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九集 ~ 龜︰金蘭唔係跟姊妹用嫁咩?我…我俾人「鹹濕」啊…
 
上次講到變臉大師易面容同鬼面怪物錢阿土一齊出現咗喺「低域」嘅房…
 
佢哋個樣雖然恐怖,但係佢哋原來竟然係嚟求救嘅…
 
佢哋想救嘅就係同佢哋一樣,係「八扇」之一嘅雙面神偷申月兒。
 
我自知自己冇辦法幫到佢哋,所以叫佢哋去搵鳳初佢,順便睇吓有冇機會再見返鳳初佢。
 


(妖,唔係你自己要離開人哋嫁咩?)
 
我個心成日都蝦我。我認啊,我係決定咗離開佢,但係唔通連間中諗吓佢都唔得咩?
 
「…我識得一個人應該可以幫到你哋…佢叫陳鳳初,一個英偉不凡嘅男子漢大丈夫嚟嫁!」我同易面容佢哋兩個講。
 
「陳鳳初!?好似邊度聽過咁嘅?」錢阿土講。
 
「鳳啊!火鳳派嗰邊嫁,應該真係有料嫁,呢位高人應該冇呃我哋!」易面容講。
 


「但係…我哋可以點搵到佢啊?」錢阿土講。
 
「佢之前喺牛家村山邊,應該離呢度唔遠嫁咋,你哋快D去搵佢啦!」我講。
 
「係嘅,高人,我哋而家出發去搵佢!」易面容講。
 
講完佢哋兩個就走咗。
 
而我就去扶返起「低域」,再叫返方夫人佢哋嚟睇吓佢。
 



 
「阿妹,方少爺頭先去得好盡啊?做咩暈咗嘅?」西施嬸嬸佢都跟埋入嚟房,仲講鹹濕嘢。
 
我唔想再喺佢哋面前提易面容同錢阿土,一來驚嚇親佢哋,二來我好難解釋點解佢哋唔傷害我就走咗,所以我咁講︰
 
「低域…佢…俾…妖怪嚇暈咗!」
 
「妖怪!?」方夫人問。
 
我見「低域」痴情於方夫人,就諗住幫佢一把,嚟個順水推舟…
 
「係啊,原來佢之前俾妖怪迷惑咗,我啱啱打到隻妖怪現真身,個樣好肉酸,所以嚇暈咗低域,但係…隻妖怪話…一定會返嚟嫁,所以萬事要小心囉!」
 
我本來以為佢會自己睇住「低域」,點知…


 
「有瑞基你睇住佢,我就放心喇!」佢咁回應。
 
應該係西施嬸嬸講咗我D嘢俾方夫人知,所以佢識得叫我個名,但係我好似捉蟲添,咁咪反而幫唔到「低域」,令方夫人親近佢多D囉?所以,我咁做︰
 
「只有方夫人你可以保護到方少爺,因為你…屬…」
 
「屬猴!?」方夫人講。
 
「係喇,屬猴即係屬…」
 
「屬金!?」清明大師講。
 
「係喇,冇錯,就係因為金剋…」
 


「我明喇,高人果然係高人,金剋木,隻妖怪肯定係樹精所化,啱嗎?」
 
「咪…就係好似清明大師所講嘅咁囉,所以一定要方夫人你黐實方少爺先得。」
 
真係好,一直都有大家幫我答埋。
 
「佢同你都成親囉,咁大個仔仲要黐住阿媽啊?」西施嬸嬸又再多口。
 
「當然唔係,不過為佢安全著想,就黐多一陣先囉。」我回應。
 
之後,我哋出返大廳先,留返方夫人同「低域」一齊。
 
「阿妹,你幾時咁勁,識咁多嘢嫁?」西施嬸嬸細細聲問我。
 
「力量係…我朋友俾我喳嘛,我識咩嘢丫,吹水喳嘛。」


 
「咁頭先方少爺有冇掂過吓你啊?」呢個「掂」字又係講緊鹹濕嘢。
 
「頭先咪講咗囉,要打妖怪,邊有時間噃。」
 
「咁咪唗鬼晒?不過唔緊要啦,遲D大把機會,呵呵。」
 
西施嬸嬸停咗口,我就冇再理佢,我望一望咗出去外面,發現原來都開始夜喇…
 
僕人大嬸根據方夫人嘅指示安排咗我入住一間客房,就連西施嬸嬸都有間房住。
 

 
之後,我一個人坐咗喺間客房度,無所事事,又訓唔著,所以眈天望地,點知…
 


「高人,又係我啊,唔記得問你叫咩名添…」
 
錢阿土再次喺地下彈出嚟,真係好人都俾佢嚇壞。
 
「我叫陸瑞基啊,你叫我…龜匙丫!」
 
「哦,龜匙呀,我查過喇,陳鳳初坐咗監噃!」
 
「鳳初佢坐咗監!?點解啊?發生咩事啊?」我當然好驚訝啦。
 
