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個白影從屋頂掠過,隨著羅莎的隊伍走去。
 
「夜狼,羅莎就由你來保護了。」
 
「如果我只需保護一個人,你說多好。」說起來,還真的有點羨慕夜狼。
 
望著眼前猶如一盤散沙的士兵,我真的沒有信心可以抵抗羅馬的軍隊。
 
我只是因為不可以退,所以硬上而已。
 


 
「我們並不是你要保護的人,是你可以依靠的戰友。」曼娟拍拍我。
 
原來,曼娟在不知不覺間走到我的身旁。
 
她的身後,還有阿鷹、磨拳、擦掌、右一。
 
「其餘二百人都到齊了。」曼娟說。
 
訓練場外,兩隊百人隊正規矩地進入,排在剛才女兵的位置。


 
「曼娟,辛苦你了。可是……接下來該怎麼辦?」我問。
 
其實,我並不懂得打理軍隊。
 
突然——
 
歡呼聲一浪接一浪地傳來。
 
我望過去,原來阿鷹、磨拳、擦掌和右一,他們各有支持者。


 
聽見支持者的呼叫,他們立即走過去。
 
 
「先安排職級吧,這樣會有組織一點。」曼娟建議,把我從聲浪中拉回來。
 
「好提議。」
 
「報告將軍!羅馬軍已停止投石,相信會派出使者造訪。」一名守衛兵單滕蹲下,向我報告。
 
「傳令,讓五百弓兵先行用膳,然後互相更替。」我吩咐。
 
「遵命。」他說,然後退下。
 
「這是跟費比烏斯學習的輪更制。」我得意地說,「接下來,是關鍵時刻,希望阿羽可以把時間盡量拖長一點。」


 
「拖長一點?」曼娟問。
 
「對了!曼娟,還有一事要你去辦。」我醒覺。
 
「什麼事?晚膳方面,軍營廚房已有人在準備。」
 
「不是晚膳問題。現在要發出避難警告,讓人收拾行裝,準備逃亡。」
 
「這麼急?」
 
「對,愈快愈好,尼恩城隨時會淪陷。」我緊急地說,「最好讓人們先到西區暫避。一旦發生任何意外,他們便可迅速從西區城門離開。」
 
「嗯……尼恩城有多少人?」我問。
 


「自從叛變發生後,南區和東區的富有人家、領主、商人都紛紛帶同家眷離開。如果不計算士兵,現在尼恩的人口大約有二萬多人。」
 
「二萬多人……好,你速速去辦吧。」
 
「遵命,大將軍。」曼娟敬禮。
 
我看得出,她的樣子也很疲累,可是我沒有別的人選。
 
 
曼娟出發後,我又再面對一千人。
 
如果我只是一介士兵,你說多好,既不需要編組部隊,又不需要為制定戰略而煩惱。
 
不過,現在才抱怨,實在太遲了。
 


「各位。」我站上講台大喊。
 
正在熱情地跟幾位名人打招呼的士兵,紛紛安靜下來。
 
「由於右零將軍正在靜養,是次作戰將由我來指揮。」我舉起雙劍人的右劍說。
 
「奴隸領袖!」、「領袖!」、「奴隸之劍!」、「救世主!」
 
台下幾乎把我所有的稱號都喊一遍。
 
「不要叫我救世主!」我突然發惡。
 
台下馬上收口。
 
「東區城門外,至少聚集了一萬五千人。他們攻過來的話,尼恩城隨時都會淪陷。而我,並不能像救世主般打救所有人。」我嚴厲地聲明。


 
「剛才,我已經發出避難警告,呼籲人們到西區集合,作好隨時脫離的準備。」
 
台下有人嘩然。我沒有理會。
 
「但是準備需時,東區城門的阿羽正想盡一切辦法,拖延羅馬軍的進攻。不過,相信只能拖延數小時。」
 
「到時候,守住城門的,就靠在場的大家了。」我誠懇地說。
 
「你們是守住尼恩城的最重要的防線。」
 
說到這裡,我鞠一鞠躬。
 
 
「溫柔的話說完,現在開始編組部隊。首先,你們務必清楚知道,我是『大將軍』!」我提高聲量地說。
 
「全部人跟我叫一聲,『大將軍』!」一位大漢走上台大喊。
 
他是早前在西區露天廣場,拿鞭子大聲吶喊,幫忙發號施令的大漢。
 
「大將軍。」全場齊聲大喊。
 
「好!接下來,以下讀名的人將被升為百人將,負責帶領百人隊。」我大喊。
 
「阿鷹、磨拳、擦掌。」
 
他們三人走上前,單滕蹲下。
 
「你們在上次的佔領戰,戰績彪炳。今日開始,你們正式成為百人隊隊長。希望你們能帶領支持你們的士兵,誓死奮戰。」我說。
 
「是。」他們一同回應。
 
「現在,每人選擇一百位士兵。」我吩咐。
 
「遵命!」他們站起,然後走回自己的支持者旁邊,徵收屬於自己的部下。
 
這樣的安排,目的是增強部隊之內的凝聚力,以發揮更佳的戰力。
 
如是者,五百位奴隸戰士,已被選去三百人。
 
剩下的二百人,加上由平民組成的五百人……
 
場上還有七百人未被分配。
 
怎麼辦?
 
這時候,又有一個守衛兵走過來,單滕蹲下,雙手抱拳。
 
「報告將軍!羅馬軍剛剛派出一位來使。阿羽準備打開城門迎接。」
 
「好。你先行回去,我馬上帶人過來。」我吩咐守衛兵。
 
守衛兵退去,我再次面向一千將士。
 
「二百平民兵,拿取武器,跟我過來。」我對剛來的兩隊百人隊大喊。
 
「其餘將士,準備食飯。」
 
「右一,這裡暫時交由你負責。」我對右一說。
 
「遵命。」右一回應。
 
十五分鐘後,二百士兵隨我回到東區城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