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百士兵在阿羽的帶領下,逐家逐戶拍門,勸導人們離開。
 
合作的人,在聽到消息後會馬上收拾行裝,立即出發。
 
可是,遇到不願離開的,或者行動不方便的人時,他們便要花費數倍的時間來處理。
 
「完全撤出,至少要一晚時間。」我在心裡盤算。
 
 
在回軍營的路上,雖然只有五分鐘,但我想了很多事情。


 
「剛才,我是不是太衝動?那個使者是怎麼一回事?羅馬的使者都是這種態度?太不可一世了吧。如果我不挺身而出,軍威必定盡失。」
 
「不過,軍威算什麼。我擔心的是尼恩城的居民。性奴……」一聽見性奴,我就想起上癮的春藥,如果大量使用在人民身上……如果……
 
「如果羅莎被抓住,肯定不能幸免。」我握緊拳頭。
 
想起的,是翠翠當晚在森林的畫面。
 
當晚在森林之中,螢火蟲的飛舞下,她在我的懷裡獨自地抖震。


 
「只能拼死一博了!男子漢大丈夫,能撐多夠就撐多久。」我下定決心。
 
「今晚,我要在敵方陣地,上演一場轟轟烈烈的死鬥!」
 
 
踏進軍營,訓練場上亮著一團團的火光。
 
士兵們在地上築起一個個的小火堆。每個火堆上都有一個鍋子,旁邊都圍著五、六個餓到不行的將士。
 


在講台附近,幾個廚子放置了一個大鍋,裡面滾著熱湯。
 
我走過去。
 
「大將軍。」一個大肚腩的男人對我敬禮。
 
「不用客氣。他們在幹什麼?」我指向士兵們。
 
「這是火鍋。只要把水燒熱,便可以加入食物,煮熟後可以馬上放入口,非常方便。」
 
「人數好像多了。」我點算著。
 
「他們是從軍營裡面出來的,裡面好像有二千人。」
 
「原來如此,怪不得人數多了幾倍。」


 
八百再加二千,這裡應該……有二千八百人。
 
 
「他們的食物好像很豐富,有牛肉又有羊肉。」我問廚子。
 
「因為我們把全城最好的食物都端出來了。」
 
「這是誰吩咐的?」我嚴厲地問。
 
「這是我們決定的。今晚,會有大事發生吧。也許會有很多人死去……與其留著浪費,倒不如一次過搬出來,讓大家吃過飽。」
 
原來如此,我不怪他。
 
「你當廚子多少年了?」我問。


 
「我幹這行第三十年了。以前跟著老爸入廚房,跟著跟著便當了廚子。如今,頭髮都白了。」他感觸地說,「我們都是上戰場就會腿軟的人,只能在這裡當個輔助人員。說實話,除了煮菜,我不知道自己還可以幹什麼。」
 
