五百奴隸、五百平民組成的女兵,一隊跟一隊地進入武器庫,然後按羅莎的指示拿取弓箭。
 
「出發。」
 
羅莎發號施令後,一千弓兵隨即離開訓練場,向城門前進。
 
現場剩下的,是用來肉搏戰的八百戰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