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沒想到,本來用來幫助Tommy的符咒,竟然使我陷入被圍觀的困境。不得已,我只好先穩定場面,便立即收起太玄生符,並裝模作樣道:「車,有無搞錯呀,玩具蛇都咁大反應。」


「噓!」有些想食花生的同學失望而回,便又回到自己在忙的事。我連忙壓低聲音問Tommy:「你無事呀嘛?」


「無...無事...」Tommy又回復無精打采的樣子,虛弱地道:「你岩岩道符...陽氣太勁,差啲就曬溶我...」


「你知道呢道符?」我甚為驚喜,如是這樣我就能免卻很多解釋了:「如果係咁你應該明白我係黎幫你。」




「我都未見過咁勁既符...而家既我頂唔順...」Tommy答道:「知你有心啦,不過道符咁勁,你搵咩人幫你畫架?」


「其實係我自己畫。」我不好意思地回答,卻聽得Tommy目定口呆:自言自語道:「你...你竟然有咁大法力...不過都係收番埋啦,而家既我真係頂唔到...」


「咁點得架?」我看見他這半死不活的樣子,就算學藝不精也知道他的情況很嚴重,急道:「再唔搞,你會好大獲架。」




「得架啦,」Tommy無力地揮了揮手道:「今晚我地會再有聚會,到時...會有方法搞番掂...」


「你都就死咁既樣仲玩呢味野?」我都快被他氣死了。


「師父教過...如果遇到咁既情況,要再請佢上黎,用正常方法送番走佢。」




「哦,原來你地仲有師父。」我出奇地道,不過也對那師父沒多大好感,畢竟他教了這群少年筆仙這損陰折福的玩意,我再想了一下,下定決心便說:「如果你堅持要再玩,咁想我都要加入。」


「你...你識咩?」Tommy有點遲疑地望著我問。


「我連太玄生符都識畫,點會唔識請仙。」我自信地答。


「都好既,其實有你加入會更好,因為果日你都係在場,只係怕你唔肯同唔識請姐。」Tommy道。


「咁好啦,今晚都係十一點係高登大廈等。」我生怕他反悔,連忙約定。




這時老師也剛好進入了教室開始上課,我們的話題也止於此。


我接下來的課堂,我和Tommy都沒有再談及筆仙的事,然而,他的情況越來越不妙,不但數次在課堂上睡著了而被老師責罵,上體育課跑兩公里時更是差點暈倒,要不是他自己死活不肯,早就被送到醫院了。


好不容易才挨到整天最後一堂,不僅看著他辛苦,就算我自己整天看顧著他也快累死了。


剛好又是化學課,我們需要到化學實驗室上課。今天我們正在教氧化還原反應,並且要做有關濃硫酸和稀硫酸化學特性之對比的實驗。

我們的化學老師曾Sir是個年紀差不多快要退休的老伯伯。「呢個實驗需要兩個同學幫手,有無同學唔想做?」曾Sir在示範實驗之前先問我們,全班同學未等他說完就趕快舉起了手,只有兩日沒有,正是整天在失神狀態的Tommy和時刻留意著他狀態而沒有留心上課的我。當我反應過來時,已經被同學們不懷好意地推了出教師桌。


「呢兩位同學真係熱心啦,」曾Sir微笑地對我們說,又對著我問:「呢位同學叫咩名呢?」




「黃子軒。」我不耐煩地回答,心想這家伙都教了我一個學期了怎麼還不記得我的名字。然後他又問了Tommy:「咁你呢?」


Tommy迷糊地答了:「唔...唔知」引得全班同學哄堂大笑,但曾Sir竟道:「好好,吳同學。咁我地開始實驗啦。


開始之前要提提大家,做呢個實驗如果無記性,就會好危險。」


「咩話!?」我大吃一驚,連忙問:「你講多次?」


「無記性,好危險呀吳同學。」曾Sir認真地答。




「阿Sir你頭先叫我咩話?」我都快要哭出來了。


「吳知同學呀嘛。」曾Sir微笑地回答,然後拿起了桌上的兩個燒瓶,自言自語道:「死啦,邊支係濃硫酸邊支係稀硫酸呢?哈哈真係無記性。」我聽得冷汗直流。


正當我想指出燒瓶上有寫上時,卻瞄到Tommy不知什麼時候也拿起了兩個燒瓶,把其中一個的內在物倒進另外一個,裡面的液體分明已經開始翻滾了。

「睇住呀!」我突然大叫,把全班同學都嚇得跳起來,然後我一手搶過Tommy手上的燒瓶往無人的牆角丟。

「呯!」瓶子還未碰到牆壁,已經在空中爆開了。

半小時過後,學校提早放學,原因是化學實驗發生意外。



幸好因為我的機智,全班同學沒有人受傷,包括由始至終都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的曾Sir。

