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五集 ~ 龜︰咁你冇事丫嘛?第四層呢度都打咗我哋好耐。
 
個仙女竟然…
 
竟然用肉體幫鳳初取暖?
 
(呢D時候你仲呷醋?救返你個鳳初唔係仲緊要咩?)
 
我唔係呷醋啊,只係覺得自己有D比唔上呢個仙女。
 


「貂你個嬋!」關羽。
 
關羽嘅呢一聲將我由白日夢度嗌醒返。
 
上次講到我哋遇到諸葛象之後,一齊嚟到妖塔嘅第四層森林裡面…
 
諸葛象仲急不及待,使出佢嘅傀儡師技能,請咗「五虎」上嚟…
 
關羽,手執關刀,紅面長鬚,霸氣十足,完完整整就係關公神像嘅樣﹔
張飛,手執蛇矛,赤面虎眼,鬍鬚披面,每吓叫聲都令人震耳慾聾﹔


馬超,手執長槍,頭戴銀盔,輕力一發,有橫掃千軍嘅氣勢﹔
趙雲,手執銀劍,器宇軒昂,渾身是勁,舞劍瀟灑,有型有款﹔
黃忠,手執弓箭,老而彌堅,英雄氣慨,箭箭都百發百中…
 
真係好有型啊!
 
係衰在D招式名肉酸D囉。
 
「睇嚟諸葛象真係進步咗好多。」易面容講。
 


「係啊,呢五個傀儡真係好似好勁咁。」阿土講。
 
「你兩個真係唔出手睇表演呀?打啦,醜樣佬。」
 
白波姐姐佢原來都一早出咗手打緊D樹妖,馬騮妖…
 
呢度D妖怪真係多到好似軍團咁,一直喺四方八面衝出嚟攻擊我哋…
 
連我都要用我嘅「美女四式」嚟打佢哋,即係沈魚落雁嗰四式啊。
 
我哋打打吓都唔知打咗幾耐嚧,不過肯定有一段時間…
 
「仲要打多幾耐嫁?」白波姐姐問。
 
「你哋攰喇?我未攰噃。」諸葛象講。


 
「你條友梗係唔攰啦,都唔係你自己出手打!」易面容講。
 
「我都未攰啊!」錢阿土講。
 
「但係我好攰喇。」我回應。
 
「你鹵味丫,即係要阿姐我發火燒咗呢個森林嫁啫?」白波姐姐發嬲喇。
 
「千祈唔好,千祈唔好!我攪掂佢。」諸葛象耍晒手咁講。
 
之後佢仲…
 
「蜀中大將,廖化先鋒!衝陣!」
 


佢一個手勢就有另一隻傀儡喺地下衝上嚟直衝入森林。
 
而奇怪嘅係…
 
D妖怪好似喺之後嘅時間冇再喺四方八面衝出嚟。
 
「你攪咩嚟啊?」白波姐姐問。
 
「我叫廖化去塞住咗個林妖傳送門。」諸葛象講。
 
「林妖傳送門!?」阿土疑問。
 
「其實咁嘅,呢度每一層D妖怪之所以可以復原,係因為七重妖塔嘅力量。而呢層奇怪嘅地方係呢個位,我哋而家呢度有道傳送門,佢正正就係同回復力量嘅地方連結,即係只要妖怪嘅數量有一定多的話,係永遠打唔晒嫁,因為不斷有回復好嘅妖怪,又不斷會有去療傷嘅妖怪,況且我粗略估計呢度冇一萬都有一千隻小妖,所以我哋係打唔完嫁。」諸葛象講。
 
