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二集 ~ 雞︰哈哈,哈哈…(我基本傻咗,因為太慘痛…)
 
乜「龜匙」嗰邊咁多妖怪嫁?
 
不過我呢邊都有隻…
 
佢叫沙藤妖,一隻可以依附喺牆上面,有保護色嘅妖怪…
 
我喺呢度,喺呢個監牢裡面認識咗佢。
 


上次講到我俾個變態獄警完爆咗,我淨係知佢叫金玉麟…
 
對住佢,我就連還手嘅力量都冇,仲俾佢打到暈咗…
 

 
「起身喇!食飯喇!」我係惡夢中醒過嚟,隱約聽到有飯食…
 
身體自然反應即刻驅使我咩都冇理就去咗攞呢碗飯隊咗入口…
 


奇怪嘅係竟然仲有一隻大燒雞喺度。
 
「沙藤妖!沙藤妖!知唔知做乜事我會有雞食啊?」我一邊喪食,一邊嗌。
 
我真係好肚餓,就連少少防人之心都冇埋,見乜就隊乜入口。
 
「唔使嗌喇!我一直喺你身邊,你食得就食啦!話時話,你隻腳唔痛咩?」
 
「痛!?」我望一望我隻右腳,原來…
 


已經廢咗,我就連一D知覺都冇…
 
呢一刻我真係想喊出嚟…
(在我年少的時候 ~ 身邊的人說不可以流淚 ~)
 
「男人大丈夫,流血不流淚」係師父成日教我嘅…
 
所以呢啖眼淚,我就忍咗佢…
 
「你又唔使心痛嘅…」沙藤妖竟然對我咁講,就好似取笑我一樣。
 
「哈哈,唔使心痛!?我而家冇咗隻腳啊…」我苦笑住講,對眼就離唔開隻腳。
 
「原本你冇咗條命添啦。」但係佢竟然仲咁講。
 


「你…你想講咩啊?」我好奇,所以反問。
 
「唔想講嗰句都講埋喇,你原本差D就死咗,係我一個老朋友救咗你,你當時中咗朱謀秉嘅屍毒梅花針,佢唔理你,你早就死咗喇,所以我覺得你點都唔可以辜負佢嘅一番心血。」
 
「佢…佢係邊個啊?」我問。
 
「佢係邊個!?哈哈,真係諷刺,佢救完你,叫我唔好講,你又偏偏要問,咁你叫我講唔講好?佢甚至冇同我講你哋係咩關係,不過佢就叫我睇住你,叫我點都唔可以俾你死…」沙藤妖回應我。
 
「咁…咁佢而家喺邊?」我再問。
 
「咪喺你後面囉!條士啤呔啊!」
 
「士…士啤呔!?」
 
我另轉頭一睇,我入嚟嗰陣已經有嘅呢條士啤呔?佢…佢救咗我!?


 
「佢係…」
 
「米米蓮啊,係都要逼人講嘅,你唔會唔識佢呱?」
 
(在我成熟了以後 ~ 對鏡子說我不可以後悔 ~)
呢一刻,我好想喊,但係我依然冇咁做到,又一次強忍淚水…
 
我淨係好用力咁抱住米米蓮化成嘅呢條士啤呔,我好感謝佢…
 
「米…米米蓮,我唔會放棄自己嘅,我應承你,我一定平安無事返出去!」
 
「咁都好D,唔係佢嘅犧牲就唔值嚧…咦,有人嚟!」沙藤妖講。
 
沙藤妖佢有保護色,一般人睇佢唔到,只會覺得係我自言自語。


 
「喂,起咗身喇,有封信俾你啊。睇完又要去被虐喇你,我勸你快D習慣吓,最好快D變埋被虐狂添,唔係我哋個虐待狂大哥有排虐待你,你有排痛苦啊!」一個獄警行咗過嚟咁講。
 
「哼!」我執起咗封信嚟睇…
 
-------------------------
Phoenix
身體如何?為父者…
努力想辨法救你中…
我梳通了警圍…
希望他們對你好。
莫掛念。
Father Thomas
-------------------------



