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九集 ~ 雞︰唔咩係丫?我俾人害,坐緊監喇。
 
鳳光大哥嗰邊講到我都死埋?唔係吓話?
 
咁襯我未死,講埋我呢邊少少嘢先…
 
師姐死咗之後,我同師父嘗試過召喚佢哋靈魂…
 
但係就召喚咗米米蓮過嚟,即係嗰隻我送咗俾師姐嘅妖怪仔。
 


從米米蓮口中得知,原來師姐個靈魂仲係安全嘅…
 
只係俾佢阿爸利用緊。
 
就係因為咁,所以我諗好咗要去師姐屋企查一下…
 
但係,途中出現咗D小插曲,就係白千龍兩父子嚟咗師父屋企…
 
知道咗師姐件事之後,仲手多多想收服埋師姐。
 


經我跟蹤底吓,仲俾我喺小木林度見到佢兩父子同師姐個死人阿爸撞到…
 
撞到唔緊要,問題係佢哋竟然將師姐個靈魂打散咗!?
 
不過師父之後嚟咗搵我,仲覺得事有蹺蹊,覺得件事冇咁簡單…
 
所以就同我夜晚去咗師姐屋企,準備查一下究竟發生咩事。
 
但係師父唔知做乜,佢唔似會係有事著草嗰D人丫…
 


可惜佢偏偏喺呢個時候唔舒服,冇同我入到去師姐屋企查。
 
我唯有自己一個入去啦,一入到去…
 
我抬頭一望,見到有幾個房嘅窗係開咗嘅,仲有開燈添…
 
所以我估其中一個就係師姐嘅房,亦走去撞一撞,睇吓呢個係咪師姐個房?
 
可惜錯咗,但係就偏偏聽到一班冇人性嘅衰人喺度對話…
 
「哈哈哈…竟然利用自己個女嚟搵錢;…我真係服咗你。」
 
「…連自己個女嘅靈魂都用埋,犀利。」
 
「哈哈哈 ~」


 
佢哋總共應該係四個人…
 
包括師姐阿爸朱謀秉,虹霞門掌門洪連夏,鐵扇神臂車魯毛,仲有一個我唔知…
 
聽聽吓佢哋講嘢,我開始感覺到我有危險,所以立即搵個地方匿埋先。
 
最後我搵到間木屋仔…
 
奇怪嘅係道門度有兩道長符封住…
 
(嗄 ~ 嗄 ~ 嗄 ~ 嗄 ~)
 
由呢D抖氣聲出現之後,我先發現呢度原來係封印鬼怪嘅…
 


隻鬼怪同我過咗一招,我就將佢連埋自己打咗落下面嗰層…
 
落到呢層,我發現呢度原來仲多鬼怪…
 
唔知係可喜定可悲…
 
仲俾我發現原來呢度D鬼怪都係師姐阿爸D僕人…
 
佢哋…
 
「我哋都係佢屋企嘅僕人,佢將我哋變成而家咁幫佢搵錢啊,開頭淨係要我哋攪破壞,之後由佢收拾殘局咁,但係因為佢個妖術有反噬嘅效果,所以佢一直當咗我哋係替死鬼,我哋本來成三四十個人嫁,而家…而家淨返十個…十隻妖怪咋。」
 
