晚上十時多,陸進光剛剛上完補習班;他背著沉重的背包,拖著疲累的身軀,慢慢地走在回家的路上。


自從升上中五以來,班上備戰會考的氣氛便越來越緊張,一向考試成績名列前茅的陸進光,更是越讀越拼命;在修讀的九科之中,有七科他都有參加補習班,就是那些連鎖補習社、標榜有「秘技」、「Tip題準」的名師。


在剛剛上學期期末考試完結後,陸進光雖然仍然是整體排名第一,但緊隨其後的第二、第三名,分數上已經追貼自己,尤其在考英文口試時,竟然被那個平時成績平平的黃子軒壓得死死的,被他不留痕跡地拿到領導角色不特止,自己的論點更是多番被他和其餘兩名考生圍攻。每次想到這次慘痛經歷,陸進光便氣得牙癢癢的,更是額外報讀多兩個英文精讀班,以期在之後的校內模擬會考一雪前恥。


今天學校一下課,陸進光便趕快到補習社連上兩課,連晚餐都只是胡亂買了個漢堡包填肚子。就算是如今正在走路,他滿腦子仍是剛剛那補習天王所教的「口試必勝法」。




「呢位大哥,呢位大哥,」陸進光一面低著頭走路一面想東西,根本留意不到有把略帶鄉音的女聲在叫他。直至他快撞到前面的人,才發現有個個子不高、穿戴樸素的少女在他面前。


「你...你叫我?」陸進光一下子回不過神來。


「係呀,呢位大哥,我想問一下路,你知唔知紅磡暢行道10號點去?」少女一臉焦急地問。




「Errrr...」不要說現在頭暈腦漲的,就算在平時陸進光也不會知道街道號碼的去法,只好問:「小姐你知唔知去果棟野叫咩名?係住人?定餐廳之類?」


「我...我出左黎好耐啦,但係唔識路番去...」少女怯生生的回答,一副大鄉里出城的樣子。


陸進光心想,她該不會是中國內地來探親然後自己亂走而迷路吧?但自己對什麼暢行道卻是毫無印象,紅磡去了那麼多次,都好像沒有經過似的,只好答:「唔好意思呀小姐,我真係唔知路名,不過行去紅磡其實唔難。呢度佐敦彌敦道,你一直走,見到柯士甸道轉左,行十分鐘就會到紅磡站,你去到再問人啦。」




「多謝你呀大哥,」少女純真地笑了:「我將來一定會搵番你報答你。」


「哈,哈哈,唔洗啦。」陸進光傻笑回答。平時他只專注學業,總想打敗所有同學排第一,甚少幫助人;今天第一次有人向自己道謝,而且還是一個如此樸實可愛的少女,令他感到有些飄飄然。


與少女道別後,陸進光便繼續歸途。回到家後,他又埋首課業,把剛剛的少女拋諸腦後了。


第二天中上,第一課是電腦課,當然是在電腦實驗室進行;老師還未到來,同學都利用這段寶貴時間用學校電腦做自己的事。有的上留言版,有的開ICQ還開了喇叭玩,「喔噢」之聲不絕。最可惡的是黃子軒和Tommy兩個竟然在玩電子遊戲。


「嘩軒少你用Dennis屈無限旋風腿好屈機姐!」

「車,Tommy你打機咁廢,我用Bandit都打贏你啦。」




「原來是近來十分流行的白痴遊戲小朋友齊打交,都快會考了,這兩人還整天在玩,真期待放榜時你們哭的樣子。」陸進光心裡暗暗不屑。


陸進光本來打算準備一下一會要上的課題,卻突然想起昨晚那少女,出於好奇,便走上Yahoo,並鍵入「紅磡暢行道10號」然後再按Search。


「嘩!」陸進光看到螢幕上的結果,嚇得大叫一聲,同時在椅子上掉了下來。


「嘩你開左KillerJo呀?」陸進光誇張的反應吸引了全班注意,Tommy更是跑過來看看他的螢幕。


只見螢幕上的結果都是:紅磡暢行道10號 世界殯儀館。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