「有的,我很需要人手。」
 
「你有事要我去辦?」他睜大眼睛,好像期待了很多年似的。
 
「這裡有浴場嗎?」我問。
 
「有有有,軍營入面有一個大浴場。」
 
「附近有製衣廠、染布坊之類的地方嗎?」我問。
 
「有,從這裡走十三分鐘,有一間商人開的製衣廠,裡面有染布坊。不過負責的商人,應該都走光了。」
 


「好,你現在召集一班輔助人員,把廠內的黑色染料統統搬過來。四十五分鐘後,我要見到沿場內的水,全部換成黑色染料。」
 
「只要黑色?」
 
「對,只要黑色。」我強調。
 
「小人馬上去辦,你先喝一口湯吧。」他轉向其他年輕的廚子,「你們幾個,快點倒一碗湯給大將軍。」說完,他就走入軍營,帶著一班人出發。
 
訓練場上歡笑聲不絕。其中一個大漢,正大口大口地撕著羊腿,非常豪邁。
 
我認得他,他是兩次在講台上,幫忙大喊的大漢。
 
「好像很好吃。」我走過去,拍一拍他。另一隻手,端著熱湯。
 
「我絕對不會讓給你的。」他沒有發現是我,「慢著!這把聲音……」他轉頭。


 
「原來是大將軍,請坐請坐!這羊脾……你拿去吧。」他把咬過的羊腿遞給我。
 
「不用了。」我譏過,「你一個人嗎?」我坐下來。
 
他的火堆上沒有鍋子,羊腿是直接烤熟的。
 
「是啊。一個人,挺自在的。」他咀嚼地說。
 
「見過你兩次,還未知你叫什麼名字。」
 
「我叫大牛。」他說。
 
「咦?豈不跟我的名字很相似?我叫阿牛。」我介紹自己。
 
「大牛……聽上去,你就像我的大哥。」我繼續說。
 
「小人不敢!小人馬上改名字。我就叫……我就叫大象吧。」他慌張地站起來。
 
「哈哈,不用改了,你繼續叫大牛吧,挺好聽的。」我被他逗笑了。
 
「既然大將軍這麼說,小人就繼續叫大牛吧。」他說完,才慢慢坐下來。
 
我笑著,喝一口湯。
 
「一會兒,等大家都吃飽後,叫大家到浴場集合。」
 
「好,你放心交給我吧。我一扯嗓子,沒有人會聽不到的。」
 
「那麼,通知大家的重任,就交給你了。」我一口氣把湯灌進肚子,然後站起來。
 
「你慢慢吃吧,不要吃大急。」我臨走前提醒。
 
「謝謝大將軍提醒。」他點點頭,客氣地說。
 
 
我環顧一下,面前的士兵,一些忙著用小刀把牛肉刨進鍋子,一些已經煮好,圍在一起吃了。
 
看上去,氣氛很愉快,一點都不像即將淪陷的城市。
 
「接下來,我該去哪裡呢?」望著空空如也的湯碗,一時寂寞起來。
 
 
「大將軍。」背後有人叫我。
 
「曼娟?你終於回來了。」我轉身,看見了曼娟。
 
「剛才見到阿羽,他說你有事要找我。什麼事?肚餓嗎?」她問,手上拿著一包東西,裡面有香味傳出。
 
「吃完再說吧,這是什麼?」我把她拉到一角,直接坐到地上。
 
這個位置,可以望到所有的火堆,以及正在起哄的士兵。
 
「這是你之前吃過的煙肉。我見外面有小販在擺賣,便買了一些回來。」她解開白布,煙肉的味道愈來愈濃烈。
 
「快點吧!」我嚥一嚥口水。「下次有機會,要再買多一點。」
 
「我買完,就叫他走了。所以……應該沒有下次。」她說,擠出疲倦的笑容。
 
我拿一片,放入口中,然後又拿一片。
 
「你為什麼不吃?」我問。
 
「我吃……」她把一片煙肉放下口中。
 
「我吃。」她再吃一片,眼有淚光。
 
「怎麼了?」我問。
 
「三十多年以來,我從未試過如此幸福。」她望著眼前的熱鬧情境,「這段時間,實在太多謝你了。」
 
「當廢柴貴族的侍女,也很開心?」我問。
 
 
「我真的……覺得很開心。」她啜泣著說。
 
「不要哭,現在不是哭的時候。」我拍拍她的膊頭,安慰她。
 
「我還有最後一件事,要你去辦。」
 
「什麼事?」她收住哭聲。
 
「吃完之後,你趕緊乘馬車從南門出去,然後你會見到一片森林……」我把去村子的路教給她,希望她可以替我傳兩個口信。
 
「完成任務之後,你不要再回來了。從此以後,你就是自由之身,不再需要聽命於任何人。」我說,有點感傷。
 
「你可以有新的人生!」我望著她,認真地說。
 
曼娟的上半生是奴隸,我的希望她的下半生,可以擁有正常人的生活,擁有正常人的快樂。
 
「你呢?」她淚眼問。
 
「我……我今晚要幹一番大事,拖延羅馬軍的攻勢。幸運的話,還可以見到明天的太陽。不幸的話……」我拿起煙肉,「這是我最後的晚餐。」
 
「不用勸我。」我知道她想說的話,「這些事,總需要有人來做。」
 
「好的,大將軍,我支持你。」曼娟站直身子,標準地敬禮。
 
「這是最後一次說了,快點去辦吧。不然城門被阿羽關上,就麻煩了。」我單滕蹲下,再站起來,面對著曼娟。
 
「曼娟,要不是當日你救我回來,我早就死在小巷。」我掃一掃褲子上的灰塵。
 
「如果不是有你替我打點一切,我只是個連貴族衣服都不會穿的小子。」我站直身子。
 
「一直以來,謝謝你了。」我用力地踏腳,標準地敬禮。
 
曼娟報以一個簡單的微笑,口動了動。
 
然後破涕而哭,轉身,一步步地離開。
 
 
「後會有期。」這是她最後留給我的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