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集 ~ 雞︰好!我一定聽。我仲會好返!仲會返嚟救你!一定要等我!
 
「師姐,師姐。師姐!…」
 
(啪 ~)(嗄…嗄…嗄…) 我彈咗起身,仲抖起大氣嚟。
 
原來頭先只係發夢,我發咗一個好恐怖嘅惡夢…
 
喺夢裡面,我見到師姐佢…
 


佢變咗一隻…
 
呸呸呸,冇可能嘅,根本唔合邏輯,師姐一定會吉人天相嘅。
 
我呆咗一陣,唔想去諗頭先呢個夢,只係想冷靜落嚟。
 
過咗一段時間,我終於慢慢好返D…
 
我之後好自然咁推起自己個身,但係…
 


(啪 ~)
 
我再跌返落地下,我就連自己係跛嘅都唔記得咗,不過…
 
點解…點解好似…咁嘅?我…
 
我對腳覺得痛啊。
 
我訓醒之後,對腳一直都係俾塊麻布包住咗,所以…
 


當我感覺到痛嘅呢一吓之後,我嘗試打開呢塊布…
 
睇吓自己對腳變成點。但係…
 
估唔到嘅係…
 
蓮藕!?攪邊科啊?我對腳變咗做兩條蓮藕。
 
「喂!有冇人知發生咩事啊?」我大嗌。
 
… (呢一刻我先發現,原來我身邊一個人都冇)
 
「三弟,你終於醒喇?」余二哥佢單腳趷吓趷吓咁行過嚟。
 
「我對腳做乜嘢變咗做蓮藕嫁?」我問。


 
「哈哈,呢個係靈兒佢醫治我哋嘅方法,係其中一個必要嘅步驟。」
 
喺佢回答我嗰陣,我亦都望過佢原本隻廢腳…
 
原來比起佢,我已經算係咁…
 
因為二哥隻腳變咗做一條粟米,所以我都唔好意思再問有關嘅問題。
 
我深呼吸一啖,就嘗試吓用呢對蓮藕腳企起身…
 
開頭真係就連平衡都有難度,但係唔使幾耐…
 
我好快就習慣咗,仲總算行到幾步。
 


「係呢?二哥,鳳光大哥同十九哥呢?佢哋去咗邊啊?」我問。
 
「大哥佢…」二哥好似有口難言咁。
 
「俾個肥婆老點咗去打七重妖塔啊!」講嘢嘅係靈兒。
 
「肥婆!?七重妖塔!?咦,靈兒你做乜帶眼鏡啊?」我問。
 
「近視咪帶眼鏡囉。」佢回應。
 
「你…你唔係精靈咩?乜會近視架?」
 
「哼,關你咩事噃。你想知嗰個肥婆仲喺裡面啊,你望遠D就睇到。」
 
我望去靈兒指住嘅方向,見到一個肥大嘅黑人女性喺個大房裡面…


 
佢一身怪異氣息,都似係一個世外高人,但係…
 
比起佢旁邊嘅呢位老人家,佢就顯得有D邪氣…
 
佢旁邊嘅呢位老人家一身仙氣,就好似神仙一樣。
 
「佢哋係?」
 
「我都啱啱問過靈兒,原來老人家就係醫神,佢旁邊嗰位都係世外高人,占星界首屈一指嘅前輩,臣婆前輩。」二哥佢講。
 
「醫神…臣婆…」我自言自語起嚟,心裡面係盤算緊佢哋係咪可以幫我救師姐。
 
講真丫,我真係好奇,位老人家就成個神仙咁,點睇都唔似人類…
 


全身嘅白色,白到好似會發光嘅咁,唔通醫人醫得多,連靈氣都唔同D嘅?
 