「聽講話佢殺咗人噃!」
 
「殺人?殺邊個啊?佢…佢咩人都唔識,點會殺人啊?」我更驚訝。
 
「咁呢層我唔知喇,你想唔想去睇吓丫?我帶你去丫。」
 
「好!」鳳初有事啊,我當然要即刻去搵返佢啦,我好擔心啊。
 
我之後溜夜就跟咗錢阿土出去…
 
好快就到咗一個監牢,起初我以為唔係咁容易入到去睇…
 
點知原來錢阿土好犀利,兩三吓手就將D警呃走嘅呃走,整暈嘅整暈…
 
我哋入咗去裡面…
 
「陳鳳初,你喺唔喺度啊?」錢阿土喺一條監倉冷巷大嗌。
 
我唔敢叫鳳初,因為畢竟係我自己離開佢。
 
人生於世上有幾個知己~ 多少友誼能長存…
 
冷巷最尾一直有堆人唱緊歌,所以我哋慢慢行埋去…
 
但係行到埋去,乜人都見唔到,淨係見到地下有張符咒…
 
友誼常在你我心裡啊!…」張符咒一直喺度發出聲音。
 
「高人果然係高人,竟然識重覆術!」錢阿土執起道符講。
 
喺呢一刻,雖然我知道鳳初成功逃走咗,但係我反而覺得黯然神傷,因為…
 
本來我仲以為有機會見返鳳初添…
 
「陸小姐,你唔使唔開心丫,陳鳳初佢逃走咗噃,唔係仲好咩?」
 
我抹一抹眼淚,講︰
 
「呢度大塵喳嘛,走嚧。」
 
之後我哋就離開咗嗰度,我同錢阿土傾咗一陣,知道其實佢哋仲可以搵其他人幫手,不過佢哋出面應該唔可行,所以佢想我幫手去求求嗰個人…
 
嗰個人叫做…
 
周白波!
 
「佢煽風點火嘅神功,配埋我同易面容,應該可以打得贏陸羽石嫁,但係…」
 
「但係咩啊?」
 
「要周白波幫手,就只有一個辦法。」
 
「咩辦法?」
 
「搵個靚仔去求佢,因為周白波係地球梗有鹹濕到出晒面嘅女人嚟。」
 
「我…我女仔嚟噃!」
 
「我知,但係你靚丫嘛,如果裝扮成男仔,肯定好靚仔,佢一定聽你話。」
 
我望一望佢個樣,再諗諗易面容個樣,又真係好難求到一個鍾意靚仔嘅女人幫佢哋手噃,所以…
 
我應承咗佢。
 
之後我先返咗去方家,仲訓咗覺好嘅。
 

 
第二日一起身,我就同西施嬸嬸同方夫人講咗一聲…
 
之後我就跟咗錢阿土出發…
 
「嘩,陸小姐你…」
 
「做咩啊?」
 
「真係好英俊啊,瘦得嚟仲有咁大舊胸肌,男人夢寐以求嘅V字身型啊!」
 
因為時間關係,我覺得救人要緊,所以好早就裝扮成男兒身,仲紮咗胸,不過聽到錢阿土咁講,我都唔知開唔開心好。
 
「丫,不過你雖然講嘢豪邁,但係聲音始終比較女仔,可以嘅話,沈一D會好D。」
 
「好,我試吓。」我用低沈嘅聲音回應。
 
「差唔多喇,似喇!」
 
易面容喺郊外同我哋會合咗。
 
「嘩,呢個就係陸小姐喇,真係好英偉噃!」易面容講。
 
「咪住先,我哋好似係咁叫陸小姐唔係太好,改返個男仔名俾佢先丫!」錢阿土講。
 
「不如就叫陸小鳳丫!」我講。
 
我又突然諗起鳳初,仲竟然跟埋佢哋傻…
 
「好啊!」
「好啊!」
 
但係我本來叫陸瑞基,唔係仲男仔咩?
 
之後我哋就一齊出發…
 

 
仲嚟到一間…
 
霓紅光管,黃底紅字招牌,寫住︰
 
「白滑大波!?」我好好奇。
 
「白波大屋啊!D字撩D啫。」易面容講。
 
我哋見冇人應門,直接就入咗去…
 
「會唔會唔係幾好啊?」我問。
 
「佢冇人應都冇計嫁。」錢阿土講。
 
正當我哋一步步向前行嗰陣,突然…
 
「丫~!」係我大嗌。
 
因為後面有隻祿山之手抓咗我屁股一吓。
 
「好軟熟嘅蘿啊!我鍾意啊!仲要咁靚仔同大隻添,正啊!」
 
一個唔知乜水嘅熟女大嬸望住我舔晒脷咁講。
 
(待續)

下集預告︰
 
「達師兄佢…佢不辭而別嚧。」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