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四,你來不來?」阿賢下車後問。
 
「不了。」阿四在車上回答。
 
「那你先回去吧,明早再來接我。」
 
「是,少爺。」阿四回答,然後「啪」一聲,開車離去。
 
道路兩旁,是形形色色的店,在外觀上各有特色。
 


面前的「壞壞之家」,就是一座兩層高、粉紅色外牆的建築物。
 
說實話,兩層高真的不算什麼。因為壞壞之家的對面,就有一座粉藍色的、四層高的店。
 
「這是什麼地方?」我問。
 
「這就是羅馬城四大娛樂之一的『妓院街』。」阿賢答,「你見到黃色那一間嗎?」
 
「你指『刺激的愛』?」我問。
 


「沒錯。那就是玩痛覺的專門店,專門提供服務給一些有被虐傾向的男人。」
 
「有給女人的嗎?」我好奇。
 
「當然有!不過一般都很高級,妓女、男妓一應俱全,滿足不同客人的需求。」阿賢說。
 
「男妓?」我問。
 
「你沒聽過嗎?例如粉藍色這間,裡面全部都是男妓。」他指壞壞之家對面的四層高妓院。
 


「但……你帶他來好嗎?他剛殺了老婆,又帶著孩子。」我悄悄地問阿賢。
 
「沒辦法,誰叫他想喝酒,嬰兒又肚餓。」阿賢輕聲地答,推門進去。
 
「叮叮——」開門時,木門撞到門鈴。
 
「你……沒問題吧?」我問森。門被人合上。
 
他的兒子因為肚餓而哭了很久,在下車的時候才勉強收住淚水。
 
「兒子要緊!進去吧。」森說,用右手推開木門。
 
「叮叮——」門鈴響起。
 
「去就去吧。」我撐著門,跟著進去。


 
 