由用個「個」字變成用個「隻」字…
 
當中嘅辛酸,真係唔係我可以明白嘅。


 
「而家大門俾我整爛咗,你哋就襯而家離開咗先啦,唔係又會俾人虐待至死嫁喇。」我同佢哋講。
 
「我哋要報仇!」D鬼怪一齊講。
 
「君子報仇,十年未晚,以今日你哋咁嘅身世,根本冇可能係朱謀秉嘅對手,記住我一句,留得青山在,哪怕冇柴燒,報仇嘅事,就等待時機啦!」
 
「少英雄,睇唔出你咁後生,但係咁有遠見,好!我哋就聽英雄你講,先離開呢度,我哋走!」
 
其中一隻,可能係佢哋班鬼怪嘅阿頭,佢帶住大家離開咗呢間木屋。
 
我從背後睇住佢哋一隻又一隻甩皮甩骨嘅鬼怪身影,慢慢喺月光底下離開。
 
而我亦事不宜遲,盡快返上地面,去查師姐件事…
 


問題係當我返上地面,我就有一種不能言喻嘅壓迫感…
 
我一時之間諗唔到係點解會咁覺得…
 
但係我冇理,直接就去另一個窗口睇吓師姐喺唔喺度…
 
我擒上二樓,正當我擒到上去,差唔多見到嘢嗰陣…
 
一個感覺突然喺我腦海飄過…
 
「點解咁靜嘅?」
 
我記返起頭先喺地下嗰陣,嗰種壓迫感係嚟自因為呢度異常地靜…
 
我差D就可以望入個窗裡面,但係我好自然咁先另返轉頭…
 
望一望嗰一大遍草地先…
 
草地之上依然係一大遍寧靜,所以我就正式另返轉頭,望入窗去裡面…
 
我…我見到…
 
(再度重遇你 ~ 可喜也可咇 ~~~)
 
歌聲再次出現,呢次我係真係見到師姐佢…
 
我見到師姐佢企咗喺度,就好似等緊我嚟咁…
 
可惜…
 
當我想對住佢笑嘅呢一刻,我俾人從後打暈咗。
 
………
 
「丫,好痛啊…」
 
我起返身,周身骨痛,就好似訓過咗龍嗰種唔舒服…
 
「我…我喺邊啊?」
 
我只係自言自語,因為我旁邊根本冇人,呢度係一個好污糟嘅監牢…
 
我見到三面牆,加一面鐵欄,所以我好直接咁就衝向鐵欄,仲大嗌︰
 
「有冇人啊?呢度係邊度啊?做乜拉我嚟呢度啊?」
 
「有冇人啊,呢度係邊度啊,做乜拉我嚟呢度啊。」
 
有個人跟住我講,就好似喺度挖苦我咁。
 
「你…你係邊位啊?」
 
我見唔到佢個樣,估計佢係我旁邊監牢嘅監犯,所以我咁問佢。
 
「我係邊個唔重要,重要嘅係你個問題都已經百九幾人喺我旁邊問過,問到我都覺得悶喇。」
 
「咁呢度係邊度啊?」我隔住道牆同佢對話。
 
「監牢囉,仲要問?唉,算喇,講多D我知嘅嘢俾你知喇。呢度係出名嘅冤獄,入得嚟嘅都係呢頭附近D有錢人屈入嚟嘅人…」
 
「俾人屈!?」
 
「係啊。你個位之前有個好人,佢出手幫D窮人,點知得罪咗個有錢人,所以俾人屈入嚟;有個就係有錢人後代,因為家族爭產,所以俾個阿哥逼咗入嚟;有個仲攪笑,個有錢人話佢樣衰,所以要佢入嚟。呢個世界真係乜人都有。」
 
「咁…咁佢哋而家點啊?」
 
「死晒啦,唔係做乜到你嚟住啊?丫,睇嚟你咩都唔知,講多樣嘢你知丫,你呢個係死刑監牢嚟。」
 
「死…死刑?」即係話我會被處死!?
 
我連點解嚟咗呢度都唔知,嚟咗幾耐又唔知,究竟我點算好啊?
 