見到佢,我變得好有信心,我覺得佢真係可以醫返好我對廢腳。
 
至於黑人嘅臣婆,我都係第一次見,師父亦冇同我提過呢位前輩…
 
不過再諗諗吓,其實我好似由細到大都未見過黑人添…
 
佢俾人種感覺,真係好神秘。
 
頭先講到師父,唔知佢老人家而家點呢?我有時都會擔心埋佢…
 
「唔好諗咁多嘢住先啦你,休息好D,醫返好對腳,做乜都得啦。」
 
可能我諗嘢真係諗到出晒面啦,靈兒佢亦都睇得出…
 
佢咁樣講,我亦都覺得好啱,我應該要盡快醫返好對腳先。
 
「師姐,我一定會好返嫁,你要等我啊!」我心裡面無時無刻都係咁提自己。
 
「咦,睇嚟阿哥佢又喺出面畫緊畫喇。」二哥佢一邊練習行路,一邊咁講。
 
而我見到佢咁積極,我都跟埋佢一齊,開始練習行路。
 
之後幾日,我活動嘅範圍都只係有限,食同住都要喺係呢度攪掂。
 
大哥佢已經幾日冇返,二哥就練習得好好,進步好快…
 
臣婆就我唔為意佢幾時走咗嚧,結果我都係冇請求佢幫忙…
 
醫神就同靈兒醫緊我同二哥D廢腳,而十九哥就成日都係一樣…
 
總係喺出面地下畫畫。
 
呢一日,我見自己都行得唔錯,所以想出去行吓,抖吓新鮮好氣…
 
「咦,十九哥,畫得幾靚噃,咩嚟嫁?」我見到十九哥畫緊D火柴人,所以問。
 
「我以前一直有畫開嫁,不過嚟咗呢度就更加得閒,所以就畫咗好多囉。」
 
答非所問,對智商有D低嘅十九哥嚟講,都好正常丫,不過…
 
我望一望地下,又真係有D誇張噃,而家成個地下都係火柴人。
 
我見無聊,咪沿住佢畫D火柴人慢慢行,慢慢睇囉。
 
「咦,三弟,乜你對畫畫都有研究咩?」二哥見到我行來行去就咁問。
 
「哈哈,研乜究丫,不過我估唔到十九哥畫畫都幾有紋路啫,好靚啊。」
 
十九哥一直好用心咁繼續畫,而我就繼續睇。
 
「好似…咁有次序咁嘅?十九哥你跟咩嚟畫嫁?」我再咁問。
 
「想點畫咪點畫囉。」
 
我之後仲傻吓傻吓咁跟住D火柴人做動作。
 
「對腳好返喇?學人跳舞。」靈兒行咗出嚟,見到我手舞足蹈,所以取笑我。
 
「哈哈哈,當練習啫。」之後我繼續跟住D火柴人做,仲突然…
 
「蝦!直刺式!」
 
唔知點解…我感覺到自己好似手上有把劍咁,仲突然覺到渾身是勁!
 
我望一望自己雙手,再望一望周圍…
 
原來佢哋三個都望住咗我,就好似當我傻佬咁睇。
 
我冇理佢哋,因為我反而覺得D火柴人好似好神秘咁…
 
我再跟下一組火柴人嘅動作去做…
 
「蝦!橫削式!」我再跟其他去做…
 
「蝦!斜斬式!」
「蝦!順劈式!」
「蝦!拖劍式!」
 
每一招都好簡單直接,同我嗌嘅一模一樣。
 
「咦,三弟,你…係咪…」二哥問。
 
「係啊,你哋之前好似講過話十九哥以前好出名嫁喎。呢D…似乎都係劍招嚟,我估…可能就係十九哥嘅成名劍招,不過…後面一堆我就睇得唔係好明,因為畫到好似冇咗把劍咁,我耍唔到出嚟…」我回應。
 
「其實我係想問你係咪傻咗,你仲答係!?」
 
二哥佢之後都好用心咁去睇D火柴人。
 
「哈哈哈,係喎,原來阿哥一直畫嘅都係寶嚟噃,咁多劍招,我竟然一直都唔發覺添。」二哥佢仲取笑埋自己。
 
「三弟啊,不如我同你一齊練習呢D劍招丫,我估可以幫到你。」二哥再講。
 
可能我真係成日掛住「救師姐」三個字喺塊面度啦,就連二哥都替我擔心。
 
「多謝你啊,二哥。咁…不如我哋試吓一齊練習吓呢D劍招丫。」
 
之後幾日,大哥依然未返,而我就同二哥佢喺度練習…
 
估唔到嘅係,呢D劍招真係好神奇,我哋都越練越精神…
 
仲談論起嚟添…
 
「之前呢幾式,似乎都係攻擊技,後面有招似係防守技,不過…大哥啊!你畫晒出嚟未嫁?」二哥同我練習緊嗰陣忽然咁問十九哥。
 
「秘密!」但係十九哥竟然咁樣回應二哥。
 
之後二哥再問佢,佢都只係講廢話。
 
「二哥啊!我突然諗到D嘢,你睇吓呢兩招,雖然把劍好似離開咗隻手,但係之後又出現返喺隻手度,我諗…會唔會係投擲之類嘅招式呢?」我講。
 
二哥佢睇咗一睇,諗咗一諗,再耍咗兩耍…
 
「咦,似係噃,但係…點樣可以保證掟咗出去嘅劍一定返到自己度呢?除非…自身嘅靈力強大到可以遙控把劍嫁啫,俾著係以前做壞人嗰陣嘅我,我估就有可能,但係而家就真係有D難。」
 
「保證?遙控?」我自言自語起嚟…
 
「車,我以為你兩個有幾叻添,把劍好似我咁,係隻精靈,仲要好似我咁乖,聽你支笛咪得囉!」靈兒突然插把口埋嚟,仲好似…講得好啱。
 
我亦因為佢呢番說話,諗到個方法喇!
 
