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天在盤問室發生的事過於恐怖詭異,警方在把我救出來之後,和上次一樣,撤銷了我的一切控罪,然後把整件事列為最高機密。


對外,則交待為湘淋因為接受不了妹妹死亡,精神失常,認定是劉建名害死妹妹,所以搶了警鎗射殺父親。


我覺得這個解釋簡直是一派胡言,但公眾卻是接受了,最後這件事又是不了了之。


Tommy 一直追問上公文袋中的照片和書信是什麼一回事。我沒有告訴他事實的真相,只是要回那些東西,並和那本日誌一起在湘淋的墳前燒了。




那不是舉證被自殺的重要証據嗎?是啊,可是我只是一介學生,這個政府,連高級警務人員孌童和故意殺人都可以說成精神失常,我就算把照片都公諸於世,又會有多少人相信我?我不告訴Tommy真相,也是同一道理。


至於陸進光,我則對他施加了暗示,使他徹底忘記和湘怡發生過關係。他只是一個被利用的可憐蟲,沒有犯過什麼過錯,我還是別讓他帶著罪孽過下半生吧。


還有小順,很不巧的他果然自羈留病房逃脫了。我不時擔心他會來尋仇,但他卻一直再沒有出現。可能因為湘怡已經不在,他再也沒有戰鬥的理由吧。




不久後,我們便參加了會考,陸進光順利拿到6A,能拔尖升讀大學;我和Tommy都僅僅能升上中六,但都不能原校升讀。我們三人中六時都在不同學校讀書,也很少再聯絡了。


我也一直在打探那個殺手組織,可是一無所獲。在會考之後,我甚至冒險再去了孤兒院一次,它竟然已經關門大吉。我問附近的人,他們說有一天院長突然暴斃,然後院裡的人也四散了。


我想可能是小順和他的同伙們做的。也不知道他們之後是不是繼續當殺手。但我知道,那些「被自殺」的事件仍然繼續發生。




我自知道和他們的實力差距,便一直在找尋名師想完善自己的武功和暗示法,可惜這和找殺手組織一樣,一無所獲。


直至有一次,我在那關於送貨的故事中,終於遇上了真正的高人。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