內容好長,我冇盡錄,當中有唔少錯字,所以我肯定係我養父寫嘅…
 
我見到呢封信,明白到點解我有燒雞食,亦同時…
 
好想喊,但係我又冇,我話俾自己聽,我要忍,我要忍,我死都要忍…
(在一個範圍不停的徘徊 ~ 心在生命線上不斷的輪迴 ~)
 
「時間夠喇,又到虐待時間!」獄警講。
(人在日日夜夜撐著面具睡 ~我心力交瘁~)
 
佢之後拖咗我去刑場…
 
我又喺度見到金玉麟…
 
我嘅憤怒已經谷到爆…
 
我從來未試過咁想去殺一個人…
 
「咩啊?想殺死我呀?你諗吓自己乜料先啦,同有錢人鬥已經戇居,仲不自量力到想同我鬥?今日我就要你完全殘廢!」
 
金玉麟一講完,又將一支燒紅咗嘅鐵叉拮落我隻左腳度…
 
「吔~~~!丫~~~!」
 
我係好憤怒,死頂咗一秒,但係最終我都係敵唔過痛楚,所以無奈…
 
只有再一次暈倒…
 

 
過咗唔知幾耐,我開返眼,但係仲訓緊喺地下…
 
「你終於醒喇?」沙藤妖走到我面前講。
 
我冇第一時間回應佢,我反而係嘗試感覺一吓下身,但係…
 
(明明流淚的時候 ~ 卻忘了眼睛怎樣去流淚 ~)
我兩隻腳都冇晒感覺…
 
「記住啊,你唔好辜負米米蓮同你養父嘅期望啊。」沙藤妖把口雖然咁講,但係就連佢眼神都話俾我聽我冇晒希望,我唯一嘅精神支柱就係佢哋俾我嘅期望。
 
「沙藤妖,點…點解你唔幫我離開呢度?」我訓喺度問。
 
「唔係我唔想幫你,而係我幫唔到你D乜,因為…」
 
「你講啦,你點先肯幫我?」
 
「唔係肯唔肯,係我唔敢同金玉麟作對,我只係一隻老妖怪,對住金玉麟,我就好似廢物一樣,我可以點幫你丫?唉~」
 
我只有訓喺度,無奈咁眼定定望住佢…
 
「金玉麟,你知唔知佢有咩料啊?我就話俾你知啦,等你殘廢都殘廢得有個知字丫。金玉麟係金家,即係七彩八扇裡面嘅「鏟」,鏟家客棧連鎖飯店嘅前人。金家當年出名刀劍二絕,金刀金劍,殺怕所有妖魔鬼怪,我都差D俾金玉麟阿爸金滿樓殺咗。金滿樓佢覺得自己前幾代都冇再進步,而自己雙手刀劍都好似有所局限,冇進步空間咁,所以將金刀金劍俾咗佢兩個仔,希望佢哋喺獨立範疇上面進步。刀,俾咗大仔,劍,俾咗細仔,大仔有生意頭腦,練得一手厲害金刀之餘,仲將家財發大;至於細仔,無錯,就係金玉麟,佢醉心劍術,劍術雖然未講得上係當世無雙,但係就稱得上係一等一高手,所以你話我哋點同佢鬥丫?」沙藤妖講。
 
「哼,你講呢D嘢俾我知做乜啫?佢D嘢我根本唔想知。」我回應佢。
 
「知己知彼,方能制勝,知多D敵人底細,點都會有好處嘅…咦,有人嚟!」
 

 
「咦,醒喇,又係時候玩虐待喇,睇埋呢封信先啦。」個獄警又行過嚟,又講D唔係人講嘅說話。
 
我接咗封信,打開一睇…
 
-------------------------
Phoenix
身體可以嗎?
聽說你的腳好像受傷了…
你知道嗎?耶和華,我主都一樣受過苦難…
受過苦難才能成長…
你一定要加油…
為父依然會努力想辨法救你
莫掛念。
Father Thomas
-------------------------
 
