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集 ~ 雞︰離開吓都好嘅,嚟我呢邊,睇我出神劍啦!

上回講到,「高瘦男」用咗「虹吸吐霞之術」將殭屍強化…

似乎有所企圖,仲好可能係想傷害我哋兩師徒添…

至於師父,竟然唔係自己出去打,而係叫我去打…

「咩話!?我去打!?唔係你去咩?」



「哈哈哈,仲以為火鳳派傳人係咩高手添,原來只係下三流術士,仲要推個垃圾徒弟出嚟死,廢物師父廢徒弟。」「高瘦男」串串貢咁話我哋倆師徒。

我冇理佢,淨係即刻跟師父教過我嘅嘢去做…

「馬要實,腰要直,手要定,掌要形,勢要強,氣要穩,心領神匯…」

「噏乜差嘢呀,殭屍,上!」

「火從拳掌而生,鳳凰擺駕!」



殭屍雙手尖銳嘅指甲直插埋我度,但係…

(嗶~!)

指甲迅即斷裂,因為「鳳凰擺駕」乃是一道火炎防護牆,英文名「快亞蝸」(FIREWALL)…

「咩話?竟然一吓就破咗我隻殭屍嘅尖手直刺?」

「車,濕碎啦,夠膽就再嚟啦!」其實我淨係學咗呢招,仲係第一次用添。



我個心其實好驚嫁,不過而家掂噃,仲唔鬆毛鬆翼咩。

「殭屍,嚟招屍咬啦!」

(噠~!)

殭屍連用嚟咬我嘅牙都崩埋,但係…

佢D口水去晒我塊面度囉,我頂!好核突啊!

「殭屍,屍甲重生,再嚟!」

但係…

「嚟你老味咩,你咁叻,你自己嚟丫,斷甲斷牙你估唔痛嫁?」殭屍回應。



「頂你個肺丫,你係殭屍嚟嫁,學咩人痛啫!」

「你又唔係殭屍,你又知我唔痛嘅!」

「你又唔係我,你又知我唔知你痛唔痛嘅?」

「你夠唔係我啦,你又知我唔知你唔知我痛唔痛嘅?」

佢哋就係咁,一直喺度擴充句子對鬧,而我就…

「師父呀,有冇招數可以打出去嫁?」

「鳳凰擺駕囉。」



「吓?鳳凰擺駕唔係用嚟護身嫁咋咩?」

「蠢蛋,將鳳凰擺駕嘅力量放喺物件度掟出去咪得囉。」

「係噃。但係…」

「又咩啊?」

「我掟D咩嘢出去好啊?」

「有咩咪掟咩囉,最多洗返啫。」

我突然記起我再細個D嗰陣,因為俾人笑過瀨屎,當然嗰次我係冇瀨啦…

(人少少咪認咗佢囉。)



收聲!所以之後就一直都有放多條後備底褲喺個褲浪裡面喇!好啦,嚟啦!

「鳳凰擺駕!」

我將力量灌注喺條後備底褲度,一吓就掟咗出去隻殭屍度…

(蓬蓬蓬~ 蓬蓬蓬蓬蓬~ !)

「嘩丫~!」

殭屍迅間被我燒傷…

「抵死,串嘴丫嗱!」「高瘦男」講。



我再冇第二條底褲,但我見到「高瘦男」個衰樣,我真係忍唔住手,所以一個箭步標前去執返條底褲就…

窒落佢把死人口度。

「哈哈哈,抵死!」殭屍即使被燒緊都要串返佢。

但係…

殭屍慢慢化成灰,而高瘦男就…

好似泄唔到氣咁,成個人就好似吹波一樣,高瘦男迅間變成脹爆男,仲…

「虹吸吐霞之術,好講究平衝,你窒住佢個口,攪到佢唔可以呼吸,佢個死款又似係便秘咁,前出唔到氣,後出唔到氣,而家佢走火入魔喇!」師父咁講。

「咁點攪啊,師父?佢個樣好肉酸啊!」

「你攪出嚟嘅,咁梗係你自己攪掂啦。」師父仲好似講笑咁講。

年少氣盛嘅我,又點會肯認低威求師父去幫手丫,所以…

「鳳凰再擺駕!」呢次我連件衫都掟埋出去,但係…

師父接住咗。

「衰仔,真係唔用腦嫁,人哋走火入魔,佢係人又唔係鬼,你咁攪,佢咪仲惡。你用吓腦,用其他方法得唔得啊?」

「但係…師父你冇教過我噃。」

「樣樣都要人教嫁咩?訓﹑食同屙有冇人教你啊?自己諗!」

「我…我…」

我都未「我」完,脹爆男就向我衝咗埋嚟…

「嘩丫~!」

好似隻癲牛咁,我點算好呢?

「衰仔,蠢到死,佢脹咗丫嘛,咁應該點做啊?」

「點做啊?」

「你隻腳有水泡嘅話,你會點做啊?」

「丫!我明喇,多謝師父!挑穿佢!」

隻癲牛第一吓攻擊打唔中我,到第二吓嗰陣…

「鳳凰…」我扮晒係出「鳳凰擺駕」咁,之後…

我縮低咗,佢因為太大隻,所以佢跨過咗我,而我就利用呢個空檔嚟出招…

「屎,眼,神,劍!」

劍如其名,以指代劍,由下而上用力運勁一篤而上,直插入位…

(呠~!)

可想而知,我嘅情況係點啦,只能講係堪虞…

但係總算成功協助「高瘦男」泄氣…

泄氣之後佢攰到郁唔到,趴咗喺地下。

「師父,而家點啊?」

「算喇,唔好理佢喇。本來想嚟呢邊處理D嘢嘅,而家都係返咗屋企洗吓身先喇,你唔好咁近我!」

師父決定唔再喺呢度浪費時間,所以我哋嗱嗱聲就趕返去茅屋。



一返到去,離遠已經見到一堆人疊…

師兄的確係師兄,以一人之力,就打到幾十個大男人而家成個千層麵咁,一個字,勁!



呢次事件之後…



………

好一段時間我哋三師徒都過住好平靜嘅生活…

直到大約半年後嘅某一日…

「喂,呢度係咪有個好出名嘅道士喺度嫁?」茅屋出面傳嚟一把女聲。

我行出茅屋,見到一個一身華麗服裝大概十幾歲嘅…

「好靚啊!」

「鄉下仔,你呢度係咪有個咩咩咩鳳派道士啊?」

「Eee…係啊!」

「咁佢喺邊啊?」

我呆咗一陣,之後唔知點解我會咁講︰

「我就係喇。」

「你!?」

(啪~!)

「衰仔,你係鬼。」師父都行咗出嚟。

「師父,我係人嚟嫁,咩鬼噃?」

「奀皮鬼。」

「咦,你唔通就係鳳派嘅道士?」靚女姐姐問師父。

其實,用「靚女」嚟形容佢,個感覺好似唔太到位,不如…

我用仙女姐姐嚟形容佢啦。

「係,有咩貴幹?」

「我要做你徒弟!」

「做我徒弟?點解啊?」

「我有我嘅原因。」

「咁我點解要收你做我徒弟啊?」

「我有錢!」

「哦~~~ 咁就好辦事喇,徒弟呢邊請。」

(待續)

下集預告︰

通緝令上面嘅畫像,十足十就係余二十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