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色逐漸昏暗,黃昏即將過去。
 
跟隨我的二百人,有的拿刀、有的拿劍、有的拿槍,都是隨意在武器庫拾起的武器。
 
「就這點裝備,怎可能傷害到全身鎧甲的羅馬士兵?」我想著,嘆息起來。
 
 
見到阿羽後,二百人隨即埋伏在各建築物內。
 
城門前面,已準備好一輛馬車、兩匹白馬以及四個由女兵裝扮成的侍女。


 
兩分鐘後,城牆上的士兵向阿羽打手號,示意使者已經來到門外。
 
 
「打開城門。」阿羽下令,轉而面向我。
 
「最怕是使者不肯踏進來。關上門後,我們對他做什麼都可以,但如果他不進來……麻煩就大了。」他說。
 
厚重又破裂的城門,由兩排守衛兵拉開,發生巨大的磨擦聲。
 


「吱——」城門慢慢被拉開,門隙中出現一個打扮斯文的男子。
 
「現在只有向上天禱告,求他進來了。」我說,跟阿羽躲在一旁,一起盯著門口。
 
男子一步一步地踏進來。他不單被我們盯住,外面的羅馬軍隊也留意著他的舉動。
 
「快!快一點!再快一點!」我的心快要跳出來。
 
他踏進來後,侍女騙他說努斯正在大宅裡等候,請他上馬車。
 


「把城門關上!」阿羽揚手,指示守衛兵。
 
厚重的城門被推著,直至完全關上之前,我們都不能有一刻放鬆。
 
「啵!」門終於關上。我馬上揚手。
 
埋伏的士兵,立即從四方八面出來,把使者包圍。
 
這時候,他正想踏上馬車。士兵們立即用刀、劍抵住他的頸子。
 
「果然有詐。」他說。
 
「你知道?」我走出去問。
 
「費比烏斯 ‧ 力斯早就察覺了。他早已下令,如果三小時之內我沒有回去,他們會繼續投石,同時舉兵進攻。」


 
「力斯?」我問阿羽。
 
「力斯是努斯的二哥。」阿羽在耳邊告訴我。
 
「看你們的城門,隨意再一顆大石就可以打破了。到時候,力斯肯定帶兵屠城,剩下的……哈,肯定會抓起來當奴隸。」使者輕挑地說。
 
「你們幾個,準備當性奴吧!」他把話,噴向四個侍女。
 
在場的士兵,都被他動搖了,紛紛害怕起來。
 
「一群膽小鬼!居然敢挑戰費比烏斯軍團,簡直是自取滅亡。」他繼續打擊我軍的士氣。
 
「竟然如此大言不大慚,我去教訓他。」阿羽想衝過去。
 


我攔住他,走到使者面前。
 
「哼,識趣就放我回去。」使者得戚地說。
 
我一手扣住他的面頰,使他無法說話。
 
「三小時後再投石?」我加重力度,把他的口強行扣開,讓他痛起來。
 
「三小時後,我要羅馬軍不能再投石!」我字字鏗鏘地說。
 
「憑……你們……這班人?」他痛著說。
 
「沒錯,就是憑我們這班人。」
 
「你……」他還想說話。


 
「把他押走,關在努斯大宅的地牢。」我鬆開手,大聲下令。
 
「遵命。」四個守衛兵把使者鎖起,再押走。
 
 
「回軍營!準備出征。」我揚手,同時起步。
 
「大將軍,你是說真的嗎?你要把費比烏斯的投石機拆掉?」阿羽跟著我問。
 
「沒錯。」我加快腳步。
 
「貿然出城,不理智啊!」他勸我。
 
「你還有更理智的建議嗎?」我直接問他。


 
「我一時……還未想到。」他緊隨我的步伐。
 
「疏散居民吧。讓居民從西區城門離開。」我說。
 
「南區城門呢?」
 
「以防萬一,南區城門,關上。」
 
我這樣吩咐,原因有兩個,一是羅馬軍有可能穿過森林,從南門進攻。
 
二來,我不希望有難民穿過森林,湧入村子。
 
「好。」阿羽同意。
 
「你帶上這裡的士兵,速速去辦。」
 
「遵命。」
 
「還有一點!」我喝住他,「見到曼娟的話,著緊叫她回來,我有事要吩咐。」
 
「好的。」說完,阿羽帶著二百人去疏散全城居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