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八集 ~ 龜︰我哋去到第四層喇,你快D上嚟啦。
 
做乜有個女仔喺鳳初身邊嘅?
 
(人哋神仙嚟嫁。)
 
仲要係仙女呀?
 
(你又話忘記人哋,離開人哋嘅,人哋同仙女一齊又關你咩事啫?)
 


咁…咁人哋係女仔嚟家嘛,唔想又想,唔想唔想,又想又想…
 
(想點啫?)
 
唔同你講喇,講返自己呢邊先喇。
 
我同易面容﹑錢阿土,仲有白波姐姐佢哋…
 
已經行緊上去七重妖塔嘅第三層喇。
 


上一次講到我學識咗利用靈力,仲學識咗沈魚落雁閉月羞花四式…
 
總算勉強可以對付到D鬼怪…
 
(勉強!?我俾你閹咗喇,仲勉強!)
 
唔好意思囉,唔小心喳嘛。
 
「好喇,唔好理呢度喇,去下層喇…」白波姐姐講。
 


「…下層就係屬金嘅,就連我同阿土都過唔到嘅地方。」易面容回應。
 
「咁犀利,連你哋都過唔到?」我問。
 
「係啊,真係過唔到。」錢阿土回應我。
 
我哋四個正式上到第三層,我一睇…
 
發現呢度同之前兩層好唔同,再唔係一眼就望得晒嘅咁,而係…
 
有三個入口,分成三條路,係一個三岔口。
 
「呢層係迷宮?」白波姐姐問。
 
「冇錯!」易面容答。


 
「就係因為呢度係迷宮,所以你哋過唔到呀?」白波姐姐問。
 
「Eee…」錢阿土有口難言咁。
 
「原來係咁,你哋想我直接燒熔呢度D牆?」白波姐姐再問。
 
易面容同錢阿土當堂碌大對眼好似驚出事咁款望住姐姐,再咁講︰
 
「唔使,唔使,我哋識路。」
「唔使,唔使,我哋識路。」
 
佢哋耍晒手咁,似係有D嘢想交代,但係又唔敢講出口咁。
 
「吓!?你哋識路?」姐姐再好奇咁講。


 
之後佢哋兩個都冇直接回應就帶咗我哋行去右邊嗰個入口…
 
沿途都好似冇乜特別,兩邊嘅牆都好高,睇嚟唔容易攀得過…
 
我摸摸埋去,感覺都好堅硬,應該幾厚添,打穿都唔係容易…
 
前面就只係一條大路,莫講話妖怪丫,就連小動物都冇隻。
 
「唔准再行!你兩個有古怪!快D從實招來,唔係就唔好怪我唔客氣!」
 
白波姐姐突然擋喺我面前,仲大嗌起嚟。
 
句說話所針對嘅就係前面嘅錢阿土同易面容…
 


錢阿土同易面容背住我哋,一時間冇做任何反應,就好似定咗格咁。
 
「姐姐,發生咩事啊?」我問。
 
「我經驗話俾我聽,佢哋太唔尋常喇,頭先明明講話呢度佢哋過唔到嘅,但係而家呢度明明係個迷宮,佢哋兩條醜樣佬竟然識行不突止,仲可以帶路添?好,就算係識行都唔緊要喇,問題係既然佢哋都有能力應付,咁點解要我嚟幫手啊?仲有,而家呢度好唔尋常,明明係應該囚禁妖怪嘅地方,但係就竟然一隻妖怪都冇。加上嚟到呢度之後,你哋兩個都神神秘秘咁。嗱,你哋好快D講喇,你哋係咪喺度設咗陷阱想害我哋兩師徒?再唔講,我就出手喇!」姐姐佢好認真,似乎真係想對易面容佢哋出手。
 
點知…
 
「嘻嘻嘻…」易面容同錢阿土都另轉過嚟,仲笑得好陰森恐怖,唔通…
 
佢哋真係就有陰謀?定係…佢哋俾妖怪上咗身呢?
 
「我哋…」佢哋兩個想出口講嘢,點知…
 
「唔使講喇!接招啦!火舌焦油!」姐姐未等佢哋講完就出咗手。


 
佢喺個口度噴咗D液體出嚟,D液體一接觸到空氣,立即爆發成火焰…
 
「嘩!土遁術!」錢阿土迅速鑽入地下…
 
「死仔!學人縮沙?迷霧失蹤!」易面容亦跟住化成煙霧,消失咗。
 
「浴火佳人!」姐姐亦緊張起嚟,全身發出火光,似乎係保護好我哋周圍一樣。
 
姐姐四周圍望,就好似準備應對易面容佢哋嘅襲擊一樣。
 
「易面容,阿土,你哋做乜啊?點解要咁做啊?」我唔想佢哋打交啊!
 
但係佢哋都冇回應我嘅問題。唔通佢哋真係壞人嚟?
 
