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輕鬆地走著,兩手插往褲袋;右手突然感覺到袋中多了一件硬物。
啊,對了,剛剛我搶了經理的電話還在。我應該盡快把它棄掉,因為我知道,警方是有能力定位手提電話的。
出於好奇,我翻看了電話的資料,看看一個毒撚平日可以有多少通話。出乎我所料,這兩天他和一個沒有名字的電話號碼多次通話,我還以為,毒撚的電話是沒有打出打入功能的。
可是,我多看兩眼,怎麼這個號碼看起來有點眼熟的?我連忙拿出自己的手提電話,把那個號碼輸入察看。它給我的答案,便我幾乎站不住。
螢幕清楚地顯示一個人名:
Z。E。R。O
我輕鬆的心情立刻像灌了鉛一樣沉重不已。對啊,毒撚出post無人理真是麻煩,我完全忘記了Zero說謊的事。德仔和Grace還在醫院,這應該和他有莫大關係啊。
我看清楚經理和Zero的通話時間,第一個紀錄是前天晚上八時,即是我們分手後大約過了十小時。之後他們斷斷續續也有對話,當中竟包括了今天早上七時。
我還是太自負了!看來事情不如我所想那樣簡單啊,但現在如何是好呢?這兩個大小毒撚竟然有聯絡,難道Zero也是幫兇?不,我不相信,更不想相信。但事實是Zero真的有古怪啊。
慢著!如果Zero是幫兇,他今天又有回校的話,那同樣在學校的樂兒豈不是相當危險?不,我不能失去她,我們才剛剛開始啊!


一想到樂兒,我的心思便全慌了,哪還能想辨法?「驚係最浪費時間既感情。佢唔會幫到你生存,只會影響你既狀態,令你做出最戇鳩既反應。」我回想著老爸以前教我劈友之前的自我催眠法,一面深呼吸,使亂跳的心臟慢慢回復平穩。
好,冷靜下來了。我一下子立即想到,事情關鍵是德仔和Zero在上網吧十小時和之後究竟發生了什麼事。看來,還是要學著阿德父母的辨法,殺上Cyber找答案。
不同於德仔和Zero,我是極少上Cyber這間網吧,而且,其實阿德口中那個很大波的收銀其實我是認識的。
「子晴姐,我兩個老友德仔同Zero前日上黎果時坐邊個位!」我坐的士到了網吧走上去,劈頭便向坐在收銀台、比我大幾歲的女子喝道。
「哦,係你呀,好日都唔上黎,做乜家姐都唔叫聲呀?」那女子也不怒,皮笑肉不笑地向我道。
的確,這個帶點妖艷的女子是我的親姊姊,是十多二十年前,我那老爸還未認識我媽並閃婚前,與敵對幫派女子胡混後的產物。
那女人本來就是敵對幫派頭目,有了孩兒以後竟然不許女兒認父親,我爸也一怒之下和我媽結婚生子。
這間網吧,也是他們幫派開的。
「我要佢地既上網紀錄!」我也不和她廢話,斬釘截鐵和她道。
「你估你係邊個?唔想我吹雞打柒你就快撚D走!」姊姊立時變臉,作勢拿起電話。


「家姐,以前既野我唔同你計,老豆著左草你唔理我都可以算,」我平靜下來道:「但今次真係人命關天,我唔做野好多人會死。」
姊姊看著我,臉色變了又變,終於說了句:「你跟我入黎。」便帶了我進裡面的辦公室。
這是我第二個不上Cyber的原因。我知道,他例幫派開這網吧的目的,並不是靠入場費,而是靠套取客人資料再賣出去賺錢,所以他們會紀錄所有客人的上網歷程。
我不會主動向警方做金手指,卻也不會自己送上門。
「快手。」姊姊簡單說了句便關門出了去。幸好時間尚早,網吧只有幾個無家可歸在這兒過夜的客人,店內也只有姊姊一人上班。
我連忙打開他們的紀錄。德仔還好,幾乎全是在打電子遊戲;Zero出人意表地在狂玩ICQ。當我打開他的對話紀錄,卻是越看越心驚膽戰。
紀錄足有數小時,我只能記下一些比較重要的。
第一個紀錄,是三天前,即是M記早餐事件的一天前,想不到他在前一晚也是在這裡。
紅衣美女:你好,被選中既細路。
真。武魂ZERO:???