「嘩,好光……」這是我的第一印象。
 
跟外牆不同,裡面的牆壁是米色的,而每隔一米左右,牆壁上就有一小塊木塊,用來放置蠟燭。
 
另外,天花的中間,還吊著一座大吊燈。吊燈由無數燭台組合而成,上面燃點了至少七十根蠟燭。
 
總之,光線充足。
 
在嘈雜聲中,每個客人都摟著女人,舉杯暢談,氣氛非常熱鬧。
 
「出去!」一個三十多歲、將近四十的女人,正拿著鞋子,追打一個跌在地上的男人。
 
「露露媽,今天為什麼這麼燥?」阿賢走過去,以熟悉的語氣問。


 
「賢明少爺?這段日子你去了那裡?我們的妹妹都很掛念你喔!」
 
這個叫露露媽的女人,穿著低胸、吊帶的銀色背心。雖然年紀不輕,但身材保養良好、風韻猶存。
 
「只不過去了南方一趟而已。對了,他幹了什麼事,惹得老闆娘你這麼火燥?」
 
「他說了些很難聽的話,欺負『粒粒』,還死都不肯走。」露露媽說。
 
「什麼?」阿賢暴怒起來,眼睛即時著火。
 
「你,說,了,什,麼?」他從地上抓起男客人,一字字問。
 
「對不起,對不起,我以後不敢了!」男客人馬上求饒。
 


「給我滾。以後不要再讓我見到你。」阿賢說,慢慢地將他放下。
 
「是的,是的。」男客人說完,半跌半撞地拉開木門。
 
「叮叮——」
 
「妓院都這麼光嗎?」我自言自語。
 
「嚴格來說,這一層是酒吧,樓上才是房間。」阿賢聽到我的話,轉身回答。
 
「這小子是誰?」露露媽問。
 
「馬塞盧斯……」她望著我的戒指,猶疑地說。
 
「對,他是我的……」阿賢準備回答。


 
「朋友。」我說,脫下戒指,還給阿賢。
 
「你收回吧。我不想用他的身分進入『這種地方』。而且,你也是時候將賢德的死訊告知家人吧。」我說。
 
「你要我回家一趟?」
 
「沒錯,把賢德的遺物還回去。」我認真地說。
 
「明天吧。」阿賢說。
 
「什麼『這種地方』?這裡很失禮你嗎?」露露媽不滿。
 
 
「阿牛,今次是你不對。」阿賢說,「我告訴你,整條妓院街中,這一家對囡囡是最好的。既不會剝削肉金,又不會餵些奇怪的藥。」
 
「對啊,這裡的每個囡囡,我都把她當成親人看待,大家就像一家人一樣。所以,有男人敢欺負囡囡,就等於欺負我!」露露媽拍心口說。
 
她的下身,穿著一條鬆鬆的裙子,裙子前短後長,露出大腿以下的地方。
 
「所以我才特別喜歡這家店。」阿賢說,「而且我聽說,這裡的每個囡囡都是由露露媽親自指導的。」
 
我望著露露媽,她每次轉換重心腳,雙腿總會吸去我的目光。
 
「哇……哇……」森的兒子又再哭起來。
 
「別再聊了,說正經事吧。」森開始焦急。
 
「露露媽,有懷孕或者……剛生完小孩的囡囡嗎?」阿賢問。
 
「小虛嘛,你忘記她了嗎?」
 
「我就是想起她,她生了嗎?」
 
「前兩天生了,現在身子很虛弱,不接生意。」露露媽回答,又驚訝地說,「賢少,你怎麼了?不選『粒粒』和『糖糖』了嗎?」
 
「哇……哇……」森的兒子繼續哭。他已經大半天沒東西進肚。
 
「我當然選她們啊!問題是這個嬰兒,他要喝奶奶。」阿賢無奈地說。
 
「喔!我明了,我待會兒叫她上來吧。賢少,今次選哪號房間?」露露媽問。
 
「水舞間……會不會太刺激呢?」阿賢在考慮。
 
「水舞間被人用了。」露露媽可惜地說。
 
「反正他們是第一次來,隨便一間就可以了。」阿賢說。
 
「小虛、粒粒、糖糖……」露露媽數著,「先生,你要選哪一位?」
 
「給我們一人一杯酒就可以了。」我說,也替森說。
 
「來,我給你介紹。」她拉我到牆壁。
 
牆壁上畫著各種各樣的壁畫,上面寫著不同的服務和收費。
 
「錢方面……我……」
 
「他們幾個的帳單,全加到我身上好了。他們喜歡幹什麼就幹什麼。」阿賢豪氣地說。
 
「最重要是奶奶、粒粒和糖糖先來。」又補充一句。
 
「那我先帶你們上貴賓室吧!」露露媽精神地說,領我們上樓梯。
 
樓梯設在店的角落,我們踏了十五級樓梯後,轉一轉,又上十五級樓梯。
 

到了上層,環境非常昏暗,眼前只有一條走廊。
 
「這就是……這就是……」一時之間,我竟說不出話來。
 
走廊兩旁,是不同的門口,通往不同主題的房間。
 
「這就是水舞間?」一個僅穿著胸圍和內褲的濕身美女,推門走出來。
 
從門隙中,我窺見了一個長方形的水池,上面飄著白濛濛的蒸氣,蒸氣中隱約有四、五位美女在扭動身體,跳著艷舞。
 
媽的,只不過睄了一眼,影響力竟然這麼大……
 
鼻血都差點噴出來。我迅速摸摸鼻子,幸好沒事。
 
不愧是聞名天下的羅馬城四大娛樂之一,不過,跟鬥獸場相比,這裡的氣氛好太多了。
 
「清醒清醒!」我拍拍自己的臉。
 
我只不過是……陪森來喝酒而已。
 
「請等一下,我現在馬上叫囡囡上來。」露露媽推開門,請我們進入貴賓室。
 
「嘩,很美的一個地方。」我眼前一亮。
 
貴賓室內漆黑一片,卻遍佈著點點的燭光。
 
看上去,這些閃亮在漆黑中的光點,就像是疏落的繁星。
 
望向腳邊,地上還鋪了層層的白色羽毛,就像……就像雲層一樣,而且長椅上、茶几上都有。我彷彿……飄逸在夜空之中,身體變得異常的輕盈。
 
「咳、咳。」我乾咳兩聲,坐在靠牆的長椅上。森和嬰兒坐在我的左邊,阿賢坐在右邊。
 
此刻,大家都安靜下來,沒有說話。
 
「叩叩——」等了一會兒,有人敲門。
 
「進來吧。」阿賢以期待已久的表情,喊一聲。
 
「吱——」進來的是兩位甜美的少女。
 
「賢少!」她們嬌嗲地說,歡快地走到阿賢身邊。
 
看樣子,她們大約十六至十八歲左右,皮膚緊致,青春有活力。
 
「粒粒、糖糖,有掛念我嗎?」阿賢馬上站起來,雙手把兩位美女摟住。
 
「當然有啦。」右邊的少女回答。
 
「你呢?」阿賢問左邊那位,發現她眼有紅腫。
 
「怎麼了,粒粒?聽說剛才有客人欺負你。」阿賢摟著她們,走到貴賓室的左邊。
 
「咔嚓——」右邊的少女伸手開門,入面有一張白色的雙人床。
 
原來貴賓室內,設有獨立房間……我和森隨即面面相覷。
 
阿賢關門時,彷彿看穿了我們的心思。
 
「看什麼?對面還有一間房間。」他指一指貴賓室的右邊,就鬼馬地把門鎖上。
 
「賢少,要溫柔一點啊。」一把甜美的聲音從房間傳出。
 
我望著森,他又望著我。
 
「煩不煩啊,賢少前、賢少後。唉,女人,真的……」我搖搖頭,不好氣地說。
 
「你說對不對?」我問森的兒子,用手指挑挑他的下巴。
 
「丫——」舒服的呻吟聲漸漸從阿賢的房間傳來。
 
「哇……哇……」嬰兒又哭起來。
 
「怎麼這麼久啊?兒子快餓壞了。」森又再焦急起來。
 
「鎮定。」我說。
 
「叩叩——」等了良久,貴賓室的門再次響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