「嗱,你自己講要聽我支笛嫁!」我取笑靈兒。
 
佢當堂面都紅晒。
 
「我講嘅係你啊,金玉麟!玉麟金劍!」我突然轉向天大嗌起嚟。
 
(…) 但係大家都靜晒,金玉麟亦冇出現。
 
「三弟,你又攪咩啊?」
 
「二哥,你記唔記得我同你講過嗰個變態獄警啊?其實我有事隱瞞你同大哥,我同個獄警喺你哋帶我走之前已經熟絡咗,佢嘅靈魂其實同一把金劍合二為一咗,佢仲跟咗我,不過…做乜佢仲唔出現嘅呢?」
 
我之後一直望住個天,好心急咁等金玉麟佢出現。
 
「其實你望住個天做咩啫,我喺你下面啊!」有把聲突然喺我下身傳嚟。
 
第一吓就真係嚇咗我一跳,但係我望見到佢之後…
 
「係佢喇!係佢喇!二哥,你見到嗎?佢就係嗰個變態佬喇!」我講。
 
「我見到有個人,但係暫時未睇得出佢邊忽變態。」二哥回應。
 
「你信佢講啦,我真係變態嫁!」金玉麟講。
 
「唔好講咁多住,我覺得十九哥畫嘅呢兩式係《伏魔劍十九式》裡面嘅精髓,金玉麟,你有冇信心幫到我?或者再直接D,有冇信心配合得到我?」我問。
 
「以我同你嘅能力比較,你嘅嘢我根本冇可能做唔到。」金玉麟回應。
 
「咁串嘅。」靈兒喺旁邊偷聽,佢都不齒,所以咁講。
 
但係我一於少理…
 
「你做到就得喇!我想練嘅,就係呢兩招 —「回旋式」同「擎天式」!」
 
「即係點啊?」
 
「我會掟你出去,之後你返嚟我隻手度就得!」
 
「你當我狗呀?」
 
「唔係!係 — 回,力,標!」
 
「咁都好D,呢招係「回旋式」呀?咁…「擎天式」呢?」
 
「直插上天!」
 
「咁都冇難度嘅。但係…」金玉麟突然好似想講心事咁款…
 
所以我就順吓佢意。
 
「但係咩丫?」我問
 
「其實…有D嘢,我唔知應唔應該講,我發覺…」
 
「發覺咩啫,男人老狗,快D講,我要練習喇!」我都心急起嚟。
 
「好,快言快語,咁我就一口氣講晒啦。我發覺我真係變態嫁,冇虐待你嘅呢一排,我就連其他人都冇虐待過,而家攪到我身又痕,心又痕,我真係好想搵人虐待啊啊啊!!!」
 
「三弟,我開始有少少相信你喇,佢真係變態嫁,仲應該係黐線添。」二哥講。
 
「清者自清,瀆者自瀆,本來我就唔介意你信唔信,不過而家信我就更好啦。」
 
我回應完二哥,再去問金玉麟…
 
「咁你想虐待人又關我咩事啊?」
 
「你唔俾我虐待,我幫唔到你啊,我周身唔舒服,嗰種癮真係好難頂啊,不如…你搵個方法俾我爽一兩吓丫。」
 
佢都黐線嘅,唔係仲想我俾佢虐待啊?搵個人俾佢虐待又唔人道…
 
於是乎,我…
 
我諗咗一條好計…
 
「爽!?好!只要你幫到我,我可以保證,以後你每次出現都一定有得爽,仲會爽到爆!我會用「擎天式」作為我最後一擊,到時你就可以兜底插爆人哋下部喇!哈哈哈哈哈!」
 
之後,除咗金玉麟一個十分滿意之外,二哥﹑靈兒,就連十九哥都…
 
「黐線佬啊!救命啊!」
 
使唔使咁誇張啊,我都係諗住氹金玉麟幫手啫。
 
不過我都冇理太多,我只係一心想鍛鍊好自己,再一次去救師姐,等我啊!
 
(待續)
 
下集預告︰
 
人唔傷心唔流眼淚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