紅衣美女:你想唔想做大事?
真。武魂ZERO:你講乜???
紅衣美女:你係救世主,我就係黎幫你既天使。
真。武魂ZERO:你終於黎啦。(我讀到這裡不禁笑了出來)
真。武魂ZERO:但係我點先得到力量?
紅衣美女:你比你電話我,我將得到力量既方法SMS比你。因為你要隨身帶住呢個配方。
真。武魂ZERO:就係咁簡單?
紅衣美女:係。你要打呢個電話XXXXXXXX,話自己係索命使者,佢會教你暗示手法。加埋個配方,你就係救世主。
接著已是第二天,和德仔一起上去時的紀錄。當中實在太長,我無法一一記下來。
大約就是Zero 對於能使我們產生幻覺相當興奮,我們每一次見鬼,都是與Zero一起晉餐或之後發生,想來一定是在那時被他在食物中下了藥,然後作出暗示。
那「紅衣美女」接著講解了暗示的化解方法,並教了他更為覆雜的暗示手法。並提醒zero,暗示配方和某些毒品可能會互相影響,又或者被暗示狀態下的人不能夠突然受強大的外力刺激,否則可使被暗示者產生不可控制的攻擊行為。
接著,他便拿了德仔作白老鼠試驗他新學的暗示手法,果然德仔真的回了貨倉。
紀錄到此為止,我也明白為何昨晚會分別遇上Grace和德仔的暴動了,前者是因為暗和毒品的交叉影響,後者是因為被我那一巴掌強行中斷了暗示。
除了ICQ,Zero原來還有一些上網紀錄,我一看,原來他竟然有自己的xanga。
我按了進去看看近幾次輸入的網誌,其中一篇是:


魂,武者,我真正的力量,什麼時候才來到?
然後又有一篇:

命運的時刻終於來到,我就是被選中的救世主!
之後是:

力量實在太強大了!從今以後沒有人再可以看不起我!我是救世主Zero!
最後一篇是今早發出的,卻相當雜亂:

天使 消失了 要其中一個被暗示者 女性 消滅意識 容器 天使降世
我看著想了一會,突然想通了內容,當下嚇得跳了起來,直往外衝出去。經過收銀台時,我拋下了一句:「我去救人啦家姐」頭也不回便連滾帶跑下樓去。
那最後一篇文,說白一點不就正正是要把樂兒的意識消滅,然後由那「紅衣美女」入主嗎?我絕不容許這事發生!
我在街上跳上了的士,拋下了兩百元便叫他直飛學校。司機見錢開眼,雖然沒有高涼介那樣快,但也是踩盡了油門直衝。
我到了學校門口,也不管有誰攔截,直接奔了上天台。依紅衣美女所教的手法,「換魂法」一定要在地勢比較高和有陽光的地方施展;在學校的話,沒有比天台更適合的地方了。
我推開門,看見Zero和樂兒正站在天台邊緣。Zero的身體正有規律地一左一右搖擺,而樂兒也不自主地搖起來。


我強壓心中的驚恐,向Zero喊:「收手啦Zero,而家仲黎得切。」
Zero張開了眼睛,看到是我,嚇了一跳。可是接著又平靜地道:「唔好過黎呀軒少。」
「無事架,你而家收手就乜事都無。」我明白眼前的Zero不是可以從前的認知猜度,只好拖延時間。
「你唔會明,」Zero好像在對我說話,又好像在喃喃自語:「你知唔知我幾慘?做野永遠做唔好,又無人會留意。我都好樣好似你咁,反應咁快,做乜都得,又多人跟住。」
我內心非常不安,但當下失敗便什麼都完了,只好撐下去道:「我無咩好學,你咁想要,我乜都比曬你呀。」
「太遲啦,」Zero苦笑了一下說:「天使降世失敗,我...做唔成救世主...」
然後他對我揮了揮手說:「再見啦軒少!」然後拉著樂兒轉身跳了下樓。
「不!」我受不了打擊,終於眼前一黑,失去意識。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