但係喺呢個時候…
 
「…」
「…」
 
我聽到少少有人對話嘅聲音,所以同姐姐都靜咗落嚟,嘗試用心去聽吓。
 
「喂,你解釋啊!」
「唔係講好咗大家都唔准講嫁咩?」
「再唔講,俾條八婆燒死我哋都有知啊!」
「咁你講定我講啊?」
「你講啦,你皮奀肉厚,又有禮貌,效果會好D嫁!」
 
當我聽到佢哋兩個嘅呢一段對話,我就知道佢哋係冇心害我哋喇…
 
我仲第一時間望住白波姐姐,睇吓佢有咩反應…
 
但係佢似乎好嬲,我諗係因為「八婆」呢兩個字呱。
 
「你兩條醜樣佬快D同我死出嚟~~~!」姐姐大嗌起嚟。
 
佢哋兩個亦都唔敢再唔現形。
 
「女俠蹺命啊!」
「女俠蹺命啊!」
 
我就咁睇埋去,真係唔相信佢哋竟然係三個齊名嘅人。
 
「講啦!」
 
「其實係咁嘅,件事唔係咁複雜,只係我哋有D嘢唔好意思講俾你知啫。」
 
「究竟乜嘢事啫。」姐姐似乎冷靜返少少,佢而家反而係好奇咁問。
 
「係咁嘅,其實呢度,我之前同阿容佢已經打咗幾日幾夜嫁喇,差唔多所有路都行過晒,所有妖怪都打傷晒,因為呢層都妖怪都係金屬性,所以我同阿容都打咗好耐…」
 
「可唔可以簡單D啊!」睇嚟姐姐又開始唔耐煩喇。
 
「其實係因為一道牆,攪到我哋過唔到呢一層。」易面容突然斬釘截鐵咁講。
 
「牆?」姐姐再問。
 
易面容佢推咗一下阿土,似係叫佢講咁。
 
「金屬牆璧,有靈力保護,我同阿容佢點打都打唔穿佢。」阿土解釋。
 
「哦…原來係咁…咁即係…你兩條死佬叫我嚟幫你哋做燒焊呀!」
 
姐姐開頭好平靜,再講講吓變得嬲到噴火咁。
 
「咪就係咁,所以我哋都好難開口囉,不過真係冇你唔得,道牆有靈力保護,呢個係非一般嘅燒焊…」易面容仲要咁講。
 
姐姐用慣怒嘅一線眼啤住佢,佢哋兩個之後都唔敢再講任何嘢。
 
「行啦。」幾秒之後,姐姐再叫大家出發。
 
而我就當然開心啦,因為原來我哋真係估錯咗…
 
易面容同錢阿土都唔係壞人,而且而家大家都平安無事。
 
之後,易面容繼續引路,仲真係帶咗我哋去到…
 
「哼,又真係幾蝦人嘅,咁大道銅牆鐵璧,相信只有火系或者金系高手先過得到。」
 
喺我哋面前係一道閃亮而且平滑嘅金屬牆,頭頂天,腳點地,左右都無縫無罅…
 
就咁睇埋去,又真係只有燒熔或者鑿穿先過得到呢度。
 
「不過對我嚟講真係太簡單喇,哈!心急如焚!」姐姐突然大嗌起嚟。
 
佢全身發出火焰,再突然收縮,火焰聚集,喺佢心口前面形成一個火球。
 
佢再用手握實火球,慢慢行到金屬牆前面,將火球壓入牆壁…
 
金屬牆慢慢被燒熔,仲出現咗一個窿,姐姐再將範圍擴闊,最後真係如佢所講…
 
好簡單就燒出一個出口嚟。
 
「周白波果然係周白波!」
「周白波果然名不虛傳!」
「姐姐,你好叻啊!」
 
「攪掂喇,你兩個唔會打完齋唔要和尚呱?我仲想上去睇吓。」白波姐姐再講。
 
「當然唔會!」
「我哋仲好需要你嫁!」
「我都想睇吓你哋兩個鍾意嘅申月兒究竟係乜樣嘅。」
 
我一講完就知道自己講錯嘢喇,我都尷尬到唔敢再講嘢…
 
因為佢哋兩個都習慣咗收埋收埋,唔想俾人知道自己喜歡申月兒。
 
我哋之後同之前一樣,一齊慢慢行上下一層。
 
「呢層唔知係點嘅呢?」我問。
「我哋都未嚟過,我都唔知點,不過呢層應該唔係屬火就係屬木…」
「雖然我哋克制唔到佢哋,但係最少都可以打到五五波。」
 
「咦。」姐姐突然咁叫,我哋亦跟住咗佢望前去…
 
原來前面有一個好似古人咁嘅男人好休閒咁坐咗喺度嘆緊茶…
 
順便提一下,呢度環境幽靜,係一個好正常嘅森林…
 
但係就好唔正常咁喺呢座七重妖塔裡面出現咗…
 
四周圍都係大樹,D氣根長到跌晒落嚟咁,我哋求其伸一伸手都捉得到…
 
四處仲傳嚟唔同嘅叫聲,似乎有唔少動物喺度,不過D「動物」估計都係妖怪嚟…
 
唔知邊度嚟D陽光,透射落嚟呢度環境,而家睇落去又真係別有一番景象咁。
 
講返前面呢個男人先,佢好似真係與世隔絕咗好耐咁款…
 
一身嘅裝束就好似古代D文人一樣…
 
更特別嘅地方係佢手上面有一把羽扇。
 
「阿土,前面呢個…係咪又係妖怪嚟嫁?」
 
「妖怪!?哈哈,唔係,不過佢係一個傻佬。」
 
佢咁回應,即係佢認識呢個人噃。
 
我亦望吓易面容佢,睇吓佢又識唔識呢個人…
 
「哈哈哈。」
 
而佢就淨係識喺度笑,不過佢笑,即係都識啦。
 
我再望過去白波姐姐度,睇吓佢又有乜反應…
 
「傻佬就真係傻佬,不過佢亦係同我哋齊名嘅八扇之一,羽扇綸巾諸葛象。」
 
「諸葛象!?」
 
「佢係八扇裡面,唯一一個識晒五行之術嘅人…」
 
「正正係因為佢嘅絕技,因為佢係一個 — 傀,儡,師!」
 
(待續)

下集預告︰
 
「終有一日,我會騎住一隻火鳥鳳凰嚟迎娶你嫁,等我!」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