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一集 ~ 龜︰如果可以係叫我就好喇,可惜我就連「佢」都比唔上。
 
… (流緊眼淚)
 
我喺七重妖塔第五層呢度…
 
睇住鳳初佢為我擋咗歐陽巨嘅一刀…
 
仲成隻手斷咗落地…
 


鳳初嘅血就不停咁流,我嘅眼淚亦不停咁流。
 
我眼見住鳳初佢奄奄一息,我就連一句說話都講唔出…
 
就只有喺度喊,同喺度震。
 
但係佢竟然仲同我講︰
 
「只要有我喺度,你呢世都唔使再驚再怕,我一定會保護你。」
 


我當時係夾雜喺開心同傷心之間,心情好複雜…
 
佢講完呢句就暈咗。
 
而我依稀記得喺我哋面前仲係有危險…
 
歐陽巨佢仲喺度,我怕佢會傷害鳳初,所以我抬頭一望…
 
見到佢好似想出手咁,所以我都已經準備好博埋條命嚟保護鳳初,不過…
 


喺呢個時候,估唔到嘅係…
 
周圍突然變得好熱,仲越嚟越熱,之後仲…
 
有隻火鳳凰出現咗,佢係由鳳初嘅血召喚出嚟嘅…
 
就好似要出嚟保護鳳初佢一樣…
 
「鳳…火鳳…火鳳凰!?」諸葛象講。
 
歐陽巨見到火鳳凰之後,就好似怕咗佢咁,唔敢再進一步傷害我哋…
 
而且歐陽巨…
 
奇怪地帶住一個依依不捨嘅樣轉身就離開咗呢度。


 
我冇再理歐陽巨嗰邊,立即就撕開件衫D布用嚟幫鳳初包紮,點知…
 
「陳鳳初,你冇事丫嘛?你冇事丫嘛?唔好嚇我啊!」
 
一個好靚嘅女仔突然衝咗過嚟,仲比我快手,幫鳳初佢包紮好…
 
白波姐姐佢哋幾個高手都只係喺度望住我哋…
 
而火鳳凰可能見鳳初冇生命危險,都慢慢消失咗。
 
「佢就係你師父,陳鳳初?即係江雲林個徒弟,雞仔?但係點解…佢年紀好似…係呢,呢個女仔又係咩人啊?佢似乎唔係等閒之輩。」白波姐姐咁問。
 
「冇錯,佢就係我喜歡…我之前同你講嘅嗰個人,姐姐,你有冇方法醫好鳳初啊?」我問。
 


姐姐佢似係諗緊,但係就一直另另頭。
 
「唔使你哋,我會搵方法醫好佢!」嗰個女仔咁講,而且…
 
佢仲好似想帶走鳳初啊!
 
我急起嚟,一手就抓住佢…
 
「你做咩啊?」佢問。
 
「你…你唔可以帶走鳳初。」我回應。
 
「係我帶佢嚟嘅,點解唔可以帶走佢啊?」佢回應。
 
「話唔得就唔得啦,我哋就係要留低佢!」易面容出聲,語氣仲好重。


 
我記得易面容佢感應力好差,估計係佢感覺唔到呢個女仔嘅靈氣先咁樣。
 
「我唔俾又點啊?」個女仔亦不甘示弱。
 
阿土行前嚟,搭咗一吓易面容膊頭…
 
「阿容,小心啊,呢個人靈氣好強。」
 
諸葛象亦忍唔住多口講句︰
 
「不過我諗你都係留低呢個鳳凰佬啦,佢隻火鳳凰好似好勁,幫到佢哋。」
 
但係咁樣唔係好似誣蔑緊易面容同阿土兩個咩?佢哋又未必係想鳳初幫手。
 


「火力有我就夠,不過呢個係我妹妹喜歡嘅人,即使係靈力有幾勁,我作為姐姐嘅都唔會袖手旁觀。」姐姐都幫我口講。
 
「就憑你幾個?哼,我雖然唔係戰鬥系嘅神靈,但係你哋幾個要係我手上搶走D嘢,我諗都唔係容易噃。」個女仔講到咁,唔通佢係神仙?
 