「你或者唔使死嘅…」隔離監友又講嘢。
 
「點解啊?我可以離開呢度?」
 
「傻啦,梗係冇可能啦,我喺度咁耐,都冇聽過有人成功離開到呢度。我話你可能唔使死,係因為近排有個新獄警嚟咗,聽講從來都冇人死過喺佢揮下…」
 
「咁好!?」
 
「好!?哈哈,你真係以為佢唔殺人就好呀?佢唔殺人,係因為佢係個虐待狂咋,喺佢揮下,個個監躉都變成殘廢,唔係斷手斷腳,就係甩皮甩骨。」
 
「吓!?咁…咁點解你又唔驚嘅?你唔驚佢虐待你咩?」
 
「虐待我!?係就好啊!哈哈!」
 
佢呢個回答,令我開始有返正常應該要有嘅防護意識,我亦感覺到…
 
「你唔係人?」我問。
 
「哈哈,你而家先知呀?我叫沙藤妖,係依附喺牆上面嘅妖怪,專食人嘅,你好彩,或者講你厲害,有火神護體,唔係你早就俾我食咗喇。」
 
好在我有「鳳凰護體」,即使我休息緊,依然有火嘅力量保護我。
 
我向返住佢發聲嘅方向一望,專心咁望,終於發現佢躝咗喺牆上面…
 
佢有保護色,至於佢有幾核突,我就唔多講喇,應該可想而知。
 
「哼,小妖,你係精嘅,就快D幫我查吓點樣離開呢度。」
 
「車,我點解要幫你啊?」
 
「你唔幫我,我就收服你!」
 
「我怕你條毛咩?我出到去,你又出唔到。」
 
「哼,呢度小小監牢,你真係覺得可以困得住我陳鳳初咩?」
 
「咁你又叫我幫你查吓點出去?你係勁就自己出去啦!」
 
「出呢度冇難度,問題係我唔知道出面係點,所以我要你查。」
 
「查咩丫,我乜都知啦,我唔係驚你啊?不過見你成個傻仔咁,就幫吓你啦,監獄後面就係民居,牆身D泥土好似豆腐一樣,但係有鋼根,所以唔使諗住走,獄警班傻仔就好懶嘅,佢聽到你有聲就唔會走過嚟,仲有,你有冇錢丫?」
 
「我!?冇。」
 
「冇就冇簡單離開呢度嘅方法喇,你自己靠自己啦。」
 
佢一講完,我就冇理佢咁多,一吓就踩爛咗個鐵欄,諗住直接就離開呢度…
 
我望左望右,原來呢度得好少監躉…
 
佢哋全部都係訓晒喺地,冇出任何聲,就好似死咗咁…
 
我亦都冇理佢哋,直接就由走廊離開,但係…
 
走廊盡頭突然有個身影…
 
「靚仔,想逃獄啊?」佢離遠咁同我講,我就連佢個樣都未睇得清楚。
 
「係又點啊?憑你一個小小獄卒可以阻得住我咩?」
 
「哈,咁你要記住我個名喇,我叫金玉麟!」
 
「哼,我記住你個名做咩啊?你傻架?」
 
「你就當我傻囉,我冇所謂,不過你就係唔准離開呢度。」
 
「我係都要走,我就睇吓你點阻到我。」
 
我心目中就只有師父同師兄我係打唔過嘅,其他人我根本冇放喺眼裡面…
 
所以我一個箭步就衝前去,諗住一拳就攪掂佢。
 
(啪~!)
 
我一拳打咗埋去,點知俾佢一手抓住咗我個拳頭…
 
佢仲慢慢向下拗,令我個手腕屈起嚟…
 
我隻手腕差D就斷,所以我提腿一踢,佢鬆開咗手…
 
我當然唔忿氣啦,就再一個直拳打埋去,佢一個太極手將我一拳撥開…
 
仲將我重心拉去地下,想令我趴街…
 
佢係犀利,但係我都唔弱,立即就順勢斜身一腳橫掃埋去佢橫中腰…
 
但係佢不但止冇防避,仲一個弓字腳壓前,推向我橫中腰…
 
我成個人凌空俾佢推到飛開…
 
仲滾咗喺地下。
 
「你…你…」
 
「你咩啊你,你唔係話要走嫁咩?走丫!夠料就!」
 
「丫~!」我大嗌一聲就再衝前去…
 
「有勇無謀,乞人憎!」
 
一個提腿就踢中我個肚,速度實在太快喇…
 
「我…我…」
 
「痛啊呢?廢物,爛泥扶唔上壁!」
 
「丫~~~!」我再大嗌一聲,再衝前去用盡力打出呢一拳…
 
但係…
 
(啪~!)
 
