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集 ~ 龜︰我鍾意嘅「低域」出現喇!

我喺比武招親嗰度打贏咗隻妖女之後…

一個華麗大嬸上台擁抱我,原來佢就係方家嘅夫人,亦即係「低域」嘅媽媽…

「你唔想嫁入我哋門呀?」方夫人問。

「唔係,不過我想扶返起我嬸嬸先啊,婚姻大事都係由長輩話事好D。」



之後我就走去扶返起嬸嬸先…

再同嬸嬸佢跟咗方夫人入佢哋家嘅大屋內堂裡面。

我哋先啱啱坐低啫,方夫人就好似好凝重咁同我哋講︰

「實 不相瞞啦,我方家之所以要招親,其實就係因為頭先嗰隻女妖。我記得大約喺兩年前,我發現咗我個仔好似中咗邪咁,成日喺度自言自語,搵咗好多方法都醫佢唔 到,到最近,終於搵到清林寺嘅大師,清明大師嚟救我個仔。當時大師同我講,只要我哋方家公開招親,所有嘢就會迎刃而解…」

「吓!?乜鬼嘢大師嚟嫁?情慾嘅嘢,學佛嘅人可以掂嫁咩?竟然叫人公開招親?有冇攪錯啊!」西施嬸嬸又再忍唔住亂講嘢。



「咁…咁呢層我又冇諗過噃,我只係一心諗住救返我個仔…」

「咁個大師而家喺邊啊?」

「唔知啊,不過大師之前講過,招親之後嘅三日之內,佢就會再返嚟拜訪我哋。」

正當兩位長輩喺度你一言我一語嗰陣…

「小姐,清明大師嚟咗啊!」一位僕人服飾嘅大嬸喺外面衝咗入嚟向方夫人講。



我哋呢邊D大戶人家早年都興有陪嫁妹仔嘅,估計僕人大嬸就係方夫人嘅陪嫁妹仔。

「咁快D請大師入嚟啦!新袍仔,新袍仔嬸嬸,清明大師嚟咗喇,你哋可以問吓佢丫。」

「我都想見識吓咩嘢大師咁奇怪,竟然叫人公開招親。」西施嬸嬸講。

之後,僕人大嬸帶住一個皮膚好黑嘅光頭僧人入咗嚟廳堂…

「善哉,善哉~ 善哉,善哉~」

呢個僧人入咗嚟之後,就一直喺度「善哉善哉」,感覺就好似有D過份形造佢自己嘅身份咁…

我一見到佢,成個人就覺得好唔自然…

「方夫人,實不相瞞,大事發生咗喇!」僧人終於開口講嘢。



「吓!?大師,請問發生咩事啊?」方夫人問。

「公子嘅事不但冇解決到,反而問題仲嚴重咗。」

「吓!?點解啊?明明隻妖女都俾我新袍仔打死咗囉!」

「錯喇,呢個只係妖邪嘅妖術,簡單嚟講即係賊公捉賊仔。」

「即係點啊?大師,我唔明啊。」

「你鹵味丫,唔使呢個假和尚講喇,佢意思就係話隻妖女係我哋放嘅!想屈我哋兩嬸姪係妖邪啊。」西施嬸嬸好嬲咁講。

「我都未講你就知,仲唔係身有屎?」黑人僧咁講。



「丫,你條打靶仔丫,唔打過你老娘我真係唔舒服,沈魚飛拳!」

(啪~ 嘭~!)

西施嬸嬸嘅「飛拳」竟然俾呢個黑人憎擋咗,佢仲一吓將嬸嬸佢打到訓咗喺地下…

我咁大個女,睇過西施嬸嬸對陣咁多次,都係第一次見到有人擋到佢嘅「沈魚飛拳」嫁咋。

睇嚟呢個黑人憎絕對唔係善男信女,咁…我哋兩嬸姪會唔會有危險呢?

個黑人憎之後仲竟然…

踩住咗西施嬸嬸個頭,嬸嬸佢好想掙扎,但係都冇辦法擺脫到呢個黑人憎嘅魔腳…

而我…



而我呢D義氣仔女,點可以眼白白咁睇住嬸嬸佢俾人蝦嫁!所以我博埋條命都…

「去死啦,黑人憎!」我衝埋去一拳打埋去。

(啪~)

點知…

佢左手一爪爪實咗我個頭,我完全打唔到佢…

「放手啊,放手啊!」我博命掙扎…

「你哋兩隻大小不良嘅妖怪,等我嚟收拾你哋啦!」



「唔好啊!」嬸嬸大嗌。

「負施術!」黑人憎向我吐出黑氣。

嬸嬸已經驚到喊咗出嚟,但係…

「咦,奇怪喇,點解…隻妖女會冇事嘅?」黑人憎講。

「因為我哋係人,唔係妖女嚟嫁,大師啊,請你…請你放過我哋啦!」嬸嬸求黑人憎。

「哼,我話你哋係妖女就係妖女,去死啦,靈魂破滅!」黑人憎兜嘢打落我天靈蓋度。

我只有兩眼合埋,等待死亡嘅來臨…

(嘭~!哱~)

又一次…

係又一次…

我發覺自己又冇事,之後擘大眼…

發現黑人憎趺咗喺地下,仲吐血添…

「哈哈哈,有趣,有趣!」上面突然傳嚟一把男聲。

我向上一望,一個男人亦同時跳咗落嚟…

係另一個黑人憎啊!

