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不信!」傑克放開我,重新駁起長槍,走向夜狼的正後方。
 
羅莎的雙眼慢慢合上。
 
傑克雙手握杆,身子稍稍坐落,槍頭銳利地對準夜狼。
 
夜狼蹲在羅莎面前,撕一塊肥美的雞肉,小心地餵入羅莎口中。
 
「小……心。」我氣弱地說。
 


接著,傑克無聲無息地跑向夜狼,突然急停,盡力投擲長槍。
 
「呼——」槍頭破風飛出,直逼夜狼的後腦。
 
夜狼頭向右一側,左手抓住槍杆。
 
「唧。」尖銳的槍頭,差一分就刺中羅莎的鼻子。
 
好險。
 


這時候,夜狼的右手,鎮定地摘下頭頂的肥豬面具。
 
「裂——」力度稍稍失控,面具裂了裂痕。
 
傑克走過去,雙手抓緊長槍,卻扯不回來。
 
夜狼的右手,慢慢地把面具蓋在羅莎的臉上,遮住羅莎的臉,也不讓她望到自己。
 
「咔嚓。」傑克一扭,右手抽出後部分的短槍。
 


「咻。」隨即一刺!
 
夜狼側頭避開。右手用食指和中指,沾一下羅莎吐在頸子的血。
 
「咻、咻、咻。」他連續三刺。夜狼左、右、左地側頭避過。
 
夜狼將沾血的手指含在口中,然後戴上紫色面具。
 
「可惡!」傑克準備第四刺時——
 
夜狼回眸一望。
 
傑克的手,立即停了下來。
 
「這個人……」他奪回長槍,畏懼地退後幾步。


 
夜狼用雙腳站起,穩定地轉身,面向傑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