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種壓迫感,是……怎麼一回事?」傑克立即跳後再跳後,拉開距離。
 
「別怯了!傑克。」冰蓉一句提醒,拉一拉幪面的黑布。
 
「怯?你說我怯?」傑克問,視線卻不敢離開夜狼。
 
「沒錯,你說得對。」他呼一口氣,露出前所未有的笑容,「最具挑戰性的獵物就在眼前,我應該興奮才是。」
 
「興奮起來了!」他駁起長槍,炯炯有神地說。
 


隨即右手轉槍。
 
「呼、呼、呼、呼……」由左邊轉至右邊,又轉去後面。
 
 
我右手一按,反身躺在地上,面向天花。
 
很痛……血不斷從腹部流出。
 
 


夜狼握實拳頭,壓住憤怒地走近傑克。傑克也已經做好應戰準備。
 
「要幫忙嗎?」冰蓉問,反手握著雙短劍,擋在傑克的左前方。
 
「不需要。」傑克左手將她撥開,同時向夜狼走去。
 
「呼、呼、呼、呼……」槍仍在轉。
 
「我一個人——」然後加快步速,拋高長槍。
 


「已經足夠有餘!」傑克跑前,右手接住槍末,扭身一揮。
 
「呼——」夜狼蹲下避過。
 
槍頭剛剛移開,夜狼已彈前,以重重的右拳擊中他的胸口。
 
「啵——」傑克的黑色鎧甲,馬上陷了一個拳印。
 
可是,他不退後,雙手抓緊長槍,向前下一插。
 
夜狼縮手,跳後一小步。
 
「啵——」槍頭插進地面,隨即,他飛身向夜狼頭追擊兩踢。
 
夜狼交叉手護頭,被踢退兩步。


 
傑克雙腳著地時,雙手拉住身後的長槍,猛烈向前一鞭。
 
「死吧!」狠狠揮下。
 
「轟!」地面被打爆,灰塵升起。
 
「人呢?」傑克站起,張望。
 
「啵——」瞬間,額頭正中一拳。
 
他頭仰一仰。右腳一踩,將身體定住。
 
再向夜狼一刺。
 


一刺不中,又兩刺、三刺。
 
夜狼的肩膀、胸口,也多了一道二道的傷痕。
 
忽然,傑克踏前,右手加力。
 
「呼——嘖——」由左下升至右上的一劃,割破了夜狼的胸口。
 
濺出的鮮血,灑到傑克臉上。
 
「哈哈!」傑克的表情興奮至極,又旋轉劃出一槍,將地面劃破。
 
「劃——啵——」灰塵揚起。
 
「咦?」傑克左手一撥,右掌預先護在臉前,兩望,「人呢?」


 
「嘿。」我笑了。
 
灰塵中,傑克的「臉」和「右掌」中間,夾了一隻陌生的右手。右手抓住他的臉,即眼前一黑。
 
 
「轟——」頭部撞地。
 
剛才,夜狼先躍上天花,再彈向傑克;抓住他的臉後,連同臂力一起將他擊墜。
 
夜狼扯起右拳。
 
胸口的血,再滴下來。
 
又一猛拳——


 
「啵——」打中地面。傑克側頭避過,右手執槍。
 
夜狼再扯起右拳。傑克先一步舉槍直刺。
 
「唧。」夜狼左手接住,右拳即落。
 
「啵——」在打中的同時,傑克手一扭,抽出後部分的短槍。
 
夜狼再扯起右拳。傑克即滾向左邊,站起,再退後幾步。
 
 
「頭破血流了,要幫手嗎?」冰蓉再問。
 
夜狼左手執槍,毫不動搖地走著。
 
「我……」傑克擦走鼻血,握緊剩餘的槍。
 
「呼——」猛烈的、憤怒的拳頭——
 
「砰——裂……」正面地打中他的胸口,碎裂了他的鎧甲。
 
傑克吐血,仍死不後退,右手再刺。
 
夜狼左手一撥,右手,重重地擊出沉穩的一拳。
 
「啵——裂……裂……」胸骨碎裂聲層層傳出。接著,夜狼將身體俯前,右臂青筋暴現地二度發力。
 
「轟——」傑克飛撞向行宮右邊的牆壁。
 
「我……要。」傑克笑著說,雙腳被抓住。
 
夜狼把靠住牆壁的傑克,拖出來。然後拾起他的另一根槍,雙雙舉起。
 
「小心!」我緊急轉身,伸手提醒。
 
「嘖嘖——」冰蓉掠過,雙劍斬過夜狼的背。
 
「嘖嘖——」夜狼雙槍插下,穿過胸口,將傑克釘死在地上。
 
傑克抽搐一下,便斷氣了。
 
夜狼右手摸一摸背部,再望一望手上的血,將目光鎖向冰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