「唔好意思啊,打攪晒各位施主,我先係真正清林寺嘅清明啊。」

「清明大師!?咁地下吐血呢個係?」方夫人問。

「邪魔外道,八扇之一,變臉大師易面容,啱嗎?」大師慢慢另向地下個黑人憎講。

「哼,清明禿驢…」黑人憎似乎認咗自己就係易面容,仲慢慢爬起身講。

「唔好玩互相介紹住啦,大師,可唔可以講解一吓究竟發生咩事啊?」西施嬸嬸都爬返起身講。

「唔太複雜,只係有人想奪取方家家財,所以攪呢D大龍鳳啫。」

「但係佢咁勁,點解唔直接變成方家老爺咁嘅樣去攞晒佢嘅家財啊?」我問。

「呢 個我唔清楚,但係估計係因為某D原因,所以呢招唔可行,唯有向方家夫人同少爺埋手,之前比武招親隻妖女,係用爛布碎同妖靈結合而成嘅傀儡嚟。我諗隻妖女實 體化入咗方家門之後,易面容可以做到更多嘢更方便呱,再者,易面容佢應該都係心急咗,本嚟用妖術迷惑方家大少爺再等時間,應該都可以遲早攞晒方家嘅嘢,不 過佢冇咁做到,易面容,你話我講得啱唔啱啊?」

「哼,我衰咗係事實,唔怕講晒你哋知,方有國呢條友,視財如命,D錢喺邊,連老婆同仔女都 唔知,佢亦有放神佛護身,我埋唔到佢度,不過我本來覺得佢D嘢遲早都係屬於佢個唯一嘅仔嫁喇,所以就利用方夫人擔心個仔嘅心理,去安排我隻妖靈入佢哋門做 事,點知攪成而家咁。我已經事敗,冇嘢好再講,再見啦!」

易面容講完之後就好似一陣風咁走咗。

「咦,點解佢好似冇講過迷惑我個仔嗰件事嘅?」方夫人講。

「但係…但係大師,想請問,點解頭先易面容佢會俾我彈開嘅?」我問。

「吓!?高人,你唔知?冇理由噃,你身上靈力好強,我都係因為感應到你咁強大嘅靈力,先匿埋一邊睇你表演咋,唔係我一早就出咗嚟對付易面容啦。」

「我…我靈力強大!?咁…咁點解易面容又唔知嘅?」

「佢知就唔會用負施術啦,負其實係腐屍個腐,施其實係腐屍個屍…」

呢句嘢,我真係聽到想死…

「佢呢招係將正常人變成腐爛屍體嘅絕技嚟…」

哦,原來講緊腐爛屍體個腐同屍。

「易面容佢變臉勁,妖術叻,可惜感應力好廢,竟然連你咁強嘅靈氣佢都感應唔到。」

「但係…我嘅靈力點解…會強呢?」

「你問我,我問邊個啊?你做過咩,唔係你自己最清楚咩?」

我諗諗吓,覺得可能係鳳初嘅力量因為…

我哋「好」過一次,可能輸送咗力量俾我,所以救咗我兩次啊。

唔知點解,呢一刻,我覺得個心好甜。

「阿妹,你諗乜啊?諗今晚洞房呀?個樣咁姣嘅?」

「咩噃!」

講真丫,我而家只係見步行步,我個心根本就喺鳳初度。加上…

我哋呢個世代,貞操好緊要,我已經唔係「第一次」,所以我諗「低域」都會介意。

「媽,今日係咪幫我招咗親啊?」

係「低域」啊!佢哋房度行咗出嚟…

「係啊,呢位小姐就係你老婆喇!」方夫人講。

「係,你好,我都有個洋名嫁,我叫龜匙。」我同「低域」打個招呼。

「GRACE!?GREAT!幾好聽噃,你入一入嚟我房丫。」「低域」講。

吓!?佢唔係…想咁快洞房呀!?

在場嘅人都覺得好驚訝。

(待續)

下集預告︰

「江雲林,好耐冇見噃!」…「白千龍,別來無恙丫嘛?…」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