哈,Father佢始終都係寫錯個辦法個辦字做辨…
 
唔知點解,我每次睇到佢封信都會諗起佢老人家嘅笑容…
 
「呵呵呵 ~」真係好似聖誕老人。
 
睇到佢封信,我總算有D安慰。
 
之後,個獄警又捉我出去俾金玉麟虐待…
 
我有時覺得,呢班獄警,俾金玉麟佢仲似變態,竟然助紂為虐…
 
一如以往,我又再次被虐待到不似人形,慘痛嘅經歷,我真係唔想再提…
 
只係知道…
 
我又再次暈倒…
 
就係咁樣…
 
我起身,食雞,被虐,暈低,起身,食雞,被虐,暈低…
 
都唔知試過幾多次,我根本除咗未死,全身皮膚筋骨都死晒咁…
 
可以斷嘅斷過,可以爛嘅爛過…
 
不過都有好過吓,好返佢哋又虐待過我囉,我就只有雙腳係真係完全殘廢…
 
仲算係好運嘅係…
 
我每次起身都仲有雞食,仲有米米蓮士啤呔同沙藤妖佢哋陪住我。
 
有雞食,即係Father Thomas仲有俾錢D獄警,即係佢仲關心我…
 
即係佢都仲健康。
 
我嚟咗呢度之後,真正明白到健康係幾咁重要,自己就話冇晒希望啫…
 
都想自己識嘅人喺出面健康快樂,尤其係我養父佢年紀唔細…
 
我真係唔想佢有事…
 
所以我每次起返身,都會對住窗口位祈禱…
 
希望我養父Father Thomas佢老人家健康,希望師姐佢冇事…
 
希望師父佢…我都冇再希望佢救我喇,只係希望佢安好…
 
希望師兄佢搵到佢細佬…
 
希望大家都開心﹑健康﹑快樂…
 
呢晚我又暈完起返身,訓喺度望出鐵窗外面…
 
外面係夜晚,滂沱大雨,就好似為我而喊嘅咁…
 
「老天爺,我唔求我自己安全平安喇,我只係希望我養父師父佢哋可以身體健康,師姐佢可以安然無恙…」呢番說話我近乎每晚都講。
 
我講完,望一望側邊,見到沙藤妖…
 
「我又暈咗幾耐啊?」我問佢。
 
「你每次暈都幾個月,我每次都以為你死咗。」
 
「咁…其實我嚟咗呢度幾耐啊?」
 
「實際時間我唔記得嚧,不過我諗都有三兩年喇…」
 
「哈 ~」我苦笑。
 
(明明後悔的時候 ~ 卻忘了心裡怎樣去後悔 ~)
 
後悔!?我有問過自己,我有做錯咩?
 
我答過自己,我冇!我只係想去救我愛嘅人!
 
(咁你魯莽去救人嗰陣,又有冇諗過愛你嘅人啊?)
 
「神音」總係要問我一D咁難答嘅問題,不過好在…
 
Father Thomas幫我答咗,今日佢又有一封信嚟咗,睇嚟佢又使咗好多錢…
 
-------------------------
Phoenix
安好嗎?
他們不給我探你…
我還在努力想辦法救你…
我疏通了警衛…
希望他們對你好。
我身體好好,你不需掛念。
Father Thomas
-------------------------
 