我個拳頭再次俾佢一手抓住咗…
 
我嘗試過鬆脫,但係佢實在抓得太緊,我根本冇能力鬆開…
 
佢仲再次慢慢將我手腕向下拗…
 
「哇丫!」直到俾佢屈到我隻手腕真係斷咗…
 
我一痛,隻腳就自然想反撲,好用力咁伸埋去…
 
但係佢又用滕頭位撳我隻腳檔,又一陣痛楚出現…
 
估計腳脛都有碎裂…
 
不過手係總算成功鬆開咗,所以我再轉身一腳橫掃埋去…
 
點知佢就連跳都唔跳,直接左腳一伸,就將我另一隻腳都踢斷埋…
 
「哇丫~!」
 
而家我四肢當中嘅三肢都俾佢打到骨折,根本冇能力反擊。
 
「點啊?仲諗唔諗住走啊?」
 
「我…我俾人屈入嚟嫁!我…我只係想救返我師姐咋!我…我求你放過我丫…」
 
我唔夠人打係事實,為咗師姐,我只好求佢。
 
「你咁廢,仲想學人救人?唔好笑大人個口啦。男子漢大丈夫,流血不流淚,我最憎人喺我面前流眼淚,一陣罰你灼燒之刑。」
 
佢講完之後,就叫另外一個獄警過嚟將我放返入監牢。
 
而我之後,就好似死寂一樣,亦明白到佢就係沙藤妖口中新嚟嘅虐待狂獄警。
 

 
我呆寂咗一段時間,呢後時間就係不停咁諗點樣可以離開呢度…
 
同埋點樣救師姐…
 
「仲諗咩丫?你自身都難保,諗吓點樣死咗去好過啦,或者你收一收D火氣,等我食咗你算數啦。」沙藤妖咁同我講。
 
我冇回應佢,我反而諗返師父,如果師父知道呢件事,由佢嚟救我,咁就得啦。
 
(得你條命,如果你師父係救你,早就救咗你啦,而家佢去咗邊都未知啊!靠自己好過啦!)
 
「神音」又講得啱,但係我真係冇晒辦法,真係只可以寄望師父佢可以嚟救我。
 
「到你喇!受虐時間到喇!」一個獄警行咗過嚟講。
 
我就係咁由得佢拖我去刑場…
 

 
「你知唔知自己犯咩事啊?」虐待狂問我。
 
「我…我唔知啊!我真係冤枉嫁!我…我只希望你俾我救我師姐…」
 
「哦,好啊!」
 
「哇~!丫~!」
 
之後我就暈咗。
 
因為佢用支燒紅咗嘅鐵棒直接就辣我隻腳度,嗰個痛楚直接就將我整暈…
 

 
「起身喇!食飯喇!」我係惡夢中醒過嚟,隱約聽到有飯食…
 
身體自然反應即刻驅使我咩都冇理就去攞呢碗飯隊入口…
 
奇怪嘅係仲有一大隻燒雞。
 
「沙藤妖!沙藤妖!知唔知做乜事我有雞食啊!」我一邊喪食,一邊嗌。
 
「唔使嗌喇!我一直喺你身邊,食得你就食啦!話時話,你隻腳唔痛咩?」
 
「痛!?」我望一望我隻右腳,原來已經殘廢咗,我就連一D知覺都冇。
 
「你又唔使心痛嘅…」
 
「哈哈,唔使心痛!?我而家冇咗隻腳啊…」我苦笑。
 
「原本你冇咗條命添啦。」
 
「你…你想講咩啊?」
 
「唔想講嗰句都講埋喇,你原本差D就死咗,係我一個老朋友救咗你,你當時中咗朱謀秉嘅屍毒梅花針,佢唔理你,你早就死咗喇,所以我覺得你點都唔可以辜負佢嘅一番心血。」
 
「佢係邊個啊?」
 
(待續)
 
下集預告︰
 
(待有)
 
註腳︰張學友嘅《再度重遇你》又再次出現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