大家當時都可能同我諗法一樣,對佢都有D忌諱,唔敢輕舉莽動。
 
「帶佢走我就梗嫁喇,你哋如果係要阻我,我就唯有奉陪嫁啫。」
 
佢講完呢句就揹起鳳初,諗住走。
 
「咁唔好怪我唔客氣喇,四葉鬼靈精出嚟。」
 
易面容佢先放定四隻小樹精出嚟,好似準備應戰咁。
 
但係仙女冇理佢,一邊準備好防備易面容攻擊,一邊繼續揹住鳳初走…
 
「土木皆兵。」阿土亦都召喚咗一堆泥土人出嚟。
 
白波姐姐都飲定咗啖酒,好似準備噴火咁。
 
而諸葛象亦都唔係咁好意思,所以都放咗隻「劉禪」出嚟。
 
點知…
 
「蓬~~~」姐姐突然噴火。
 
「你試吓再放劉禪呢D廢物出嚟,我就燒死你,唔燒你D傀儡!」
 
姐姐燒死咗「劉禪」。
 
「燒死我都好過燒死我D傀儡啊!最多我放隻勁D嘅量產型出嚟囉,巴閉!」
 
之後諸葛象放咗隻「簡雍」,仲叫姐姐唔好燒「簡雍」…
 
話佢「屯田之術」可以幫到D小樹精同泥土人。
 
姐姐冇再理佢,另外再飲多啖酒準備攻擊。
 
而我就…
 
再望返去個女仔度,發覺佢已經行咗一小段路,所以立即就衝咗埋佢度講︰
 
「求你,求你留低鳳初丫。」
 
佢停咗一停,抖咗啖氣,另返轉頭,望住我講︰
 
「放棄陳鳳初嘅係你,唔係我。」
 
… (我當場呆咗)
 
佢點解會知嫁?我…我…
 
呢一刻慚愧到流咗眼淚出嚟…
 
只係見住佢再轉身就走…
 
但係…
 
我真係有後悔嫁!我唔捨得啊!
 
所以我再衝上去…
 
「我唔會…我以後都唔會放棄鳳初佢嫁!我要…我想同佢永遠喺埋一齊啊!」
 
佢再次停落嚟,另轉身,望住我,諗咗一諗,有少少想喊咁講︰
 
「曾經有一個女仔…佢偷偷地…聽過一個男仔向天禱告,之後,佢仲發現呢個男仔原來每一日都會咁做,佢祈求上天好好保護佢喜歡嘅一個女仔,呢個被喜歡嘅女仔就係呢個男仔嘅師姐,而呢個男仔唔單止痴情,仲俾到嗰個女仔一份好強烈嘅感覺,就係佢真係好愛佢嘅師姐,呢個男仔當時係坐緊監嘅,仲俾個黐線嘅獄警虐待到不似人形,雙腳殘廢,但係佢放棄過,亦從來冇抱怨過,佢冇向過上天祈求過自己任何嘢,反而只係擔心佢嘅朋友,佢嘅家人,同埋佢心愛嘅師姐,所以嗰個偷聽嘅女仔就好欣賞呢個男仔,仲決定咗呢一生呢一世都跟隨佢,要幫佢搵返佢呢位師姐,希望佢哋可以有情人終成眷屬…」
 
我聽到「師姐」兩個字,我已經大概知道佢講緊咩…
 
但係我唔敢肯定,甚至唔想肯定,因為…
 
我好慚愧。
 
「你講咩啊?講故仔呀?你有咩資格帶走陸小姐佢嘅男人啊?」易面容講。
 
「我冇資格?陳鳳初就係呢個故事嘅男主角,而我…就係嗰個跟隨咗佢二十年,當時偷聽佢禱告嘅嗰個女仔。你講我夠唔夠資格?」仙女咁樣回應,亦確定咗我唔想肯定嘅事。
 
我甚至明白到…
 
仙女佢唔單止係想保護鳳初,想幫鳳初同師姐重遇…
 
仲喺不知不覺間…
 
已經由本來嘅欣賞,變成喜歡咗鳳初…
(她做了她覺得對的選擇 ~ 我只好祝福她真的對了 ~)
 
但係仲要自己呃自己…
(愛不到我最想要愛的人 ~ 誰還能要我怎樣呢 ~)
 
鳳初同師姐先係一對…
(我愛的人 ~ 不是我的愛人 ~)
 
我同佢都明白,鳳初心裡面,就只有佢師姐…
(他心裡每一寸 ~ 都屬於另一個人 ~)
 
從另一個角度睇,師姐係幸福,但係…對我哋嚟講卻係好殘忍…
(她真幸福 ~ 幸福得真殘忍 ~)
 
點解…點解鳳初要咁愛佢噃…
(讓我又愛又恨 ~ 她的愛怎麼那麼深 ~)
 
鳳初佢心裡面有師姐,我係一早知嫁,但係喺呢一刻…
(我愛的人 ~ 他已有了愛人 ~)
 
我就好似係想其他人憐憫我一樣,望望佢哋,不過就連佢哋都好似認為…
(從他們的眼神 ~ 說明了我不可能 ~)
 
除咗師姐,我就連呢個仙女都比唔上咁…
(每當聽見 ~ 她或他說「我們」~)
 
「我哋要走喇。」仙女講。
(就像聽見愛情 ~ 永恆的嘲笑聲 ~)
 
於是我,就只有眼定定咁望住佢帶走鳳初。
 
(待續)

下集預告︰
 
解鈴還須係鈴人,幫到佢變回原型嘅,就只有佢個衰老豆。
 
註腳︰
 
首歌係陳小春嘅《我的愛人》

 
已有 0 人追稿