睇嚟Father佢叻咗好多,D字都冇乜錯喇,聽到佢健康,我總算有D安慰。
 
「世上只有父母會無時無刻掛住仔女啫,邊會有仔女會冇事嗰陣諗吓父母丫。」
 
聽到沙藤妖咁講,我真係慚愧…
 
點解我好地地嗰陣,連佢整俾我食嘅餅乾都要嫌棄…
 
「喂,又發吽哣呀?又到虐待時間喇,真係好煩啊你,總係要人虐待你嘅…」
 
獄警又再帶我去刑場。
 
但係呢次金玉麟仲未準備好,佢一直喺度掀日曆,就好似等緊某一日咁…
 
「長官,個犯到喇。」獄警同金玉麟講。
 
「你死架?見唔到我諗緊嘢咩?今日咩日子啊?」金玉麟鬧個獄警。
 
獄警冇回應,驚咗佢咁縮低咗個頭。
 
而金玉麟佢竟然突然…
 
「今日冇心情啊!」
 
佢一連三拳,將我左右手連胸骨打斷…
 
我再一次暈倒,全身就好似癱瘓咁,血流唔到應該位置…
 
郁唔到,半夢半醒間只係感覺到麻痺嘅感覺…
 
我就只可以訓喺度,但係訓唔到,俾麻痺感覺煎熬…
 

 
話訓唔到,但係最後都係訓著咗…
 
我再次醒返,踭開雙眼,又係沙藤妖…
 
「哈,見到你,我即係應該又未死啊,哈哈,哈哈,咳咳…」我訓喺度講。
 
但係…
 
「沙藤妖,你…你手上面嘅罐…你…你做乜喊啊?唔似你噃,發生咩事啊?」
 
我見到佢揸住D嘢,仲對住我喊,佢咁嘅反應,我擔心起嚟…
 
佢手上係一封信同一個圓罐,面上面嘅係一幅哭喪嘅面…
 
「信…信!?我…我郁唔到啊,你快D讀俾我聽,我要聽,我要聽啊!」
 
「我…我唔想讀…」
 
「快D讀,快D讀啊!」
 
「好…」
 
佢慢慢打開封信…
 
「寫信俾你嘅…係一個叫大Ben哥嘅人…」
 
「大…大Ben哥…咁…咁點啊?咁點啊?」
 
「一個英文字,我見次次你D信都有,喺抬頭,我估係你個英文名,之後係…自你入獄以後,神父非常擔心,四處尋覓方法營救你,可惜只是單單要你在牢獄內過得好,就已經耗盡他的所有財產,財產事小,身體健康為大,終日奔波的他,大約在半年前,終於病倒,神父他久病未癒,之後所有書信都由我來代筆,現在…」
 
「點啊?做乜停咗啊?點啊?」
 
「中間堆嘢我唔講喇,讀最後一句啦,神父已魂歸天國,莫再掛念,祝 萬事安好,保重。」
(無形的壓力壓得我好累 ~ 開始覺得呼吸有一點難為 ~)
 
呢一刻,我強行撐起自己,撐起自己抖震嘅身體…
(開始慢慢卸下防衛 ~ 慢慢後悔 ~ 慢慢流淚~)
 
伸出麻痺嘅右手,慢慢推開圓罐,攞出餅乾…
(男人哭吧哭吧哭吧 ~ 不是罪 ~ 再強的人也有權利去疲憊 ~)

再放入口…
(微笑背後若只剩心碎 ~ 做人何必撐得那麼狼狽 ~)
 
「好…好食…好食啊!你…你想唔想食啊?不過我…我唔會俾你嫁,係…係我爸爸,我爸爸佢親手整俾我食嫁,我唔會俾你嫁,我…好…好好食啊…真係好好食啊…」

「雞仔…」

(男人哭吧哭吧哭吧 ~ 不是罪 ~ 嚐嚐闊別已久眼淚的滋味 ~)
(
就算下雨也是一種美 ~ 不如好好把握這個機會 ~ 痛哭一回 ~ 不是罪!~~~)

下集預告︰

再者,我仲喺佢度得知,原來師姐平安無事…

註腳︰首歌係劉德華嘅《男人哭吧不是罪》,不過斬開晒。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