「你一早知嫁可?咁你即係想我都發埋脾氣嫁啫。」易面容講。


 
「算啦。」白波姐姐竟然冇發脾氣,仲咁講,仲慢慢行埋大家度。
 
「你竟然唔嬲?」阿土問。
 
「傻啦,我係嬲,但係我諗到一樣嘢…」白波姐姐一邊行,一邊講。
 
「咩啊?」我問。
 
「諸葛象發現呢個秘密之前,肯定曾經都辛辛苦苦咁打咗好耐,仲有,我而家反而擔心佢個「廖化」塞唔塞得住道傳送門…」白波姐姐再講。。
 
「放心啦,我個廖化,最勁就係「化尿」,將自己化成尿液,發出惡臭,連妖怪都唔敢行近佢。」諸葛象回應。
 
「咁得喇!」白波姐姐突然變臉,變得陰森恐怖,之後…
 


「哇丫!」諸葛象突然大嗌。
 
「乜事啊?姐姐中邪啊?」我驚起嚟都大嗌。
 
「哈哈哈哈!」易面容大笑。
 
「哈哈,呢個先係我哋認識嘅周白波啊。我就奇怪佢點解會唔嬲嘅呢。」阿土講。
 
「唔敢喇,唔敢喇。」諸葛象求饒。
 
「我睇你以後仲敢唔敢玩我?」白波姐姐好凶狠咁講。
 
我望一望佢隻手,原來早就爪住咗諸葛象隻…
 
隻「小象」。
 
「五虎」見到諸葛象咁,都立即縮返落地入面。
 
「廖化會唔會都走咗嫁?」我驚傳送門嗰邊冇晒阻擋,所以咁問。
 
「妹妹,放心啦,廖化變咗做水,發緊臭喇,道門嗰邊唔使怕喇。」諸葛象回應。
 
睇嚟姐姐鬆開咗手…
 
「呢層仲有咩要打?」
 
「仲有隻巨樹靈啫,普通嘢。」
 
之後我哋就一齊再出發…
 
好快就去到出口,而且仲見到諸葛象所講嘅「巨樹靈」…
 
呢隻嘢係一棵百年樹人,真係好大棵,起碼有二三十個人咁高大…
 
左邊手,一隻樹根手上面係一個巨型燈籠,燈籠裡面好似載有好多…
 
靈魂?右邊手嘅氣根長到落地,成個塵拂咁。
 
「你話係普通嘢嫁,你攪掂佢。」白波姐姐同諸葛象講。
 
「哦,好啊,真係好易攪掂,因為佢有…」諸葛象一邊行前,一邊講。
 
「大樹爺爺!嫲嫲叫你返去飲湯啊!」諸葛象向住巨樹靈大嗌。
 
「咩話!?話我唔喺度啦!」巨樹靈走夾唔抖咁就走咗。
 
「吓!?咩事啊?」阿土講。
 
「隻巨樹靈有老人痴呆…」諸葛象回應。
 
原來巨樹靈好慘,有病不突止,仲成日掛住自己老婆…
 
最諷刺嘅係,佢尤其記得自己老婆D難飲嘅湯,每次都會走夾唔抖…
 
呢D嘢都係巨樹靈自己傻傻地咁講俾諸葛象知,而諸葛象而家講返俾我哋知嘅。
 
身為女性嘅我,如果知道自己喜歡嘅男人咁樣掛住自己,真係死而無撼喇…
 
「真係死而無撼喇…」呢句係白波姐姐講到出口嘅,我諗佢係諗緊鳳初嘅師父。
 
我哋之後好輕鬆咁就上到第五層。
 

 
第五層呢度好奇怪,一大遍空溜溜嘅平面石地,前面係一個石造嘅巨輪盤…
 
巨輪盤上面有十二生肖,每個生肖石雕上面都有火焰火光…
 
「咁呢層點啊?」白波姐姐問諸葛象。
 
「我都冇嚟過啊,之前一直都係喺第四層玩。」諸葛象回應。
 
「呢度應該有D似第三層個迷宮,十二生肖係十二個入口,其中十一個係冇出路嘅,所以我哋一個唔好彩可能要打晒十二隻火妖。」易面容講。
 
「咁我哋揀邊個嚟打先啊?使唔使分頭行事?」阿土問。
 
「最好唔好,呢座塔D妖物擺明係一層比一層勁,呢層咁嘅格局,我哋好可能未必一個人應付得嚟,我諗都係一齊行好。」易面容回應。
 
「我都認同,加上我哋冇人係水系屬性,對呢層D火系妖怪,冇特別優勢,所以都係小心行事好D。」姐姐都咁講。
 
「咁我哋打邊隻生肖先啊?」我問。
 
「火龍肯定唔打住啦,火老虎又咁凶狠,火馬跑得快,火牛大大隻。淨返火羊,火猴,火雞,火狗,火豬,火兔,火蛇,火老鼠…」諸葛象講。
 
「龍虎就肯定唔揀住喇,馬牛羊都可以好凶,亦唔適宜去住,兔蛇鼠我覺得數量會多到好嚇人,淨返猴雞狗豬,火雞我總係凝住會係火鳥鳳凰有關,不如去先打豬或者狗丫…」易面容講。
 
喺佢哋討論緊嗰陣,我突然發現咗D嘢…
 
「你哋睇吓,馬騮呢個零零捨捨有條好深嘅刀痕,不如我哋就入呢個丫。」
 
其實我都只係講吓嫁咋,點知大家都認同咗…
 
仲一齊推開馬騮石雕,走入呢個入口。
 

 
行咗入去之後,原來呢度只係一個好大嘅圓型廣場,冇遮冇掩…
 
而喺廣場中間仲企咗一個…
 
「佢就係火猴呀?」我問。
 
「唔係…」錢阿土講,但係好似仲有嘢想講,但係講唔出口咁。
 
「喂,我有事做,唔好意思,我走先,劉備借賓州!」諸葛象講。
 
「諸葛象佢做咩啊?」我問。
 
「劉備借荊州,一借冇回頭,條友仔係想一去冇回頭,著草走啊!」易面容講。
 
(嚓 ~) 白波姐姐又點會俾佢走丫,一手就爪住咗佢。
 
「咁究竟我哋前面呢個係咩人啊?」
 
呢個男人側側地面背住我哋,個頭光禿禿,上身冇著衫,全身皮膚灰灰紫紫咁…
 
身上仲滿佈符文紋身,著住一條麻布造嘅褲,手上乜嘢都冇,但係好健碩…
 
好似喺度擺緊甫士唔知俾咩人睇咁。
 
「阿妹,又帶你識多個人喇,呢個人係同我哋幾個齊名,亦係八扇之一,係一個身體裡面有十六把刀嘅妖人…」白波姐姐講。
 
「可唔可以唔講佢個名啊?」佢哋三個一齊咁講,我都覺得奇怪…
 
但係當聽到呢個妖人個大名之後,我終於明白點解佢哋就連聽佢個名都驚…
 
因為呢個人叫做…
 
「十六把刀 — 歐,陽,巨。」
 
(待續)

下集預告︰
 
「唔係啊…我意思係…你師姐會唔會…已經唔係人形?」
 
已有 0 人追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