我和Tommy被召到訓導室問話。「好懷念既感覺啊。」我感嘆,自從當了好學生都沒有被召過來問話了。

不過,這次的問話則簡單了很多,主要因為班上的同學堅稱是我救了大家,而曾Sir也說不出當時的情況。所以,很快我和Tommy就放走了。

臨走時,訓導老師拍了拍我的肩膀,語重心長地道:「你係轉校生所以唔太清楚,曾Sir教埋你地呢屇會考班就會退休,你地...保重啦。」我苦笑,怎麼他看我好像在看烈士似的。

到走了出學校,我才問Tommy:「岩岩你做乜野呀?好彩個曾Sir傻下傻下先比我地屈到姐,如果唔係差館都有得去呀。」

「我...我都唔知,一見到兩支野就好想溝埋佢地,好似...好似有人拎住我雙手咁呀!」Tommy越想越害怕。

看來他的情況越來越嚴重了,今晚的事是拖不了。我將太玄生符放入一個資料夾中,才交給Tommy道:「如果今晚之前有咩突發情況,就拎佢出黎搏一搏啦。」

「多謝你。」Tommy簡單回應,我們便各自回家。

我在家中拿出了朱砂筆和符紙,口中念著「無法無我,萬物皆空」,在紙上畫上太玄生符咒;果然,在我畫完最後一筆時,再次感覺到丹田那股暖氣傳到符紙上,心想夢遺道長真的料事如神。便帶著符和筆,出發到高登大廈。

跟上次一樣,當我到達時,Tommy已經在樓下等我了,但他看起來比早上更加精神不振,都快要成乾屍了,我連忙扶著他,和他一起上樓。

當我們進入了上次的房間,裡面仍是上星期的組合,但他們看起來,僅僅三天,都開始出現不同程度的消瘦;當他們看見Tommy帶著我來,都顯得相當吃驚,其中那領導男孩直接怒道:「你仲帶呢條友黎?仲嫌未比佢害夠?」

「師父唔係話過齊人既話成功機會高D咩?」Tommy反駁道。領袖也沒能直接反對,只是質疑道:「佢得唔得架?我驚佢連點請仙都未知呀。」

我道:「我唔直接答你,我用例子答你。」便亮出了剛畫的太玄生符。他們一見到符,雖然不如Tommy那樣立即痛苦哀號,也顯得相當辛苦。我適時收起了符,裝著神棍的語氣道:「你地都比邪氣入侵,對我至剛至陽既太玄生符已經好抗拒,再唔搞就會被吸乾陽氣而亡。」

他們見我說得如此神棍,一時間都被我震攝了,便都同意了給我加入。但我卻拿出了朱砂筆道:「要我加入都得,但一家要用我呢支開左光既朱砂筆。」

「你!」領導想發作,但顯然他也沒有主意了,便道:「由得你啦。」

就這樣,我們圍著桌子坐了下來,手疊手地拿起了朱砂筆,一起念道:「筆仙筆仙快出黎,筆仙筆仙快出黎...」

我其實也有點緊張,算起來這才是我第一次直正試這玩意呢。我們念了不久,我感覺到筆開始抖起來,看來仙已經請到了,眾人都示意Tommy問問題。

這時候,他們的計劃是,Tommy立刻送走筆仙,那就可以補救一切了。這個時候,我卻在想,現在請了上來的,是和我命運糾纏的樂兒,還是這朱砂筆必然會召喚的大羅金仙呢?

我在想東西時,聽到Tommy開始說話了:「筆仙筆仙,請問你幾時死呢?」眾人大吃一驚地望向他,就連我這第一次玩的都知道,問筆仙死期可是禁忌之中的禁忌啊。

「我幾時死?哈哈哈,而家你地就要一齊死!」Tommy再說話時,已經用了一把完全不同的聲音說話。然後放開朱砂筆,雙手向我脖子抓來;我反應不及被他抓住了,他便立即用勒緊了我的脖子。

「放...放手!」我嚇得立即想推開他的手,但無論我怎樣拉扯,他就是不放手,而我快要被勒得失去意識,沒有別的辦法之下,我只好用盡主力,一記右勾拳向Tommy的頭攻去。

「啊...」我幸運地擊中他,候他終於鬆了手,我便再用全力推了出去推開了他,然後坐了在地上,貪婪地吸著氣。

但我才吸了兩口氣,又感到被別人從後面勒住了脖子,然後被人提了起來。我無助地望向身前,只見三人不知什麼都站了起來,臉上掛著詭異的笑容向我走來。

活了十六年,這是我人生第一次感覺到生命受威脅!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