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集 ~ 鳳︰唔得閒打殭屍住,我要搵返瑞基先…

上次講到,我同瑞基一齊入咗惡鬼洞,仲喺裡面撞到「山靈妖婆」…

「哼,區區小妖,唔怕話你知,我就係火鳳派唯一傳人,記住喇,我叫陳鳳初!」

唔知係咪俾我嚇到呢?佢…

「哈哈哈,你好彩,循地術!」



「想走?」

「鳳初呀,俾佢走啦。」瑞基佢拉住咗我。

「但係…你唔驚佢會再嚟攪你咩?」

「…我有你丫嘛,我唔會再驚嫁喇。不如,我哋返屋企囉。」

吓!?返屋企!?點解我好似變咗佢「男人」咁嫁?



咪住先,我年紀唔細嫁喇,小妹妹,唔好玩我啦。

當然我只係心諗,並冇講出口。

雖然我都覺得自己老,但係…

當男人知道自己仲有魅力,又的確係幾開心嘅。

「係呢,不如幫我改個洋名丫,我見人哋大戶人家都有洋名嫁。」



瑞基佢突然咁問,我見佢咁鬼乜…所以就…

「咁呀,不如叫做…鬼…GRACE丫!」

「龜匙!?龜好咩?」

我即刻嚟個腦筋急掟彎…

「意思有優雅,恩澤,慈悲等意思,好似好適合你。」呼~

「好,以後你就叫我龜匙啦。」

之後,我真係跟佢返咗屋企,佢仲即刻…

放心,佢未猴摛到強姦我…



只係攞咗一壺酒出嚟…

「今晚咁高興,不如我哋飲返杯囉。」

「酒能亂性,不如飲茶啦。」

我始終都係一個血氣方剛嘅男人嚟,對住一個咁主動嘅靚女,仲要喺荒山野嶺…

頂到十分鐘都算我厲害喇,何況…我已經頂咗足足十一分鐘…

(你點知時間嫁?)

我隻「撈歷史」仲喺我隻手度家嘛。



「亂性!?咁咪啱囉。」

「吓!?」

「我…我…我只係話大家飲得開心就啱咋。」

瑞基佢面紅紅咁嘅樣,真係好可愛,好迷人啊!

我見到佢咁,唔知做乜鬼嘢,個身慶烚烚…

仲好似…

越嚟越慶添…

到我稍為定神嘅時候先發覺…



原來我一直灌緊自己飲酒,最大鑊係…

我同歐陽修一樣,係會飲少輒醉嘅…

而家仲要…

我搖一搖酒壺,發覺吉咗…

今次真係…

醉翁之意不在酒,在乎山水之間也。山水之樂,得之心而寓之酒也…

我念念有詞,語無倫次咁就…



(…)

過咗一晚。

「丫~」我個頭好痛啊。

咦,我D衫褲奇怪地好整齊。

我望一望出面,咦,好似朝頭早喇喎…

瑞基呢?佢去咗邊呢?

我起個身就四圍去搵佢,唔通出咗去買嘢?

唔知…我隻豬佢有冇攞咗呢?

(你去死啦!人哋女仔都未問呢樣嘢啦,男人老虎狗,問隻豬,你醜唔醜啊?)

咩啊?我講緊我右手用紅線穿住嘅豬仔玉啊。

(超~)

我冇再理耳邊嘅「神音」…

淨係知道我隻「豬」同瑞基一齊唔見咗…

我等咗好一段時間之後,走返去惡鬼洞,再走去白水溪,再走去森林,但係…

我都係搵唔到佢,最後只有帶住無奈咁慢慢行返去瑞基間木屋度。

我坐低嘗試去諗究竟尋晚發生咩事?

但係頭痛就有,記憶就如風散亂,根本組織唔到…

不過,突然…

我見到地上面有塊布…

我好奇就執起嚟睇吓…

「雞?相手合十?又雞?好似係另一隻雞。交叉手?又雞?咩咁多隻雞嫁?究竟係咩意思啊?」

無錯,呢一塊布就係由好多圖案所組成,而當中係冇一個中文字嘅…

如果我冇估錯呢一塊布係瑞基留俾我嘅「道別信」,但係…

佢想表達D乜呢?我真係諗唔明,唯有將呢封「信」收喺身邊先啦。

我等咗佢足足半日,我見佢一直冇返,都有擔心過…

佢會唔會俾山靈妖婆或者其他妖怪捉咗呢?

不過冇理由丫,我有道氣牆,對妖魔鬼怪好敏感嘅,即使我暈咗都會有啟動機制…

所以瑞基佢唔可能喺我身邊俾妖怪捉咗,但係…

係噃,佢會唔會出咗門買嘢嗰陣先俾妖怪捉呢?

好!請個神上嚟問吓先。

「天靈靈地靈靈,地藏神請上來。」



「咦,點解唔得嘅?」

「冇理由嫁喎,我自識請神術以嚟,從來未試過唔得嫁喎,發生咩事啊?」

「唔通…我冇晒靈力?咁…會唔會就係我冇晒靈力,所以保護唔到瑞基呢?」

我好驚慌,一支箭咁就衝咗出去,用最簡單嘅尋人方法去搵佢…

我衝咗落山腳嘅城鎮度…

「請問有冇見過一個幾清秀,紮住馬尾,大概二十歲嘅女仔啊?」

途人都亂指一通,不過我都明白,咁形容法,當然通街都係。

我突然覺得好無助,瑞基唔見咗,靈力冇晒,而更無助嘅係…

喺我尋問途中發現…

我並唔係被空間轉移嚟咗呢度咁簡單,而係…

我返咗去大約二十年前嘅鄉下…

我當初嚟到呢度仲大安旨意,諗住只係被空間轉移,同自己有靈力護身,去邊都唔使怕,但係而家真係大鑊…

所以…

我而家要做嘅就係要搵返應該同我一齊嚟咗呢度嘅嗰個人…

「東歪西斜」兩大邪術士當中嘅「西斜」,余二十。

(待續)

下集預告︰

我…我呢次…唔通要俾妖怪食?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